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教育.迎向未來

重塑教育.迎向未來
重塑教育.迎向未來

筆者的電影經驗多數都發生在搭乘飛機時,2月去美國出差回程時觀賞了一部布萊德.彼特主演的科技片「AD Astra星際救援」,一名輕度自閉的航太工程師為了尋找20年前啟程尋找外星智慧生物時失蹤的父親,接收派任的太空任務。不禁與此行拜訪普渡大學工學院,目的在於延伸過去4年逢甲大學國際科技與管理學院2+2學位學程的行程點滴連結起來,撇開該部電影原是劇本所要表達的敘事,衝撞了新的澎湃思緒。

華裔工學院助理院長邱祚之教授(George Chiu)為此次拜訪行程的主要聯絡人,負責Global Engineering Programs and Partnerships,在邱教授的引介之下,逢甲大學李秉乾校長和筆者如跑馬燈般在一天不間斷的行程中會晤了十幾位普渡大學工學院的主管,其中一位曾帶學生來逢甲大學開設Maymester的Brent Jesiek教授是普渡工學院從事工程教育的佼佼者,與李校長研議普渡與逢甲間工程教學教法(Pedagogy)之師資培訓,以因應不斷改變的工程教育需求。

普渡大學工學院為全美國工學院的領先品牌之一,相當以其校友、第一位登陸月球的太空人Neil Armstrong為榮,工學院院址即以他的名字命名,以筆者182公分的身高站在這面牆前顯得特別渺小!不陌生的「我的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是阿姆斯壯登上月球講的名言,陪伴了多少年輕科學家築起太空夢。近期Tesla由於業績不惡,也反映在其股價飆漲上,CEO Elon Musk是狂人或是天才,需要多年後才能論定,但他在電動車的夢不也如阿姆斯壯(或當初啟動阿波羅11計劃的甘迺迪總統)一般,不斷引領人類邁向下一個文明的輝煌!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不僅是政治口號,對於工程師而言,科學家的探索所發現的定律如何被轉譯為工程解方,克服人類所面臨的挑戰或征服宇宙的技術,才是見真章的所在。

與普渡大學國際長先後開了兩次會,他對於筆者的專利與技術商品化背景非常好奇!台灣自1999年頒布科技基本法後,政策面曾投入許多資源,試圖打通產與學之間的任督二脈,20年來固然有個別成功案例,但技術要跨越死亡之谷邁向成功,依舊是全球最頂尖的產業與學術人士在追求的目標。技術要歷經四化的淬煉,才能登上產業巔峰:商品化、產業化、現金化與資本化。技術商品化僅是一小步,能不能因產品成功帶動供應鏈的發展,以及觸發現金流,才是技術應用的成功關鍵。許多商品開發出來了,但當紅的Osterwalder商模九宮格較少受注意的現金流量與成本架構若不能支撐,產業鏈難以被觸發滿足剛需、海量與高頻的商品所拉動,群眾募資平台上那些叫好但不見得叫座的創意,只會出現無效的投資。

紅極一時的獨角獸近期有點淪為落水狗,主要因素依舊是商品市場與資本市場的無效率。證券化是20世紀資本主義的偉大創新,資本如何與能解決當下問題、啟動未來社會的技術結合,迄今依舊是一個解不開的黑盒子。無法順利橋接商品化與產業化,造成全球供應鏈重組時欠缺活水源頭、追求新創的起源;無法順利橋接產業化與現金化,不正是當前受到美中貿易戰與新型冠狀病毒衝擊、嬴弱的全球經濟體質;無法順利橋接營收、獲利與股價,不正是當前全球資本市場波動的來源。

串接所有環節所需的人才,恐怕已經難以從既有的培育模式中誕生;而新的教育模式為何?一如學術與產業之間的黑盒子,有待不斷創新與定錨。

在2月21日在離開West Lafayette前往芝加哥轉機返台前,與工學院執行副院長Arvind Raman教授共進早餐並商談未來合作(普渡大學工學院院長目前被借調到美國國務院擔任科技顧問),他特別強調不要忽略美國中西部的學術與產業合作機會,密西根、密蘇里、俄亥俄、印第安納、伊利諾、威斯康辛這幾州為美國製造業與國防、太空產業的重鎮,當地大學實力雄厚,亦積極開展產學合作與國際化,均應為台資企業積極爭取的合作標的。在美中貿易戰之後與新冠病毒持續肆虐的當下,國際供應鏈正面臨全面重組的契機,對於熟稔跨文化之大學畢業生,在這個階段將成為各產業爭相網羅的人才。矽谷科技生態圈獨步全球,但不應該是台資國際企業的唯一。如何將稀少的資源,結合各國風起雲湧的大學國際化,強化與當地的產學鏈結,仍有許多要努力的。我們每個人認真的一小步,都可能是人類跨越的一大步!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