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川普的乾坤獨斷與全球經貿未來

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發文,將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從10%提高到25%。圖/美聯社

川普總統周日突然在推特發文,將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從10%提高到25%,並且擴大關稅的課徵範圍。於第一時間內,雖然中國大陸沉穩接招,僅以川普總統玩過多次的老戲碼,談判代表團仍將會整裝準備,輕鬆帶過。但全球股、匯市無不飽受驚嚇,從東亞地區、西歐市場,一路蔓燒回到華爾街。

就在四月底美國白宮首席顧問,Larry Kudlow,根據數個回合的談判發展,發言表示成果很樂觀;鷹派的副總統,彭思,於上周接受CNBC採訪的場合,也再次表示川普總統對於中、美談判,是志在必行的。沒想到川普總統旋即在推特發言改口;在在顯示川普的領導風格,就是不得妄斷君心的警示用意。

誠可謂:君心本難測、伴君如伴虎。

當美國與歐盟的貿易談判,遲遲無法發動;當川普與日本首相安倍的私下通話,讓美國談判代表堅信美、日協議可以輕易達成。此際,川普總統的政策反覆,絕非是談判手法的戰術威逼,而是反應其對國際經貿事務的一廂情願了。

川普總統對於經貿活動的認知,一向認為進口競爭就等同於美國的損失;除了對特定友好國家,可以有的施捨之外,課徵關稅將能達成跨國利益移轉。這一類推論,屬於典型的重商主義邏輯,也是清朝當權者的貿易應對原則。川普總統進一步堅持,課徵關稅可以逼迫對手國家屈服,可以取得擴大的讓利。

資料顯示,因為增加對中國產品的關稅率,過去10個月以來美國海關加收的關稅,約為330億美元;同一時期,因為減稅、農損補貼與擴大軍備支出,美國的財政赤字增加約3000億美元。換言之,對中國大陸進口產品的稅課可以遮蔽十分之一的美國財政赤字;私心竊喜的川普,自然堅信對歐盟和日本進口,也可以如法炮製。

川普總統有其事業經營的韌性與選民支持的基本盤。除了在回應各方利益做徘徊之外,又有他取巧投機的性格在,不斷做出他認定的領導統御和利益平衡,政策調整是自然的。然而,歷史重大錯誤的開端,經常發生在當權者的過度自信時。

於上個世紀發生的經濟大恐慌,當時美國工業生產減半,失業率達25%;同一時期頒布的禁酒令,也被認為是貫徹清教徒的道德恥感,還可以讓美國的勞動生產力,大幅改善。不消說,長期低利率帶動當時的股市投機;與在經濟動盪發生之際,隨之提升的高關稅,更如同提油救火,一發不可收拾了。

此番,中、美經貿大對決的可能災難,不會是銀行和企業的連鎖倒閉,因此,大規模的失業不會發生;而是在全球貿易的銳減、轉向之後,壓縮的生產規模與經濟效率;更在減少了廉價供應,而引發生活貧困者的階級對抗。

中、美貿易談判的期程與最終效果,除了雙方監督對手結構改善的機制設計;關鍵自然就是川普的重商主義經貿觀,與信守協議的各方誠信了。於川普總統周日的強硬發言,帶頭顯露真實本色後;緊接而來的2020烽火戰略,依舊是:減稅、降息和增加軍備。

二戰以迄的經濟自由與和平共榮,終究不敵曾經造成經濟大恐慌的宗教狂熱,以及重商主義者的偏執。

文以載道,以辛勤筆耕,來召喚出人間公義。讓主題與論旨在經濟模型指引下,和各類數據做到交相詰難的探索;於文字爬梳當中,則務必要言有所本。

盧信昌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