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衛生紙真的環保嗎?

目前核准有效的衛生紙碳標籤產品只有二款,蒲公英環保抽取式衛生紙及春風抽取式衛生紙。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彭元興 中興大學森林學系教授

日前網路、媒體報導,環保團體整理了國內五大衛生紙廠商全公司裁罰紀錄,藉此質疑回收漿衛生紙不環保。

回收漿衛生紙從源頭紙漿到後端廢棄物處理,相較於原生漿衛生紙究竟環不環保?衛生紙對於環境的衝擊如何?本文將從生命週期評估以及碳足跡的角度來探討。

環保署為鼓勵綠色生產、綠色消費,制定了衛生用紙的環保標章規格標準。若符合國家標準CNS 1091衛生紙規範產品且全部使用回收紙漿,該產品就可申請環保標章,目前已有多家品牌衛生紙取得標章。回收漿衛生紙與原生漿衛生紙的差別是生產原料不同。回收紙漿的原料以白色廢紙為主,經較為複雜的備漿系統處理,以去除雜質、油墨等,再製成回收漿衛生紙。原生紙漿則是購買製漿廠所生產的原生紙漿,經較簡單的備漿系統處理,再製成原生漿衛生紙。相較於原生漿衛生紙,回收漿衛生紙生產過程中的環境衝擊,主要來自於處理回收紙漿的過程。假如衛生紙廠購買原生紙漿的話,因備漿系統較為簡單,且原生紙漿中所含的雜質相當少,所耗用的化學藥品、用水量、用電量及排放污染物皆會較回收紙漿為低。但是假如計入製漿廠對環境衝擊影響,則需專業的生命週期評估方法論才能衡量。

從環保署台灣產品碳足跡資訊資料庫查詢得知,目前核准有效的衛生紙碳標籤產品只有二款,蒲公英環保抽取式衛生紙及春風抽取式衛生紙,相關碳足跡說明如下。使用回收紙漿的蒲公英環保抽取式衛生紙的碳足跡數據為280g C02e/包(換算為2,292 gC02e/kg);使用原生紙漿的春風抽取式衛生紙的碳足跡數據為400gC02e/包(換算為2,540 g C02e/kg)。這二款衛生紙碳標籤產品皆是同一家造紙廠所生產,所以生命週期評估計算的基準一致,可以相互對比。計算結果為回收漿衛生紙每單位重量的碳足跡會較原生漿衛生紙約低10.8%。

根據學者格梅丘(Eskinder Demisse Gemechu)等人在2013年提出的溫室氣體排放(GHG)估算結果。只考慮造紙廠運轉的話,回收漿衛生紙所耗用的化學藥品、耗電量、耗汽量、用水量等皆會較原生漿衛生紙高。但是若考量整體生命週期評估的話,例如化學藥品、耗電量、原料、蒸汽、交通、用水等等所產生的GHG。回收漿衛生紙的GHG較原生漿衛生紙約低43.5%;如果比較原生漿衛生紙和回收漿衛生紙的原料製程,前者排放的GHG為後者的3倍多。目前國內相關研究均將回收廢棄物(廢紙)視為基本流(環境衝擊為零),此時對於環境衝擊,再生產品會低於原生產品。

報導中有環保團體整理國內五大衛生紙廠商全公司的裁罰紀錄,來質疑回收漿衛生紙不環保,似乎有些以偏概全的疑慮。目前國內三大造紙公司所擁有的各個工廠,其法人代表不同,管理上獨立且產品不同,例如各項工業用紙、家庭用紙、文化用紙等。若以全公司罰單數量及金額來評判各廠的環保表現,似乎不盡公允。本文特選取具有代表性的造紙公司近6年來全公司及單一衛生紙廠罰單數量及金額做為案例說明。2015年全公司罰單數量高達86件,其中78件為污泥異味依空污法連續開罰,但是該公司單一衛生紙廠的罰單數量只有1件,因廢水流放超過標準被開罰;再以2019年來看,全公司罰單數量只有6件,單一衛生紙廠的罰單數量則為0件。總結而言,各公司(廠)的環保表現與管理層面有關聯,而與產品環保本質沒有直接相關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