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樣性減損 全球面臨的下一個危機

據估計,佔地球所有生物僅0.01%的人類,已造成83%野生哺乳類動物及一半植物的消失。圖/美聯社
據估計,佔地球所有生物僅0.01%的人類,已造成83%野生哺乳類動物及一半植物的消失。圖/美聯社

文/Markus Müller 德意志銀行集團國際私人銀行部全球投資總監辦公室主管

與冠狀病毒相似的疫情肯定會再次發生。過去30年間流行病數目及多樣性均不斷增加;世界衛生組織注意到逾六成全球傳染病屬於「人畜共通」,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似乎也是如此。而全球連結性提高、城鎮化水平提升帶來高密度的生活方式、森林砍伐增加、人口遷徒和氣候變化等,都令傳染病發展成「人畜共通」的趨勢加劇。

這些人畜共通疾病的出現,往往與生物多樣性減損有關。雖然疾病起因仍待商榷,但伐木、採礦及修築道路所造成的毀林、城鎮區域擴大及野生動物交易等情況,使人類更接近那些本來相距甚遠的動物物種。病毒有機會觸及大量的同質生物系統(即78億人和超過300億頭牲畜),並能輕易迅速地傳播開來。

人類在追求增長和繁榮的同時,並沒有讓生物多樣性得到應有的重視。據估計,佔地球所有生物僅0.01%的人類,已造成83%野生哺乳類動物及一半植物的消失。當生態系統受到破壞時(往往是因生物多樣性減損所致),便有機會觸發災難性事件。

經合組織和世界經濟論壇都將生物多樣性減損視為未來10年間的五大風險之一(不論是實現機率還是影響來看)。當然需一併考慮氣候變化,但生物多樣性值得更大的關注。

生物多樣性的經濟效益

根據估計,全球每年產生約125~140兆美元經濟價值在某程度上是依賴於大自然,超出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規模的1.5倍。這類經濟價值源自食品生產(如作物授粉)、飲用水淨化、防洪及氣候變化減緩(如碳封存)等。

若是我們對生物多樣性置之不理,便會產生相當大的經濟成本。破壞特定生態系統(如紅樹林、泥炭地和熱帶森林)以挪至農業和其他用途,會帶來相當於人類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的13%,亦即約47億噸二氧化碳,令氣候變化的影響加劇。(單單亞洲便排放190億噸二氧化碳,佔全球排放量的53%)

生物多樣性也同樣影響糧食安全。自工業化以來,平均物種豐富度可能已下降了三成,這對生物圈的所有貢獻者—包括基因、物種族群、生態系統以至生物群系都帶來威脅。

需訂立目標

我們在媒體上看到不少關於《巴黎氣候協定》的報導,但一個同樣重要的國際承諾—「10年愛知目標」(旨在保存全球最受威脅的生態系統),卻似乎被大眾忽視,相關期限將於本年底屆滿。2020年歐盟生物多樣性策略看來也落得同一下場。

問題部分癥結在於「生物多樣性」概念本身就有很大的多樣性,大家較難訂立明確的計量方式或單一具意義的目標。相較之下,巴黎協議帶出全球平均氣溫升幅限於攝氏2度的訊息,明顯簡單得多。

現在正好有機會對「愛知目標」的失敗作出補救。在2021年全球生物多樣性大會於昆明召開之前,有關方面在今年稍早發布了新的生物多樣性框架「零版草案」,當中提出與2050年生物多樣性願景相關的五個長期目標,而目標是否得以實現,將取決於經濟、社會以及政治和科技因素的變革。

經濟及投資啟示

生態系統受損有助於造就產品和服務的創新。海水淡化就是為了應對淡水日益匱乏的方法;生態旅遊、有機食品等也是類似的例子。在設法遏止生物多樣性減損的過程中,運用現代科技及數據有可能掌握不少商業機遇。

最值得留意的重點是,應對生物多樣性問題—就像ESG(環境、社會及企業治理)投資一樣—未必會對經濟成長或財務表現造成侷限。就能源使用及廢物管理等採取更高效的方針,未必會減少就業機會。

據初步估計,向「大自然有利(nature-positive)」經濟的轉型(如透過再生農業、資源密集度較低的糧食生產、緊湊建築環境或設計循環模式等),或會於2030年前在三個社會經濟系統(即糧食、土地及海洋使用;基建及人造環境;能源及採掘業)中,提供10兆美元的年度商機及3.95億個職位—因為大自然是一項能夠帶來再生回報的資產。

生物多樣性可能無法為線性的世界觀所理解。系統性缺失可能不會事先顯現,但(就像金融市場「肥尾事件」)(編按:指因不尋常事件造成極端行情)會造成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