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的永續發展意涵:企業ESG可以很精彩

東京奧運在永續發展上做了很好的示範,例如金銀銅獎牌,就是以回收電子廢棄物的金屬所鍛造而成。圖/美聯社

疫情蔓延下,日本以艱辛的方式延後一年舉辦2020東京奧運,讓為疫情所苦的各地民眾,再一次見證令人熱血沸騰的精彩賽事,也感動於運動員的拚鬥精神與人生故事。然而,東京奧運可觀之處不僅於此,其中為體現永續發展所精心設計的環節尤屬亮眼。舉例來說,奧運金銀銅獎牌是以回收電子廢棄物的金屬所鍛造而成,過程中在各地鐵站廣設手機回收箱鼓勵民眾參與,甚至部分手機還是從海外徵集而來;又如「勝利花束」採用311地震災區的花材製作蘊含重生之意,各種場館設施也大量運用再生材料或可回收設計;而整個東京奧運則是以達到淨零排碳為終極目標。

經過這一連串的努力,東京奧運的碳排放仍將近270萬噸,顯見減碳並非易事,但與前兩屆(英國、巴西)奧運的表現相比,東京奧運在永續發展的成果更為具體卓越。事實上,國際上永續發展的概念已逐漸在產業部門落實,各別產業的循環經濟、節能減碳作為越來越成熟,在英國甚至開始強調「個人」應有碳排放量的總量管制。如,金融機構發行碳排信用卡,一旦消費超過碳排信用額度,即無法再進行消費等。

我國也不落人於後,繼我國金管會2011年起推動企業社會責任、2018年「公司法」直接要求上市上櫃公司必須編制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之後,2020年7月又發佈「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期待以金融方式引導企業投入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議題。企業在ESG的熱潮下,投入也陸續看到相關成果,但不諱言,和國際趨勢相比,仍有非常多的進步空間。

特別是如何避免漂綠行為?永續金融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如何讓企業對永續發展有實質貢獻,環境品質改善才是推動企業社會責任的目的。但究竟企業界該做甚麼才能符合永續標準?觀察我國許多企業因法規要求而投入企業社會責任工作時,考慮的選項往往不是淨灘、就是植樹活動;許多企業也絞盡腦汁在想還可以做什麼,苦思其他具有正面意義的永續活動。

這次東京奧運在永續發展、節能減碳的各種具體作為或故事,正好提供企業在履行其社會責任時更寬廣的思維、更多設計和可操作方法,例如,眾所周知我國資源回收產業發達,在這個3C產品汰換快速的時代,各企業團體內部可藉由定期舉辦舊廢手機等回收競賽來創造環境與經濟效益。又例如,氣候變遷造成極端氣候致災頻率越來越高,對於受災同胞或弱勢團體投注長期的關懷鼓勵、協助其自立創生。此外,產業可依循歐盟環境分類標準原則,優先考慮對環境和社會有顯著貢獻的經濟活動,金融機構則可依產業貢獻給予適當的金流支持,具體落實企業社會責任。

除此之外,所有經濟活動更需要發展出基於科學證據的量化指標;因為評量各種企業社會責任活動的永續效益又是另一個重要議題!因為企業需要清楚了解他們所作所為對環境保護、社會平等與經濟成長的貢獻價值,甚至各種作為可以從ESG觀點來進行互相比較。

國際上已經推動明確的量化指標,唯有各種可以清楚量化與驗證的活動,才能呈現企業社會責任的價值,也才能作為比較與改進的基礎,例如,各種單位活動的碳排放指標、電力使用數據、能源消耗指標、低碳建築能耗、以及單位車輛行進的排放數據等。

環境的議題有清楚的邏輯關連性,唯有科學的管理方式才能真正創造進步的空間,無法心存僥倖。這次東京奧運在數據呈現及管理上做了極佳的示範,清楚向世人證明,人類的活動的確可藉由科學方式展現並計算相關活動的環境表現。

當經濟活動清楚地被量化為環境表現時,就不難找出未來各種可能的碳中和策略。不論是經濟活動的直接排放時,必須考量其使用的原料、製程設備的相關能耗、廢棄物的可再利用性、或經濟活動的間接排放時,電力使用的主要來源,甚至於所使用建築物、車輛等可能的節能減碳空間。這些在國外已經相對成熟的盤查架構,相信可以讓所有人瞭解經濟活動和環境表現的關連性,並進而改善我們的環境!

前幾天,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布,地球升溫將近1.2度C,正式敲響人類生存的紅色警鐘,讓很多人認為2030溫度升高1.5度C已經不可逆轉,甚至永續發展議題無解!然而,人類有辦法創造出高度科技文明,就有辦法逆轉勝,問題只是在於決心與否以及執行的方式。孔夫子的大同世界套用在現代來說,就是永續發展,是一片超越國界的大拼圖,想要完整拼湊起來的話,不但需要政策的引導,更需要資金的投入,也需要從小處著眼的實事求是,各種拼圖時更需要緊密結合,才能展現出永續發展的完整面貌。企業和個人都是關鍵角色,政府的作為才能成就關鍵,成就永續發展。

感謝東京奧運,帶給我們許多寶貴的啟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