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地球日五十周年的反諷與反思

每年的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圖/美廉社

每年的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這個在1970年從美國校園興起的以關懷環境議題為主軸的社會運動,今年正式邁入五十周年。回顧這個在過去半個世紀,經由世界各地環保團體不間斷的倡議、宣導、推動下,促使聯合國經由定期召開地球高峰會議,進而針對如何透過節能減碳、環境友善以期減緩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衝擊與災難,先後制訂具針對性的「京都議定書」、「巴黎氣候綱要公約」,以及發布「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十七項指標」(SDGs)。以期能夠在兼顧經濟成長、社會進步和環境保護等三大面向的指引下,達到消除貧窮與飢餓,及可持續地管理自然資源的目標。

儘管「世界地球日」的宣導在過去半世紀的確繳出可觀的成績,但饒具反諷的是,種種數據顯示,全球氣候變遷對環境的衝擊卻是日益明顯與劇烈。就以2019年為例,地球就刷新了多項單月平均高溫的紀錄;而全年均溫更是創下史上次高。

而以台灣來說,這方面的「表現」也不遑多讓。包括去年全年台灣24.6度攝氏度的均溫,乃是自1947年有完整氣溫觀測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同時,根據經濟部水利署的統計,台灣各地單日降雨量達200毫米以上的「強降雨」日數,比二十年前平均增加七成,而相對的全年降雨日數則減少。這種降雨型態朝兩極化發展的樣態,恰好坐實台灣也難以自外於全球極端氣候新樣態的影響。

尤有進者,屆滿五十周年的「世界地球日」,本來期待可以發揮里程碑的效應,讓包括各國政府、企業以及世人都能從認知,提升到採取具體有效行動的境界。但是不巧遇到新冠肺炎疫情全面引爆,風險顧問公司歐亞提出預警,直指肺炎疫情已讓氣候變遷議題不再受到關注。而日本環境大臣也桴鼓相應的提醒,認為當全球聚焦無條件先救經濟時,「巴黎協定」恐怕正在消失。姑且不論這樣的論調,是否藉機為包括政府和企業在緩解氣候變遷課題執行不力、績效不彰找藉口,但至少讓人驚覺,原來連像「世界地球日」這種充滿正向和具公益意涵的課題,竟然也會成為新冠疫情的「受災戶」!

今年的「世界地球日」因緣湊巧雖然帶來一定程度的反諷和「被忽視」效應。但畢竟地球只有一個,如果環境惡化、氣候變遷加劇,則所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也許各國政府真是忙於抗疫、紓困分身乏術,企業界在面對疫情衝擊下更必須優先處理營運與存續的課題,但至少一般世人面對災難性困局,亟應挺身而出,持續關注並加速推動防止環境惡化,以善盡地球公民的職責。

從這個角度來看,相對於前引國際風險顧問公司或政府首長對環境永續議題有意無意的漠視,從台灣的角度來看,差堪告慰的是,就在「世界地球日」邁入五十周年之際,全台143名科學家發起連署,向政府及社會大眾示警氣候緊急狀態已迫在眉睫。連署書並特別提及,如同新冠肺災疫情,氣候災難也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擴散迅速、會衝擊不同領域,以及一旦發生將難以回復。因此,科學家們只好大聲疾呼,促請政府須立即採取整體性的改變與解決方案,包括落實能源效率改善、減少碳排放、恢復生態系統等措施。

並參採世銀、OECD、歐盟都已開始思考布局當疫情平穩後如何推動綠色紓困、綠色新政,催促台灣當局應儘速展開行動「超前部署」以應對氣候緊急狀態。

除了做為地球公民的這些科學家們所提建言,其實企業界也並非全然漠視。例如台達電早已實施綠建築廠辦,並曾獲邀在2015年的巴黎地球峰會上分享節能經驗。同樣的台積電貫徹節水大作戰,也使其用水量為美國晶圓廠的三分之一、日本的一半。另外,以高耗能石化產業為骨幹的台塑集團,更是由總裁王文淵擔任召集人,整合全企業資源,成立「節能減碳暨污染防制推動組織」,設定各項節能目標,並定期檢討。而最新的事例,則是台泥董事長張安平日昨公開表示,台泥為落實減碳,5月將正式申請碳標籤,以展示對消費者以及對地球的負責態度。

相較於公民團體、專業學者、企業界的投入,看來目前全球環境惡化、氣候變遷加劇的主要失職者,反而是各國的政府體系,尤其是如美國總統川普的帶頭反環保,退出巴黎公約等言行,才是「世界地球日」的最大反諷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