TOP
 
 

注意海南崛起對台灣發展的戰略競爭

今年是中國大陸邁入改革開放40周年後的第一年,謀劃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似已成為後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新思路。目前海南經濟特區已擴大升級為自由貿易試驗區,甚至以後發先進的態勢,為推進建設自貿港做好鋪墊。

海南發展新戰略係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重大國家戰略,由於海南與台灣的土地面積規模差不多,雙方的海域範圍相互緊鄰,未來海南崛起必將對台灣發展形成戰略競爭,此一趨勢值得關注。

去年習近平在海南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首度宣布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貿區,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貿港建設。此舉已替海南發展立下新戰略路徑圖,據悉,到2020年建設海南自貿區將取得重要進展,預計到2025年初步建立自貿港制度,最後到2035年自貿港制度體系和運作模式更加成熟,並成為全球第一個社會主義特色的自貿港。後來習近平在慶祝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更具體點出「謀劃中國特色自貿港」的發展新思路,也因此,海南已在新時代下扮演大陸第一個自貿港試驗區的角色。

目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已出任推進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領導小組的組長,並建立了中央統籌、部門支持、省抓落實的「三合一」工作機制。同時,大陸各地具有自貿區豐富經驗的官員40多人已調駐海南,協助建設自貿區/自貿港。

今年初海南更成立企家諮詢會議,由阿里巴巴的馬雲擔任主席、騰訊的馬化騰擔任副主席,共同為推動海南「數位自貿港」獻策。也因此,海南當局已樂觀指出,自貿港建設可能會比原先計畫時程提前啟動。

所謂自由貿易港,是指設在一國(或地區)境內關外,貨物、資金、人員進出自由,絕大多數商品免徵關稅的特定區域。有鑒於自貿港是全球開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經濟功能區,海南已按照大陸中央要求,對標國際最高標準的自貿港(如新加坡),抓緊研究提出分步驟、分階段建設自貿港政策和制度體系。目前海南力爭在旅遊業、現代服務業、高新科技產業等領域,以及在個別區域(如三亞、博鰲、洋浦等)探索率先實施自貿港部分政策,進而研究制定自貿港的具體操作方案。

根據中國大陸新修訂的外商投資產業目錄,其中涉及海南的項目已開放至40項,包括遊艇設計製造維修、智慧終端產品及關鍵零部件的技術開發和生產、跨境電子商務零售中心、健康醫療旅遊體育旅遊開發等,都是與海南自貿區/自貿港建設有關的優勢產業。另外,海南也實行全國統一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開放一些過去外資不能進入的領域,允許金融、醫療、新能源汽車等產業讓外資參股甚至控股、獨資,以及加強事前准入和事中事後監管的有效銜接,探索外商投資企業商務備案和工商登記的「一窗受理」。

而最吸睛的兩項新措施,首先是今年初海南自貿區開始上線運行自貿帳戶(HNFT),在存、貸(融)、匯、兌等金融業務力求最大便利化,這是自上海自貿區先行先試自貿帳戶以來,第二個實施這項措施的自貿區。其次是首創商事登記管理條例,包括「全島通辦」及「一網通辦」,企業在辦理簡單事項、經常辦理事項可實現「一次都不用跑」,辦理複雜事項則「最多跑一次」。這些創新措施都是推進自貿港的必要條件。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海南發展自貿區/自貿港,其背後的戰略目標不排除具有「示範」台灣之意。過去曾有人形容,如果中國大陸是一條巨龍,海南和台灣正是左右一對龍睛,長期來台灣已是亮麗的龍睛,海南依然睡眼惺忪;如今在大陸中央的優勢政策加持下,不排除在2020年後海南這顆龍睛開始發光發亮,恐將與台灣爭艷、甚至亮過台灣。
其實早在20多年前李登輝總統時代,當時的經建會看好海南經濟特區建設登場,曾提出「把台灣經驗移植到海南」的報告,但因海南與中國大陸仍一水之隔,台商在大陸投資難以產生群聚輻射效用,最後行政院拍板定案,台商投資大陸應集中在廣州、福建和上海,海南遂被排除。

撫今追昔,「把台灣經驗移植到海南」已淪為往事難回憶,但面對海南搶先上海將成為中國大陸第一個自貿港,相對地台灣卻反陷入成長的瓶頸,「五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問題遲遲未解,兩岸關係又陷入「冷和」,說不定哪天海南經驗會反過來「示範」台灣?所以,政府理應儘速研提一套發展戰略,精準地校正產業發展政策和兩岸關係方向盤,才能急起直追,確保戰略競爭優勢,並衝出一番新格局。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