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從波羅的海指數看第一季全球貿易的真相

全球航運下滑的趨勢在今年第一季更加嚴峻,從航運市場低迷不振可以看出,看似繁榮的全球景氣復甦,內容並不札實。圖:美聯社

上周五大陸公布第一季的貿易進出口統計,進出口貿易總額約1兆美元,其中出口5,517.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4%,但是進口金額則只有4,754.5億美元,大幅下跌4.8%,由於進口額的大幅下跌,使得今年第一季大陸貿易順差擴大到76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增7成。

大陸進口額的大幅下降,與中美貿易摩擦有高度的關聯,造成中國對美順差在今年第一季創下625.3億美元的紀錄,超過整體順差金額的8成,如果再往前看,根據美國海關的統計,去年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額達到4,191.6億美元(中美兩國官方的貿易統計存在差異),似乎貿易戰打得越兇,中國對美順差越大,與川普總統的目標逆向而馳。

大陸的貿易活動並沒有因為中美談判和解的曙光而獲得重生的動能,全球航運下滑的趨勢在今年第一季更加嚴峻,幾乎所有船型的船隻運費都在大幅下降,具有指標性的波羅的海乾散貨指數(Baltic Dry Index,BDI),從去年7月的高點1,800點附近大跌到今年2月底的600點,逾2年半新低,到了上周五僅回升到726點。

根據本報在3月25日的報導,全球海運低迷情勢尚無改善的跡象,目前美西線的運價較去年10月腰斬、歐洲線則跌價3成,長榮海運所屬的海洋聯盟,已經宣布取消3、4兩個月10個美國航班,陽明海運所屬 THE聯盟則從3月底至5月初取消8個美國線航班、3個歐洲線航班,另外透過船隻減速降低運力供給。海洋聯盟在美國西岸航線將取消約7.4萬箱運力,在美國東岸航線則取消3.5萬箱運力,相當該聯盟四周內提供總運力的15%。

從航運市場低迷不振可以看出,今年第一季看似繁榮的全球景氣(股市)復甦,內容並不扎實,主要動能恐怕還是來自貨幣性寬鬆的金融因素。受惠於人民銀行規模巨大的調降存款準備率,加以政府減稅、加大鐵公路投資的財政刺激,避免了經濟繼續探底的危機;美國與歐洲央行也宣布令市場意外的貨幣寬鬆政策,停止升息、縮表操作,引導美元利率回跌,減緩新興市場資金回流美歐的壓力,這些金融性的政策雖然創造了第一季的股市榮景,在貿易與消費等實質經濟的範疇,效果並不明顯。

中國人民銀行最近發布貨幣統計與貿易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今年3月份貨幣供給額M2年增率高達8.6%,第一季的非銀行體系的社會融資增量,更創下人民幣8.18兆元,比去年同期狂增2.34兆元,寫下年增率40%的驚人紀錄,即使以總體餘額計算,社會融資的年增率也高達10.7%。

大陸央行打開資金灌注市場的大水喉,對於紓解求「財」若渴的股市與民營企業,當然會有立刻見喜的效果,猶如給血壓太低的重症病患打入升壓劑,立即可以讓接近休克的病患回復到正常的血壓,接著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人大與政協會議期間,宣布減稅2兆人民幣,新增8千億元鐵路投資,外加提高對公路與水運建設投入1兆8千億元,去年病懨懨的實體經濟,在政府給予強心針後似乎立即出院,並且隨即健步如飛。

市場對於強心劑的效應懷抱高漲的期盼,高度期待央行再接再厲,再給市場打上升壓劑,最近關於央行將在第二季、甚至4月再度調降存款準備率的預測甚囂塵上,原因大多指向央行降準釋放的貨幣已經消耗,而央行藉由貨幣操作中期便利貸(MLF)釋出的資金,在4月17日有3,665億元到期,4至6月合計有近1兆2千億元到期,整體估計第二季的基礎貨幣缺口還需要約人民幣5千億元等。

巨量的貨幣與財政刺激多管齊下,給血壓疲弱的經濟打入升壓劑,讓人想起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大陸總理溫家寶那一次人民幣4兆元刺激方案,當時雖然成功減緩了金融海嘯的衝擊,卻留下大量無效益的投資,製造地方政府財政危機與銀行的貸款黑洞,最終迫使習近平政府採行痛苦的供給側改革,厲行「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以擠出危害經濟安定的水分。2019年與2009年的政策高度近似,差別在十年前的金融海嘯導因於美國,而2019年中國經濟放緩成為全球經濟下行的震央。

高度仰賴貨幣與財政刺激,是今年第一季大陸與全球景氣回升的真實面貌,化解眼前危機當然是政府責無旁貸的工作,金融海嘯之後各國央行聯手量化寬鬆的手法,過去十年也見到一定的成效,但是,之前的央行量化寬鬆與貿易增長同步進行,全球經濟得以維持平衡的增長架構,2019年的央行大放水,至今對貿易動能的刺激卻仍然有限,在中美貿易談判逐漸收尾的第二季,以大陸為主體的全球貿易動能是否能夠恢復,是所有人都必須高度警覺的焦點。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