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透視中美匯率共識的虛虛實實

中美貿易戰延燒到匯率層面。圖:中新社

中美貿易戰最近延燒到匯率層面,中方被迫和美方就人民幣匯率升貶問題作了談判。惟到目前,雙方對談判成果的說法都很空泛,如異口同聲表達「不採取競爭性貶值」等,實非常抽象;如此說詞,將來即便寫進中美貿易「停戰協議」,對人民幣匯率也沒有約束力。下一步人民幣升貶,勢必取決於美方是否真心終結貿易戰。換言之,美方若還保留「隨時可以恢復對中方貿易制裁」優勢地位,則中方必要時可以讓人民幣再度貶值來反制;國際金融界莫輕信這種協議為妙。

在日前中國大陸全國人大與政協「兩會」期間,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藉記者會表示,中美在剛結束的第七輪貿易談判中,確實曾對匯率問題進行討論,且達成諸多共識,包括遵守G20(二十國集團)歷次高峰會一貫共識,不進行貨幣競貶,即不把匯率用於貿易競爭目的,並互相尊重貨幣政策自主性,及堅持匯率市場化原則等。他同時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雖受中美貿易戰因素影響,確有貶值壓力,但人行仍千方百計保持該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本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易綱這次所說,中美在匯率談判上所達成的是「共識」;其詞意是無約束性的「默契」。而他的其他說詞,也大都屬老生常談,沒有驚人之處。更何況,他的這次談話,並無法解釋去年的人民幣大貶。去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突如其來的走跌波段,從年初波段高點持續貶到年末低點,前後貶了將近一成;這擺明是要用低估本幣幣值手段,來抵銷美國對中方施加的10%關稅制裁。惟此事在易綱本次談話中,找不到合理解釋,彷彿沒有發生過。

美國似乎事後才知己方吃了人民幣貶值的暗虧;去年中美貿易戰打了好幾個月,全年美對中貿易逆差卻不減反增,計從前年的3千7百餘億美元,大增到去年的4千1百餘億美元。在這種情況下,美方自今年初開始嚴重關切人民幣匯率問題,同時把這問題提上最近的中美貿易談判議程。而一貫講究匯率政策自主、不輕易和外國作匯率談判的中國大陸,此番受制於對美貿易逆差擴大因素,只好「就範」上桌,和美國談判人民幣匯率升貶問題。

如今,這場匯率談判顯然已經「過招」且彼此摸清對方底細了,難怪中方易綱會宣稱雙方達成「共識」。但美方可不這麼輕描淡寫,而是要用更有約束性的「協議」模式來框限人民幣的升貶。

按照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海澤在3月中的說法,中美匯率談判結論,將被納入整套中美貿易談判協議之中。換言之,阻止人民幣匯率競貶,將和中方承諾保護美商智財權、取消強迫技轉、改革國企補貼、縮減對美貿差等事項湊在一起,共構成一個中美貿易談判協議「大包裹」;匯率協議是其中一個部分。

這一整套協議,可望由中美雙方領導人習近平、川普,於未來數周內或數月內面對面進行確認及簽署。之後,人民幣匯率格局因此將如何演變,非常值得關注。

就此,目前幾乎可以確定的是,上述整套貿易協議中的人民幣匯率相關條文內容,仍將是抽象、籠統的「不競貶」、「市場化」等表述,頂多再加上「匯率形成機制相關資訊透明化」的說法,也屬空泛。無論如何,條文中不可能對人民幣匯率走勢作硬性規定;即使美方想要這麼寫,意圖重演1985年針對日圓的「廣場協議」模式,來逼迫人民幣大幅升值,中方也會抵死不從。

那麼,未來人民幣究竟是升是貶呢?說穿了,這問題主要取決於美方處理對中貿易問題的基本態度。如果美方在協議中的用字遣詞仍有居高臨下之意,彷彿還要在中方頭上懸一把隨時會掉下來的「達謨克利斯之劍」,則中方必會保留匯率政策的自主「攘外」能耐。未來美方若對協議食言,或作利己方、損中方的扭曲解讀及操作,難保人民幣匯率不會再像去年一樣地大貶一波,而把美國經濟、金融也拖下水。

美國這方面最佳政策取向,應是協助人民幣匯率充分市場化;這樣最有利於中美貿易趨於平衡,及全球財經維穩。莫忘中國大陸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匯率動向茲事體大。

其實,不只對中國大陸,美國亦無須汲汲於控制其他國家的匯率。去年美國曾藉重談美韓自由貿易協定機會,強加匯率條款,意圖控制韓元升貶,惟迄今並無實效;此為重要鑑戒。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