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對越南脫貧的省思

越南已悄然成為中國分身、世界工廠的接棒者。圖為台商越南廠。圖/本報資料照片

上午10點的胡志明國際機場,人潮鑽動。接機的座車匯入這個擁有百萬機車、千萬人口、道路只及台灣縣市城鎮般寬窄的車流,匍匐前進。

中午時分,市中心黎筍街商業金融區的餐廳,站滿等候帶位的人群。供應的菜色直逼台北頂級酒店。

出中央區、西貢河,入眼即是越南最大地產商Vin Group新建完工的81層高樓。一位台資銀行主管指著其中一棟高聳的樓宇說,「一年前每坪才40萬台幣,現在漲到70萬台幣,還沒看到天花板;此地房價已經漲過頭。」

首都河內更見榮景。緊臨使館區的巴亭郡,入眼盡是韓、日、新加坡等大型開發樓宇。韓國樂天32層商辦大樓底層百貨商城,與台北101周邊的shopping mall不遑多讓。夾道高聳法國梧桐的市區道路,遠較胡志明市寬廣齊整。川普、金正恩2月28日會談地點的大都會飯店(Metropole Hotel),現為河內重要景點。垂柳夾道的還劍湖,觀光客比鄰接踵。附近雅緻的城市酒店,年輕的服務員操著流利的英文待客。法殖民建築點綴其間,與華族文化交織河內特有魅力。相對「越南新娘」、「外勞」的刻板印象,眼前的越南展現的社會動能,令人驚艷。

脫貧有成

1978年出生的海防友人帶我參訪大都會飯店時說,記得兒時食物不足,總是飯中夾雜地瓜。18年前在台商企業服務以來,所得大幅成長,現在經常帶著小孩到河內看看,為的是讓孩子長見識。一位台灣經貿人員回憶,1994年初到河內,晚上一片漆黑,多數人用煤油點燈。每日收入不及1美元、貧窮線下的民眾佔人口的一半。當時人均所得僅100~150美元,目前超過2,500美元,成長20倍。越南脫貧有成,是怎麼做到的?

借力使力,發展經濟

以外交協助經濟發展,藉引進外人投資,全面發展工業區的政策是越南擺脫赤貧的重要手段。

越南1986年改革開放以來,就放下前嫌,分別於1991年、1995年恢復中、美邦交。先是緊跟中國開放的步伐,致力對外招商引資以改善國內經濟。台商最早來,為越南招商起帶頭作用。

1995年與美國建交,獲得美國首肯,得以加入東協,成為第一位共產國家的會員國(反共為東協創始目的)。次年得與新加坡簽訂合作備忘錄,雙方政府合組開發公司,在靠近港口的地方設立工業園區,通關、行政手續可於區內一併辦理。突破當時越南交通、電力等基礎建設付之闕如的發展困境,使外資得以進駐運營。位於平陽省的第一座「越星工業園區」VSIP成立以來,越南各省陸續複製,越南全國現有325個工業區、總面積9萬4,900公頃。在南北高速公路上尚未建立的情形下(越南長1,800公里,政府財政無力建全線高速公路,視財政狀況逐段進行),仍可成功的吸引外資。

多年來,越南將經濟外交列為第一優先,藉與美、中、俄、日等國交好,經其協助,積極加入東協、APEC、WTO等區域國際組織。前後與包含歐盟在內超過40個國家地區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開創國際經貿空間。2015年越韓自由貿易協定簽署,韓國大舉進軍越南,就是近年來重要成績單(韓國累積投資金額625.7億美元,佔越南外人投資18.39%,三星出口佔越南出口23%)。

藉外力發展經濟,佐以租稅優惠、低廉充沛的勞動力,提供相對低廉的土地(為台灣土地面積9倍),半世紀以來,已悄然成為中國分身、世界工廠的接棒者。中美貿易大戰膠著,越南經濟地理位階陡升。

根據越南統計局報告,2018年進出口總額達4,822.3億美元,出口2,447億美元,進口2,375.1億美元,順差72億美元。外匯存底突破600億美元,FDI外人投資實現金額191億美元、較前一年同期增加9.1%。

1988年開放外人直接投資以來,越南FDI直接投資案件突破2萬2,700件,累積達3,400億美元,日、韓、新加坡、台灣等四國為前四大投資國家。超過一半的FDI投資在加工製造業,約為越南總體經濟產值的50%;累積創造360萬個就業機會。近年來越南經濟每年都保持在6~7%的成長速度。2018年經濟成長率7.08%;創2011年以新高。英國經濟學人預測,越南若持續以7%速度成長,將走上韓國與台灣發展道路,成為亞洲之虎。

外資帶動經濟成長、提升所得、累積資本、開展國內產業與市場經濟,形成正向循環。反映在金融業獲利上最為明顯,例如排名世界492大的Vietcom Bank, 2018年僅本國業務獲利達新台幣283億元,遠較台灣百年老店的三商銀更為亮麗。

在胡志明機場等待行李時與一位來越南5年的台商鞋廠管理師攀談。他年薪新台幣80萬,兩個月回台灣一趟、休息8天。公司提供宿舍、用餐,省掉交通、食宿開支,還能存錢。「這樣的薪水台灣很難找到,不然誰願意離鄉背井?唉!每次回台灣就難過,看政治領導人沒有一個是談國家發展,看看越南與那麼多個國家有關稅減免,僅關稅一項,就贏過台灣。」

反思陷入政黨惡鬥窠臼的台灣,領導台灣走向經濟奇蹟、令鄰近國家稱羨的專業官僚與優秀的文官體制,已為民選政客、民粹主義取代,令人嘆息。

出自論語泰伯篇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是當年大學聯考的作文題目;深植胸臆。多年的專業撰述生涯,這句話為個人的寫作圭臬,一貫秉持的理念。

刁曼蓬

東海大學東亞經濟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天下雜誌資深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