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風電產業政策停聽看-不能忽視紛至沓來的政治紛擾

「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如今面對的卻是「陸機不給力,海機有困境」。

依據「以核養綠」針對電業法第95條第1項的公投結果,經濟部在去年12月4日正式公告該項條文同月2日起已經失效,行政院院會也在12月6日通過刪除該項條文。

然而,儘管「2025年非核家園」的「緊箍咒」已然解除,後續的政治效應則還在持續發酵。最明顯的就在於再生能源的「種電」,也就是風力發電與太陽能光電的「綠能」發展。而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經濟部從2012年3月就開始推動的所謂「陽光屋頂百萬座,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

事實上,回顧經濟部能源局2016年11月5日所發布「捕風捉綠電:千架風力機蓄勢待發」的新聞稿,當時意氣風發的綠能政策,在兩年後1124「以核養綠」公投之後,「捕風捉綠電」面臨極大的挑戰。經濟部當時依據「風力發電示範系統設置補助辦法」,補助雲林、澎湖、以及竹北的三個風電示範系統;回頭檢視過去兩年多來的風電發展卻會發現,該次「捕風捉綠電」新聞稿所揭示的兩個「已經一一克服的風電挑戰」,卻迄今都還是政治上的重大議題:第一,「必須與當地民眾、漁民、環保團體進行溝通協商」;第二,「中央政府的籌設許可,以及地方政府的許可函」。

經濟部從2011年7月啟動「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2030年600的座海上風力機和450座陸上風力機、累計裝置容量發電總和3000 MW (百萬瓦)的政策目標,如今面對的卻是「陸機不給力,海機有困境」。特別是從一開始就忽視了風力機的架設,不只和當地的生態環境有關,更涉及民眾的生活環境、乃至於和地方行政首長攸關的負荷承受之意願,尤其是風力機組所在最密集的彰化縣,還衍生出以下兩個層面的政治問題。

在「溝通協商」方面,目前離岸風力發電機最密集的彰化外海沿岸,水深30公尺的風機架設深度,影響到漁撈作業甚鉅,而數以百架風力機占據的面積也不利於漁撈作業的進行。此外,因為高大風力機轉動時所產生的震動和噪音,以及未來在海底通過的電線電纜與岸邊變電輸電的「嫌惡設施」,既會破壞生態環境和海天一線的沿岸景觀,也會影響水產動物植物的棲息處。而在海底的離岸風力機座的材質及防鏽塗料,長期浸泡所產生難以估計的後遺症,對於海底生物鏈可能形成永久性的破壞和影響,都使得溝通協商的難度更高。

在「地方首長」方面,去年1124選舉結果,彰化縣長的政黨輪替也凸顯出離岸風電政策能否延續的問題。彰化縣政府在2018年2月5日曾經公告:「民營再生能源發電業申請於本縣轄內籌設再生能源發電場應承諾辦理之事項」,當時向彰化縣政府遞送籌設計畫書的風電廠商,現在要面對的是新任的彰化縣長王惠美。即便內政部營建署依據海岸管理法所召開「海岸管理審議會」,在去年12月下旬一路開綠燈審查通過四家國內外廠商的開發計畫,但由於業者至最後期限(1月2日)仍無法獲得彰化縣政府的「許可函」,這也意味著未拿到籌設許可的業者已無緣每度5.8元的躉購費率,只能期待今年的費率調整,但卻是一個未知的變數。

綜合以上所言,政府必須審慎應對三個政治介面的問題:「介於中央與地方之間」;「介於地方政府與漁民和當地民眾之間」;「介於環保團體和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而歸結三個介面的核心關鍵則在於:「收集科學證據,協助政策溝通,補償漁業損失」。換言之,中央政府必須主動收集並發布當地生物和生態監測的觀察、以及未來影響的長期追蹤結果,藉此做為與地方政府、漁民團體和公民組織之溝通基礎;然後再據此爭取地方政府的認同支持,共同協助風電業者針對當地漁業潛在損失之補償,並讓漁民團體能夠參與風電機組的海域設置空間,以降低對於沿岸漁業與養殖業、以及生態系統和生物鏈之衝擊,而這才是發展離岸風電產業的正途與王道。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