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中的綠色債券 Greening our life?

美國知名生態環保倡議家安娜‧拉佩曾說過:「你的每一次消費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涂淑釗 中正大學企管所博士生

美國知名生態環保倡議家安娜‧拉佩曾說過:「你的每一次消費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我們感受到永續環境對於人類生活的重要與急迫性,環保減碳幾乎已成為全民共識,企業也積極投入綠色轉型,以追求與世界共存共榮的永續發展目標。企業在綠色創新改革過程產生大量的資金需求,促使全球綠色金融的蓬勃發展。

全球綠色債券發行規模激增

綠色債券是企業推動環境永續投資計畫的重要籌資工具,根據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統計,全球綠色債券發行規模自2012年的31億美元快速成長,預計2021年發行突破5,000億美元,累計發行市值突破歷史新高1.5兆美元,近十年來全球發行的綠色債券規模成長幅度已超過百倍,在溫室效應、氣候變遷及節能減碳等各種永續議題持續發燒下,將會吸引更多發行人及投資人加入此波浪潮。CBI預估2022年綠債每年發行額將達到1兆美元,2025年可望達到5兆美元。

自金管會2017年推動「綠色金融行動方案」以來,由櫃買中心為支援產業籌資用於改善環境、轉型綠色所推動建置的綠色債券平台,已逐漸擴大到社會責任債券及可持續發展債券。據統計我國永續發展債券2021年發行量創下歷史新高,共有66檔綠色債券流通金額達新臺幣1,900億元,再者是570億元的12檔可持續發展債券,以及143億元的7檔社會責任債券,總發行金額超過2千億較2017年成長11倍以上。

我國綠債市場仍有成長空間

我國綠債市場尚屬於發展階段,發行量雖逐年快速增長,然而,國際上針對綠色項目的認定,並沒有強制的標準或法律規定,就目前我國櫃買中心公布的「永續發展債券作業要點」,企業發行綠債投資計畫,須符合再生能源及科技發展、能源使用效率提升、溫室氣體減量、廢棄物回收處理等項目,資金用途必須用於對環境具有實質改善效益,並由認證機構評估是否符合國際金融市場慣例之原則或標準,發行人亦須持續追蹤資金運用情形,定期揭露予投資人。

對於企業而言,發行綠色債券與一般融資工具比較,享有利息較低、買家購債意願高、再融資具有較高便利性,以及實現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目標等優點。然而,發行人也須負擔額外的成本,像是支付給認證機構費用,進行綠色債券的認證,以及承擔資訊透明化的成本及風險,如果發行人未確實遵守認證機構的標準,更可能造成聲譽損失,引發市場漂綠風險的疑慮。

與國際標準接軌 活絡國內綠債市場

現階段我國綠債發行人仍以國內外銀行及國營事業居多數,以及少數的高耗能民營公司等。為促進我國綠債市場的活絡發展,加強外部認證機制是未來我們需要努力的方向,以取得金融機構與投資人的認同,提高綠色債券在市場上的公信力。

何謂永續?綠色定義為何?什麼才是對環境有幫助的永續經濟活動?企業、投資人及金融機構缺少了能夠合理判斷的量化標準。為杜絕漂綠行為,國際間歐盟、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各國已陸續制定永續活動的相關指標。我國也規劃推動臺灣的永續分類標準,希望最快在2022年製造業、不動產業、運輸倉儲等產業及相關經濟活動,將訂有各別永續程度的衡量門檻,預計將可加速引導資金投入永續經濟活動,也有利於我國更多企業推動綠色轉型工作。

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巴特利曾說「資本市場的作用就是引導稀有資本得到最充分的利用」,在我國邁向淨零碳排目標的轉型過程,綠色金融扮演關鍵的成敗角色,隨著我國永續發展債券市場的蓬勃發展,我們仍須提防整體社會不可避免的風險。

在我國加速與國際標準接軌之際,政府應考量國內個別產業特性,建立符合我國產業的評估機制與標準,在監管制度與鼓勵產業綠色創新間取得平衡點,防範綠天鵝事件發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