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韓國大壞、美國大好、全球貿易額同步衰退

韓國公布今年第一季的經濟成長統計,竟然出現十年以來最糟糕的表現。圖:美聯社

韓國中央銀行上周公布今年第一季的經濟成長統計,竟然出現十年以來最糟糕的表現,較前一季衰退0.3%,年增率雖然還有1.8%,卻遠低於2.4%的市場平均預期。南韓的GDP幾乎是全面性惡化,維持正成長的政府支出也只增加了0.3%,民間投資增加0.1%,之外就都是紅字了。其中,第一季設備投資較上一季大跌11%,是21年來最糟糕的數字;建築投資衰退0.1%;出口值跌2.6%,進口值跌3.3%。出口向來是南韓經濟的主要動能,占GDP比重高達五成,不幸的是,南韓的出口值已經連續五個月衰退。

接著美國商務部公布第一季GDP數據,卻繳出跌破所有人眼鏡的優異成績,創下2015年以來最佳表現,年增率高達3.2%。美國經濟一枝獨秀,相較於韓國、中國、台灣等國家出口衰退,美國卻反向因為進口減少、以及出口增加,讓貿易項目對經濟成長率做出高達1.03個百分點的貢獻。另外,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正在大幅度擴大支出,整體政府部門的支出增加2.4%,對GDP增長貢獻了0.41個百分點。至於原本被媒體大幅報導的聯邦政府關門事件,雖然創下四分之一的政府部門關門,80萬聯邦僱員被停薪,關門前後長達35天等歷史紀錄,對GDP造成的負面影響卻只有0.3個百分點。

雖然南韓與美國的GDP數字有天壤之別,但是再深入一層探討,就能看到全球經濟的根本困境所在,其實美國與韓國、或者歐洲的德國、亞洲的日本、台灣都面臨同樣的問題,核心病灶就是全球貿易在過去半年急遽萎縮,貿易衰退的幅度是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為嚴重的一季,如果衰退的趨勢在中美貿易談判完成之後沒有回升,全球經濟就有大麻煩了。

韓國以及亞洲國家進出口衰退的困境,本報社論已經做過多次分析,從波羅地海BDI貨運指數在過去三個月腰斬,4月之後才逐漸谷底回升,以及主要貨櫃輪航線大砍4、5月的航班,減少運量達15%,可以看到全球貿易衰退至今尚無回升的跡象。

即使是美國出口大增4%,主要貢獻來源是川普上任後不斷鼓吹的原油出口,今年第一季,德州的原油、天然氣等能源出口暴增,根據德州州政府的統計,今年1月與2月,德州出口額創下509億美元的紀錄,年增率高達9%,德州因此佔據美國出口總額的20%,比重僅次於加州。美國原油輸出大增是搶走OPEC國家的乳酪,對於全球貿易大餅並沒有貢獻,相較於原油出口暴增,美國的進口額重挫3.7%,跟韓國、中國的幅度相近。

如果把德州原油與天然氣出口的因素除掉,其實美國與韓國、以及已經大幅調降增長目標的歐元區,面臨同樣的衰退壓力。美國經濟增長最重要的要素是民間消費支出,過去一向對經濟成長貢獻超過三分之二,但是在第一季卻只增長1.2%,遠遠低於上一季的2.5%。

除了消費增長力道退潮之外,美國民間部門最終銷售額成長1.3%,為2013年第二季以來最低,企業設備支出增長是2016年第三季以來最低、住宅營建支出下跌2.8%,連續第五季下跌,實際的狀況並沒有比韓國好到哪裡去。除非川普要把美國經濟結構「轉型」為出口原油大於國內消費的能源型國家,否則美國與亞洲、歐洲其他國家,面臨的問題是完全一樣的。

全球貿易急遽衰退的警訊令人擔憂,根據荷蘭統計局全球貿易監測資料(CPB Netherlands Bureau, World Trade Monitor)計算得出,從去年12月至今年2月,也就是聖誕節出貨之後,累計3個月的全球貿易量與前一季相較下跌1.9%。這是自2009年3月至5月以來最大跌幅,而當時正處於金融海嘯肆虐的全球恐慌陰影。CPB的報告同時指出,受到十年來最大的貿易衰退拖累,全球工業生產也出現負成長的警報。

在各國頻發貿易衰退、經濟增長趨緩的負面報告中,唯獨大陸在4月17日公布今年第一季GDP仍然維持6.4%的利多,大陸如何避開全球衰退的壓力,仍然得以一枝獨秀,可能是統計學另一個有趣的題目,不過大陸國家統計局也承認,在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國際貿易增長停滯的大趨勢下,經濟下行壓力猶存,因此必須堅持以供給側改革為主線,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從韓國與美國表面迥異、內在卻病灶相同的GDP報告,我們看到經濟學家擔憂川普減稅的刺激效應高峰已過,美國經濟同樣受到中美貿易大戰的負面衝擊,全球正面臨金融海嘯以來最嚴苛的一次挑戰,如今勉強靠著央行寬鬆貨幣與調降存款準備率,放出資金來維持經濟的生命線。川普啟動貿易大戰,以全球經濟為籌碼的大國戰爭,必須儘快與習近平達成和解協議,才能卸下貿易衰退的緊箍咒,否則今年下半年全球經濟一同向下沉淪,後果難以想像。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