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ESG發展 漸影響全球

亞洲的ESG最關鍵的領域是能源轉型,水的使用和污染也將日益重要。圖/新華社

文/Markus Müller 德意志銀行國際私人銀行首席投資辦公室全球主管

亞洲在環境、社會及企業治理(ESG)投資上已樹立相當大的規模,並且還可能繼續成長。但亞洲在ESG議題上面臨的挑戰,與歐洲或美國相比,可謂截然不同。

儘管亞洲可能務求追隨歐美的ESG最佳實踐方式,但實際情況卻大不相同。個別亞洲經濟體在亞洲區內和區外擁有截然不同的外部連結,這都可能影響其未來的ESG選擇。目前應在全球背景下看待亞洲的ESG;假以時日,亞洲經濟體益發壯大,再加上亞洲在科技的主導地位日強,都可能意味亞洲人對ESG的觀點將逐漸影響全球的ESG發展,而非聽由全球主導。

至於亞洲國家對ESG的興趣至今落後歐美,我們收集了不同專家的意見,發現其中主因之一是區內大多數國家的收入遠遠落後。以耶魯大學環境表現指數衡量,人均收入水平與環境表現之間存在強烈的正相關關係,亞洲在這方面也不例外,我們認為中產階級的崛起,是推動ESG興趣迅速增長的背後因素。

我們與專家討論後發現,亞洲的經濟成長需求,加上許多亞洲企業進一步國際化,將有助於推動環境和治理的改善。亞洲企業可以運用優化的ESG表現來鞏固其市場地位以對抗國際競爭,而亞洲企業要廣泛參與全球供應鏈及獲取資金,就需要符合ESG規範。大家也會越來越重視衡量、監測和報告ESG交易的實際影響。具有ESG潛力的行業包括能源開發、食品安全和基礎設施,而健康和其他服務,以及轉型和消費金融,也可能提供機會。

未來十年推動亞洲ESG主要因素

我們也發現,亞洲社會普遍渴望看到更優異的環境表現及更完善的企業治理,尤其是反貪污。這種需求部分源於亞洲國家在《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作出的承諾;另一個可能推動企業治理的因素是:亞洲企業的國際化。

如今,躋身《財富》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數量多於美國企業,但大多數亞洲企業的海外業務仍然落後:中國及印度的海外外商直接投資(FDI)存量僅佔全球總量的一小部分,且遠低於兩國佔世界 GDP 的比重。同時,到本世紀中葉,中國及印度的經濟總量將超越經合組織(OECD)。因此,儘管亞洲公司的國際影響力日益增長,無疑將推動其本地企業治理框架進一步調整,但現實情況是全球企業治理的未來,將愈趨亞洲化。

此外,監管機構的行動亦有可能是推動亞洲 ESG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在亞洲,世代轉移同樣重要,尤其是家族辦公室,即將傳承給千禧世代。越來越多研究顯示,該年齡層關注ESG議題且準備投入資金。因此,我們日後或會看到財富管理機構對現成ESG產品及定制解決方案的需求增加。另由於政府關注經濟復甦,政府投資將成為亞洲ESG的重要推動力。政府或需接受協助,籌備可信的ESG交易,從全球市場籌集低成本資金。

亞洲未來ESG方針

亞洲對全球ESG市場的最大貢獻,莫過於提高衡量、監察及報告ESG交易影響的重要性。十多年來,亞洲經濟體成功地套用先進國家的經濟成長戰略來實現成長。現在,這些亞洲經濟體被要求改變其經濟成長計劃,以期解決ESG問題。歐美的ESG標準也有必要進行銜接、調整及/或重新校準,以對應亞洲的實際情況。亞洲的ESG也需要在合規的定序及時機方面展現靈活性。

最關鍵的領域是能源轉型,需要在亞洲實行謹慎的轉型定序。其他如水的使用和污染、職工安全和和消費者保護等其他問題,也可能會在短期內變得越來越重要。最後,在亞洲經營的國際銀行及企業遵循其全球ESG政策及程序,也會對亞洲有所貢獻。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