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融中心排行榜的推擠

國際金融中心的排名,香港名列第3。圖/中新社

國際金融中心的排名,年年變動。英國智庫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聯合發佈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Global Financial Center Index),每年於3月與9月發表報告,各界總睜眼看榜。最新一期為2019年3月第25期,若翻閱歷期排名,可看到不斷超越的快速前進者,也有遭到擠落的讓出座位者。究其原因,各有千秋。

首先看冠軍寶座誰屬。從該報告2007年發表第一期以來,英國倫敦即列為第一,美國紐約列為第二,但是2018年兩強易位,換成紐約居冠。倫敦的金融中心光芒已經趨淡,尤其受到迫在眉梢的脫歐困境所擾。英國這關鍵的脫歐走向,如果不能妥適解決,傷害不小。一些金融企業與生產事業,從脫歐公投通過之刻,已陸陸續續拔腿,跨越英吉利海峽,往其他歐洲國家進駐。四百年來,英國握有經濟貿易優勢,造就了其金融霸權地位。目前英國首相梅伊未獲國會支持,三度被否決脫歐協議,與歐盟之間難以順利完成必要談判,不耐的企業家們已帶著金融資產與人才投靠他國,也帶走了金融中心冠軍的寶座。

第三名與第四名多年來分由香港、新加坡獲得,排名不變。香港擁有兩大優勢:其一,在英國殖民管轄時期,已發展出成熟開放的金融體制;其二,中國封閉時期,香港扮演中國對外貿易的窗口,經濟快速成長,金融隨之迅速擴張。1980年代中國改革之後,多家產業與金融企業在釋股民營化過程中,也藉由香港證券市場來進行,交易規模甚大。

新加坡一直被視為小國典範,國土有限,經濟亮眼,金融活躍。國內高度管制,金融方面採取內外分離的理念,迎上國際金融潮流,很快地讓境外金融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創新的活力,全球接軌,讓這小國順著國際浪潮態勢衝浪得分。

日本自1980年代後經濟停滯,原本世界第二大國暨亞洲第一大國的地位,已在2010年拱手讓給中國,當年東京具有金融中心第5名的聲望,然而,到了2018年,東京讓位了,輸給上海。未來東京恐繼續落在上海之後,難以在中國圖強聲勢下找到反彈機會。將來日本在全球的經貿金融與政治地位,乃是其首相以及今年5月新任的日本天皇必須關切的課題。

中國除了香港、上海之外,北京也不落人後,目前進入前10名,與瑞士的蘇黎世競爭第8、9名;深圳、廣州、青島擠入前30名。中國的金融中心地位,與人民幣國際化程度攸關,人民幣短期內無法取代美元、歐元、日圓及其他國際化貨幣。這幾年來,離岸人民幣中心陸續開張,2016年10月人民幣進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在國際清算系統中比重也逐步增加,行情看漲。

歐元中央銀行所在地在德國法蘭克福,2014年已是第10名,這兩年亦為第10名。歐元已是多國通用的貨幣,一直無法擠入前5名。歐元整合過程無法有效融合各國之結構,彼此磨擦,削弱其對外競爭力,不穩定的政治經濟情勢擋住了金融的腳步。到底能否有效解決歐元內部結構的爭執互耗,挑戰著領銜國家德國的能耐。

中東金融中心杜拜,聳立著豪華氣派建築,金光閃閃地吸引全球資金,2012年排名18,到2019年升至12。杜拜在炎熱的石油產國中締造奇蹟,政府以快速便捷的服務窗口協助跨國企業進駐,旅遊設施提供各國富商巨賈頂級服務,吸引外資滾滾前來。

台灣金融發展的國際評比,在全球浪潮中浮沉。台北2013年為36名,2015年進步至25名,但到近四期IGFI報告中排名各為27、30、32、34,持續退步中。歷年來,台灣金融排名在全球中堪稱中等,目前稍勝排名36的韓國首爾,但是近期排名持續下跌的警訊,不能不留意,否則在全球金融激烈競爭、強敵致力奮進之際,原地踏步即是退步。

值得一提的,金融發展宜有紮實的經濟實力來鞏固,否則一味衝刺金融暴利,恐會落入泡沫漩渦,甚至釀成金融危機溫床,並非智舉。2008年金融海嘯,戳破漂亮的金融暴利數據,若干過度倚重短期金融高利的國家多受重傷,如冰島、愛爾蘭等,曾在困境中煎熬一場。今且留意GFCI評分金融中心之準則,乃從經商環境、人力資源、基礎設施、發展水平、國際聲譽等方面來評分,重視基建環境,並不以數算金融資產與交易規模為唯一指標。從金融中心排行榜,不難看出各據點軟硬體實力。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