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經濟的發展與推動

「以租代買」為落實循環經濟的重要精神與作法之一,飛利浦依照機場需求,不賣燈泡,以租約的方式改賣照明服務就是個例子。圖/美聯社
「以租代買」為落實循環經濟的重要精神與作法之一,飛利浦依照機場需求,不賣燈泡,以租約的方式改賣照明服務就是個例子。圖/美聯社

文/葉忠政 商業發展研究院南部院區研究員

放眼國際循環經濟發展現況,包括篩選出受循環經濟影響最大的產業作優先升級與轉型,以及技術開發上著重於源頭降低廢棄物與浪費的相關設計,都值得作為推動循環經濟的借鏡。

全球產業發展快速導致資源耗竭,以「資源永續」的循環經濟取代「開採、製造、使用、丟棄」的線性經濟,成為產業升級轉型的重要議題思維。放眼國際循環經濟發展現況,尤以荷蘭與丹麥以國家層級政策進行推動最為積極及最具成果。

荷蘭政府訂出國家發展循環經濟的整體策略,發展相對應的教育課程與研究計畫,增加產業鏈中各層供應商與製造商對原物料的知識,以財政與財務誘因鼓勵循環經濟作為,政府也成為許多循環試點的第一個客戶。

丹麥政府從教育、資訊和意識培養、合作平台、企業支持方案、公共採購和基礎建設、法規架構、財政架構的政策介入的方式實踐循環經濟。

循環經濟是我國政府推動5+2創新產業政策之一,行政院於107年12月20日通過循環經濟推動方案,以「循環產業化」、「產業循環化」為主要推動主軸,藉由協助關鍵產業(如金屬、石化等材料產業)研發創新材料技術及推動再生資源高值化;同時運用產官學研能量,建構並落實新循環示範園區,並將其整合及規劃之經驗推廣至企業、產業、既有產業園區、地區及國際輸出。

行政院環保署亦擬定了「107至109年資源回收再利用推動計畫」,希望在物質生產、消費、廢棄及再生等各階段,將廢棄物資源化妥善運用,以替代自然資源開採,達成物質全循環、零廢棄的願景。

英國最著名提倡循環經濟的Elle MacArthur Foundation於2012年提出:循環經濟具有可回復性和可再生性,其特性是透過用新的設計,從一條完整價值鏈的系統,檢討各式各樣的經濟活動,建立循環資源圈。循環經濟要讓企業獲利,才會有資源妥善運用的誘因與實踐。

Carbon Trust(2017)提出一個兼顧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Circular Economy Business Model),以「使用階段」、「製造階段」、「廢棄階段」串接成一個閉鎖的內環為基礎,並參照過去產業界發展的經驗,組成相對應可執行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的外環。

由源頭降低廢棄物與浪費

循環經濟發展方興未艾,從線性經濟到循環經濟,以循環經濟取代褐色經濟,放棄過去資源單向式消耗的模式,並致力於低碳與綠色的方向。放眼國際循環經濟發展現況,包括篩選出受循環經濟影響最大的產業作優先升級與轉型,以及技術開發上著重於源頭降低廢棄物與浪費的相關設計,都值得作為推動循環經濟的借鏡。

隨著我國政府推動循環經濟政策從廢棄物的減量、回收與再利用的階段,到協助製造業透過價值鏈重組、重新設計,當再進一步延伸至發展服務業,包括透過共享交換、租賃等。

「以租代買」為落實循環經濟的重要精神與作法之一,使用者從擁有產品轉變為使用服務,也是產品服務化最典型的例子。比如飛利浦依照機場需求,不賣燈泡,以租約的方式改賣照明服務,飛利浦保留照明設備的所有權,並負責管理和保養維修,機場只需每月支付固定的服務費;荷蘭一家新創公司Bundles推出洗衣機租賃服務,讓消費者把商用洗衣機租回家,根據每月不同洗滌次數的方案支付月費。

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兼顧是兩難,循環經濟的範疇聚焦在資源上,但不僅只是回收,而是從「資源-產品-再生資源」的回饋式流程,促成回收端和生產製造端在產品設計、製程、商業模式與逆物流的協調合作,進而達成使用端的綠色與永續發展需求。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