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股銀行離赤道有多遠?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溫麗琪 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黃敏瑜 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法律研究員

疫情後如何紓困與振興?這個議題影響了未來的經濟結構,目前幾乎已成了各國輿論的關注點!在歐洲法國世界報上,多名學者所提出的八大建議幾乎都和綠色經濟的建設有關,這些建議不但有其共識,且能夠在危機中協助經濟轉型,如地球永續,預防疫情,都是重要的經濟轉型方向;而內容包括建築節能、大眾運輸、儲能、電動汽車、自行車、綠能、氫能,以及保障自身健康的農產品供應等。

從這些經濟轉型方向中,可顯而易見的是,政府紓困與振興應有其方法和長遠目標,不僅僅是花錢刺激或挽救經濟而已!如法國等歐盟國家藉此機會轉型綠色數位經濟,減少大型基礎設施和工業計畫可能對人體和環境產生的不利影響

然而振興永續經濟的成功轉型關鍵在綠色金融,荷蘭銀行、世界銀行(World Bank)旗下之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IFC)和花旗集團、英國巴克萊銀行、西德意志銀行,早在2003年即合作公布一套判斷、評估和管理環境、社會風險的金融機構自願遵循準則,期許能供南北半球的金融機構使用,以「赤道似乎完美代表南北平衡」為發想,將之命名為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 EPs),鼓勵銀行應承擔一定程度的環境與社會責任,不提供資金給對環境、社會有不良影響之企業。

目前,全球已有38個國家或地區共105間銀行加入赤道原則的行列,我國第一間簽署遵循赤道原則的金融機構為國泰世華銀行,其內部設有永續金融科,負責於銀行內部推動整體企業永續、赤道原則等與環境與社會治理(ESG)相關風險的專責管理單位。該銀行至2019年底所累計核貸之太陽能電廠總裝置容量較2018年成長10%,達527MW;累計核貸之離岸風力電廠總裝置容量達768MW,另外在低碳領域的投資、放貸金額高達1,511億元,堪稱對環境保護貢獻卓著!

上個月在疫情依然高度緊張之時刻,國內離岸風電企業CIP慶祝彰芳西島離岸風電計畫融資到位,創下國內多起綠色金融的相關紀錄,不但完成近900億元的專案融資,也是唯一獲本土壽險公司投資的案例!然而,此一案件和國際綠色金融趨勢相比,國內民間銀行是綠色投資專案的主力,為永續投資與融資做出最高的示範!反倒是公股銀行未有任何資金挹注,顯見政府部門對於永續議題之保守,還未能有效整合相關部會執行永續政策,解決環境問題,實在是不可思議之處!

赤道原則第四版即將生效,相較前一版,新版將具體說明自願簽署遵循赤道原則的銀行應進一步依循聯合國工商企業與人權指導原則、巴黎協議、氣候相關財務揭露等倡議,並基於增加生物多樣性之目標,監督融資企業提出之專案融資,防止對環境與社會有潛在或既有的風險和不良影響。若無法避免該風險或不良影響,則應鼓勵融資企業減輕風險到最低水準!如果殘留之風險或不良影響仍然存在,銀行則應提供適當補救措施,否則銀行將不向該融資企業提供資金。

不僅如此,赤道原則金融機構已經發展出10項應遵守的規範及策略,其中包括金融機構需先針對環境與社會之風險影響程度進行專案審查及分類為三類:A類為對環境具重大且具不可挽回之影響力,B類為影響程度有限,C類為影響輕微或沒有影響。對於A類、B類專案之企業,必須要求展開環境和社會評估,以確認該專案本身有符合當地環境與社會法規及取得相關許可證,提出完善的赤道原則行動計畫,並提供與利害關係人協商之證明,且需建置申訴機制,以及提出獨立審查之環境評估報告和相關之承諾條款。

此外,遵循赤道原則金融機構應聘請獨立的環境與社會專家,對專案進行持續性的監測與報告,讓金融機構永續性的資訊透明化,並在簽署一年的緩衝期中,向赤道原則協會報告規範、策略、運作機制等整備成果,並公開揭露相關資訊。

我國雖已於2014年由銀行公會導入赤道原則之精神至銀行授信準則,並於2017年將適用範圍由「專案融資」擴增至「企業授信」,2015年則在保險業辦理放款其徵信、核貸、覆審等作業規範中也加入赤道原則觀念,但至2020年3月,我國超過30家國銀中僅有6家銀行簽署成為赤道原則金融機構,官股銀行則完全未加入,實在是國內發展綠色金融上的主要障礙。

官股銀行代表國家理念的投資,政府如何進一步讓公股銀行成為「永續責任銀行」的實踐與帶動者,並和永續能源開發者共同努力?我們期待公股銀行可以正視環境永續發展議題,也期待政府綠色金融法規與誘因機制更加健全,唯有如此,才能讓進一步鼓勵綠色金融在台灣開花結果並成為另一項亞洲典範。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