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冒進能源政策帶來的後遺症

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年度聯合國氣候會議,日前發布「2020氣候變遷績效指標(CCPI),台灣在61個受評比的國家和實體中,總排名位居倒數第三名,也較去年退步三名。面對這種績效排名吊車尾的難堪局面,行政院環保署第一時間做出回應,認為評比不公無法接受。

檢視這個由「德國看守協會」等三個非營利組織共同發表的報告,其實是依據「溫室氣體排放量」、「再生能源發展」、「能源使用」與「氣候政策」等四大指標,進行量化評比,並特別關注糧食、農業政策及氣候變遷的關聯性。而環保署則強調,其中諸如要求大家全都要用再生能源,其實對自產能源比較貧乏的國家如台灣,並無法在短期內就實現。因而近乎「理直氣壯」的指出,以這樣的指標,來衡量台灣在氣候變遷上的努力,其實並不公平。

面對績效指標近乎敬陪末座,環保署做出這樣的回應,其實並不令人感到意外。然而,相關報導引述有受邀參與此一評比的兩位台灣專業人士的看法,毋寧更值得正視省思。其中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就點出,台灣對氣候變遷的意識相對薄弱。如依照巴黎氣候綱要公約所自訂的減碳目標,相較國際其實已很寬鬆,卻可預見難以達成。徐教授因而善意的提醒,台灣在明年的排名恐會「更難看」。

而另一位參與評比的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謝英士,則認為績效評比淪為後段班,其實是對執政者的一個警訊。顯示台灣的能源政策出了問題,一方面仍太倚賴火力發電;另方面想用來彌補缺電的綠能政策又太倉卒冒進,想用三年做到20年才能做到的事,例如到處種電,其實對生態、景觀的傷害更大!

針對徐教授所點出台灣自訂的減碳目標過度寬鬆,反射出對全球氣候變遷的意識相對薄弱,其實可以從台灣明明能源稀缺,但包括油、電、水的價格卻明顯偏低的反差現象得到印證。

如台灣的電價不止遠低於美、德等國,相較於同樣自產能源不足的韓、日、新加坡等國,也是明顯偏低,其結果導致台灣的人均用電量高於中、日、韓、德。癥結自然在於如此偏低甚至不符營運成本的價格策略,自然會讓使用者缺乏節能減碳的誘因。然而,我們的執政團隊,即使已經歷三次的政黨輪替,卻一直不敢去撼動此一民粹導向的「低價天塹」。如此這般,徐教授所擔心明年的排名會更難看,恐將成為台灣難以擺脫的「宿命」了!

而另一位評比委員謝英士提到當前執政團隊所推動的綠能政策太過倉卒冒進,反而可能造成對生態、景觀更大傷害的觀點,同樣也值得執政當局正視三思。再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執政團隊推動政策過於倉卒冒進的案例,其實絕不止於綠能政策而已。回顧過去三年多來,蔡政府先後推動的年金改革、一例一休等決策,即或有其必要性,但太過倉卒冒進,不是引發更多的反彈與後遺,就是逼得只好一改再改,反而遭致昨是今非、朝令夕改的質疑。

於此,不妨再舉另一個實例。面對明年初的總統大選,交通部最近輕率的推出高鐵的兩大延伸案,包括南延屏東和東延宜蘭,引發各界對執政團隊撒錢變相買票的質疑。面對這種輿論壓力,行政院工程會主委吳澤成只好於日前出面,表示已與國發會研議,今後各項重大公共建設,都應根據國土規劃概念,擬定「上位計畫」。在初步認為可行,接下來才是與主管部會,共同研擬各類別公共建設上位整體計畫的可行性,才不致於讓動輒百、千億元的重大建設,「想到哪裡就做到哪裡!」

姑不論吳主委的這一番表白,是否在打臉交通部的草率冒進。但亡羊補牢的提出今後有關重大公共建設,都應先經過上位計畫的評估,其實在國土計畫法中早已有明文規定,但顯然林佳龍部長不是無知,就是不當一回事!

總體以觀,不只重大工程建設要有「上位計畫」的評估機制,各項節能減碳能源政策的推動又何嘗不需要有上位計畫的評估機制。甚至於文化部在各地廣設文創園區,如果沒有此一機制,結果可能只是平添了更多的「蚊子館」。因此,執政當局與其在辯白對氣候變遷績效評比結果的不公,正本清源仍應反求諸己;政策制訂公共建設是否過於一廂情願、倉卒冒進,甚至變相買票。不此之圖,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個月後的選舉投票將可以見真章!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非核」、「減碳」,那一個才是國際主流?

新能源政策,怎麼可能同時解決「缺電」與「空污」

遙不可及的再生能源

台灣的缺電和空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