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永續發展基礎建設 仍賴民間投入

圖/Pixabay
圖/Pixabay

Nick Langley/美盛旗下凱利投資投資組合經理

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造成嚴重衝擊,各國政府想方設法透過貨幣和財政政策來紓緩公衛危機和振興經濟,但許多人也揣想,政府是否會藉著投資基礎建設的手法來刺激經濟。

不過,長遠觀之,基礎建設做為一種資產類別,它具有多個正面驅動因子。降低碳排放量的需求不會消失,升級和建設新基建設施以實現減碳目標的重要性亦然。

而在全球因應疫情下,令企業平衡利害關係人的迫切性升高,也對基礎建設公司的發展前景有利。部分是因為,基建公司在管理利害關係人與股東利益的平衡性方面,處於有利的位置。這場疫情危機,讓企業更傾向於管理利害關係人利益,因為企業發現他們需要在艱困時期幫助員工、客戶和一般大眾。

基建公司長期以來一直在平衡其利害關係人與股東的關係。例如,公用事業公司與監管機構互動密切,而監管機構身為其主要利害關係人之一,也照顧與該公用事業公司的相關客戶。

基建公司在管理利害關係人與股東之間平衡方面、以及駕馭風險方面,具有獨特的優勢;我們預期不少其它企業將會把目光投向基建公司,以了解如何以最有效的方式做好這些事。

綠色新政和減排的驅動力

氣候變化成為全球日益關注的焦點。認真看待氣候變化將需要投入大量資金。我們預期全球將致力推動在2050年前實現零排放的承諾。但是該如何實現?

目前已有更多國家做出承諾;特別是歐洲已承諾透過可再生能源、電動汽車和節約能源來實現綠色發電。歐盟爭取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目標,而近期的財政刺激方案也包括多項環保措施。美國已有七個州承諾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另有四個州也承諾其能源組合中最少有50%來自可再生能源,並正加快基礎建設的發展步伐。

建築體周遭的基礎設施需要修繕及強化才能因應氣候變化。美國每天因水管滲漏和破裂而流失的水資源相當於7,000個奧運標準游泳池;讓水務相關的基礎建設恢復至正常狀態,即需要投入龐大的資金。不僅是建築物,交通運輸、製造業和農業也同樣需要大量的投資。

為實現此一目標,需要投入多少資金呢?根據國際能源組織就能源網路所需資本預算編寫的年度報告,側重兩個不同的情境預測:一是反映當前既定公共政策的基本情境;二是永續發展情境。根據報告的基本情境預測,在未來20年,全球每年需要投入約1.3兆美元,而依照永續發展情境預測,則需要約1.7兆美元。

有關支出主要用於網路和輸配電,並且會用來改變民眾使用電力、天然氣和其他能源網路的方式。這意味著基建公司和監管機構的標的資產基礎會擴增,為股權持有者提供具吸引力的回報,並促使更多相關資金投入。我們認為基礎建設投資人對上述領域應最感興趣且躍躍欲試。

仍賴民間注資

雖然公共政策將扮演重要角色,但我們預期全球許多基建相關計畫(特別是使用者付費型和政府監管型)將依賴民營企業提供資金。

在各國政府祭出寬鬆貨幣政策之下,低利率料仍將維持較長時間。觀察公用事業未來12個月的預估本益比與美國長天期公債殖利率的相關性,可發現當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預期走低,公用事業的預估本益比料會穩步上升;假如市場反映聯準會長期採取量化寬鬆,令債券殖利率在可預見的未來持續走跌,公用事業本益比恐會繼續上升。根據上升情境預測,公用事業預估本益比也許會升到25倍的水準。

公共政策方向也會對相關公司估值產生重大影響。例如,新的法規或會縮短天然氣作為「橋樑燃料」的使用時間(天然氣因溫室氣體排放量低,被視為通往完全由再生能源滿足一切能源需求的橋樑);如此一來,管線的成長將趨緩,且價值也會流失,最終可能成為閒置資產且無利可圖。我們對此進行了大量研究,因為這很可能會帶來具價值的投資機會 — 從事主要管線業務的公司表現,會比那些規模較小的橫向分支管線公司出色。我們認為進入上市基礎建設領域或會帶來助益,因為資本可隨著公共政策方向靈活配置,進而影響基礎建設的估值。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