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退潮的開放貿易,自負的政治賭徒

英國首相梅伊與國會議員之間脫歐方案的僵持拉鋸,源於派系利益與各自的盤算。圖/美聯社

沸沸揚揚的英國脫歐,就像現代版的摩西出埃及記,正等待有伸杖神蹟,劈開那紅海阻絕般的巨浪滔天。

於2009年發生的金融大海嘯,導致英國金融業的國際債信接近破產邊緣,部份銀行也被收歸國有,而不得不採行財政撙節等的緊縮政策。2013年時,競選連任的首相卡麥隆應允黨內極右派系,在他的新任期內將給人民公投,來表述留歐與否的立場;雖然,他個人堅定反對脫歐。

實施財政撙節的同時,美國與歐盟進行泛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TTIP)的談判;達成的草案內有歐盟承諾事項,像是醫療市場與生物藥劑的開放。基於財政緊縮和要應對TTIP的可能實現,英國政府著手將部分醫療服務民營化;但卻造成周末診療和新進醫務人力的減省。一時間各界譁然,迅即群起反對。

其實在G7所有國家當中,英國金融回穩與經濟表現算是亮麗;於2014年之後各類的經濟指標已然翻揚,達到低失業、漲工資的欣欣向榮。不過,財政撙節與因應市場進一步開放之下,各類政策作為總難免有的交互作用,卻讓民眾感到不安與無奈。

竟然在2016年時,以52%對48%,無任何附加條件下,照案通過了脫歐公投。首相卡麥隆旋即負責請辭,而接任的梅伊女士,則極力穿梭於倫敦與歐盟總部。不過她所達成的脫歐方案,包括要與歐盟進行關稅同盟的談判,和盡量做到無縫脫歐,於今年1月和3月的國會投票,卻接連敗北。

首相梅伊與國會議員之間的僵持拉鋸,源於派系利益與各自的盤算。像是保守黨內極右翼,篤信有達成英、美自貿協議的可能;更灌水加料的宣稱,會和中國大陸、加拿大等國家,都簽署自貿協議。由這批人所掌控的席次,在保守黨內不及四成;卻妄想著能以裂解歐盟的第一等功,坐享大國的爭相拉攏和犒賞。

篤信應該留在歐盟的工黨,則立基於遷徙自由與勞權保障的信念;他們更深諳青年世代與境外養老的民之所欲。至於梅伊組閣的結盟對象: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DUP),則拒絕在北愛邊界不設關防檢查哨的方案內容,認定有如此的不設防,即等同於跟愛爾蘭達成統一。在維護英倫三島的主權完整下,該黨連番拒斥首相梅伊的疏通安撫,遲遲不願意支持脫歐方案。

正當國會議員堅持要自擬脫歐方案,侵犯內閣提案權而將造成重大憲政危機之際;首相梅伊又面臨到貿易、外交等三位大臣的辭職。為了確保議事主導權,也只能選擇堅壁清野,拒絕出席國會大會,或是承認由國會所擬定的任一脫歐方案。

提案英國要恢復其在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fta)內的會籍,藉機整合歐洲境內的自貿協議;尤其是由Efta與歐盟,所簽署的歐洲經濟區(EEA),則以100票的懸殊比數,落敗。至於其他方案內的拖延伎倆,或是明脫暗留的欲拒還迎,包括蘇格蘭獨立黨的停止脫歐,和保守派右翼所提案的強硬脫歐,也都被國會議員給逐一否決。

慶幸的是,於3月28日提交大會表決的8項議案當中,無一過關;然則,該要與歐盟談判關稅同盟案,其票數差距則僅有8票,更是國會心證的最佳反映了。畢竟,未來加入內閣的投票,多數議員將支持關稅同盟的談判;而梅伊方案飽受攻訐的部分,即在北愛不設邊哨的政治解讀。那麼,繼續以北愛不設邊防來維持無縫脫歐的必要性,自然降低。

眼前,明脫暗留和強硬脫歐,都已經被公開否決;而在北愛邊境關卡的設計,則要有實、有名,已然成為梅伊內閣存續的唯一選擇。

文以載道,以辛勤筆耕,來召喚出人間公義。讓主題與論旨在經濟模型指引下,和各類數據做到交相詰難的探索;於文字爬梳當中,則務必要言有所本。

盧信昌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