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被國際投機客緊盯的貨幣

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談判進入收尾階段,同時,美國聯準會與歐洲央行、日本銀行齊步擁抱寬鬆政策,逐漸除去全球金融市場的風險要素之際,土耳其里拉突然在3月底劇烈貶值,3月22日投資銀行摩根大通發表了一篇做空土耳其里拉的報告,造成里拉兌美元匯率在一天之內暴跌6%,到了3月底,里拉的隔夜拆款利率暴升到1200%,跨過月底的一周拆款利率也暴漲至280%。

土耳其里拉的突然貶值,讓原本藉著經濟復甦進場撈底的外國投資人驚惶失措,無獨有偶,阿根廷披索在3月再度陷入持續貶值的惡性循環,到了3月27日,已跌破去年8月劇貶時的歷史低點,3月底來到43.6披索兌換1美元,一個月貶值8.8%,年初至今貶值15.05%,一年來貶值115%。阿根廷去年獲得國際貨幣基金高達563億美元的融資額度,但是惡性通貨膨脹、經濟衰退與資金外逃的問題並沒有止血。

這就讓人看到,去年引發疑慮的第三世界國家貨幣貶值危機,雖然沒有擴大為連鎖性的反應,至今卻無法走出加護病房,美國等龍頭國家股市持續榮景,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披索、巴西里爾、以及南非幣卻同步走貶,讓人對於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穩定抱持高度疑慮,不得不睜大眼睛觀察任何引爆新危機的事件。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土耳其里拉的貶值,與3月31日舉行的地方選舉有密切關連,是反對人士對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的再一次挑戰;南非也將在5月8日舉行全國國會與地方議會選舉,而阿根廷則將在10月27日舉行全國大選,左右兩派政黨呈現你死我活的競爭態勢。這些高度仰賴外資的第三世界國家,面臨選舉的政治對決,造成國內金融市場的動盪,成為金融禿鷹襲擊的最佳標的。

去年陷入貶值危機的第三世界貨幣當中,至今最弱勢的是阿根廷披索(Peso),阿根廷披索從2018年4月的20披索兌換1美元劇烈貶值,到了8月30日,最低來到41.69披索,短短四個月幣值腰斬剩下一半。去年第四季全球股市重挫,阿根廷雖然挺過風暴,但是今年2月又開始新一波的貶值,到了3月27日創下披索兌美元匯率的歷史新低,阿根廷披索再度成為今年全球貶值幅度最大的貨幣。

阿根廷披索的貶值跟政權不穩定脫離不了關係。阿根廷將在今年10月舉行總統大選,獲得美國川普總統與歐盟等西方大國支持的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四年來高舉經濟自由化的大旗,但是改革引發國內重大的反彈,而解除經濟管制雖然帶來經濟重生的契機,卻引爆了嚴重的通貨膨脹、陷入成長停滯的漩渦,由於高度仰賴海外資金,更迫使披索匯率必須採取劇烈貶值,低價賤賣國債來爭取外資留駐。
阿根廷距離10月的大選雖然還剩下半年,政治風暴已經烏雲滿布,四年前被他取代的女總統克蒂娜‧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 CFK)仍然牢牢掌握住左派的基本盤,即使面臨貪腐官司的打擊,費南德茲目前在每個民調中,都與馬克里勢均力敵。

馬克里四年前翻轉克莉絲蒂娜與她的丈夫基什內爾長達12年的左翼政府,以經濟自由化的主軸,解除4百多種生活必需品的價格管制,希望能夠達成降低通貨膨脹、平衡政府預算、吸引外資等目的。但是馬克里四年的任期即將屆滿,民眾面臨的卻是高達50%的通貨膨脹,劇烈貶值的貨幣購買力,去年瀕臨崩潰,仰賴國際貨幣基金(IMF)提供巨額563億美元融資額度,才勉強堵住崩潰的洪流。

今年10月的大選,阿根廷將要重選總統、24個省的省長、參議員以及眾議院的席次,以目前孱弱的經濟體質,左派與右派劇烈對決的態勢,3月份的貨幣貶值,顯然投資人已經預見即將來臨的政治風暴,馬克里仰賴的川普總統以及歐盟領袖,各自都面臨競選的壓力,未來半年,阿根廷的政治風暴將與經濟危機不斷相互加溫,風險幾乎無法掌握。

3月下旬土耳其里拉的重貶,主要賣壓來自國際熱錢炒作,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要求中央銀行緊縮里拉供應,藉由天價拆款利率來阻卻禿鷹襲擊,隨著3月底選舉結果出爐,如果沒有產生挑戰艾爾多安的力量,3月的貶值危機可能有機會暫告一段落。

但是,隨著美國聯準會暫停升息,設定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縮表操作的期限,四處尋找標的的國際熱錢沒有後顧之憂,將如蒼蠅一般緊盯第三世界國家的腐肉。而定期大選潛藏的政治衝突,正是第三世界國家金融危機最佳的引信。土耳其、阿根廷、南非今年的動向值得投資人密切關注,而總統選舉熱潮不斷升溫的台灣,在藍綠兩黨鎖定統獨議題無情廝殺的同時,同樣存在遭到國際炒手狙擊的風險,投資人與執政者必須及早做足預防工作,千萬不可輕忽。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