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領導學之一:勞動力轉型

肺炎疫情帶來失業潮,西門就業服務站外,數十位民眾排隊等候辦理登記手續。圖/本報資料照片
肺炎疫情帶來失業潮,西門就業服務站外,數十位民眾排隊等候辦理登記手續。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病毒延燒迄今,未見紓緩,令人心憂!除了帶給公衛的極大壓力外,由於隔離範圍日漸擴散,引發了加大的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重新定義了人際關係與商業活動。幾家歡樂幾家愁,線上會議軟體的股價翻倍的同時,觀光、餐飲與旅宿業者的業績受到重創,只是冰山一角。交通運輸在實體經濟的困境中十分詭譎,和疫情無直接關連的油價崩落,應該對於貨運業是一大利多,但貨櫃承攬的價格卻逆向上揚,追究其源頭,原來空櫃多數被困在中國大陸境內,物流在封城與隔離中的靜止,造成了全球貨運市場的大亂,令人始料未及。

相信多年後的史家針砭2008年的金融海嘯與2019年的新冠疫情,會給後者的衝擊下一個較強的影響評價。2008年後的十年期間,全球都掙扎於流動性的驚濤駭浪中。各國央行盡力的量化寬鬆造成了更VUCA的金融與經濟難題,好不容易要鳴金收兵的量化寬鬆,在新冠疫情的摧殘之下,看來又得要捲土重來。這一波購債標的已從上一波的國債擴及這一波的公司債,看來流動性問題更甚於2008年的挑戰!股市的暴起暴落幅度令人瞠目結舌、央行降息的氣魄也前所未見,從這些徵兆與量化寬鬆引發的共鳴,如暮鼓晨鐘般地每天不斷敲響心理與社會的沉重。

在科技面,2008年的金融海嘯後,第四次工業革命在德國發表了工業4.0白皮書後鳴槍起跑,以物聯網、大數據與人工智慧所串聯而成的虛實系統(Cyber-Physical System)將多年的自動化成果化約為智能自動化。更上一層樓的技術所許諾人類社會的是運用科技所開創新的生活型態與經濟模式,另一面的陰暗則是新模式對舊模式的替代,其中最嚴重的應屬勞動力的替代,因為那不僅是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問題一旦昇華至政治層次,牽連程度之廣,就不在經濟學或管理學所能預測的範圍之內了。自動化帶來一波勞動力的轉型,但由於整體經濟結構在全球化趨勢中淡化了勞動力轉型的急迫需求。

而這一波雙重壓力來自於數位轉型與公衛轉型的雙箭齊發,病毒感染留下來的痕跡不僅是醫療體系的沉重負荷,社交距離重新定義的社區(或社群)概念,對於產業與經濟的衝擊第一波撲到企業主,傳導後的衝擊快速臨到勞工,根據哈佛商業評論3月27日Understanding the Economic Shock of Coronavirus一文的調查,美國上周失業衝高到160萬人,總數達歷史新高的328萬人,是2008年金融海嘯時單週的五倍。

該文以加拿大、美國與希臘三國經濟的V, U和L三種翻轉線型推估接下來的樂觀、持平到悲觀的走勢。探討的衝擊機制中,最令人憂心的是實體經濟急凍的持續延伸。實體經濟活動若欠缺流動,比起金融海嘯時的流動性問題不遑多讓。雪上加霜的是另一頭的金融量化寬鬆,造成資本泡沫化,啟動下一階段的泡沫化循環。

「勞動力轉型」(Labor Transformation)不僅是自動化或智能化衝擊結果,疫情催化的失業潮或未來任何導致失業潮湧現的危機都不是撒鈔票紓困行得通的(更何況銀彈不足?),《孟子‧離婁上》「今之欲王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誠哉斯言!政策面若不進行長程規劃,只能左支右絀地因應突發的挑戰。已罄的主要國家人口紅利、重組的國際與地緣關係、與來勢洶洶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勞動力轉型的呼籲勢必顛覆既有的教育模式、人力資源管理與勞動政策。涉及心裡、社會、工程、科技、產業、經濟、政治各層面的跨領域投資,有賴勞動相關的學術研究、政策規劃、立法執法與行政落實,超越產業升級轉型的格局,協力合作從事勞動力轉型的超前部署。

這個時代需要有能力進行系統思考的領袖,雖然VUCA的環境剪不斷、理還亂,但在勞動力轉型的殷切需求上,有待國發會、經濟部、勞動部、教育部、科技部、各智庫與大學攜手梳理盤根錯節的勞動力轉型挑戰,以興利的角度力抗失業狂潮,遏止失業風險不升級經濟與社會危機。對於個別企業或個人而言,下一輪的贏家必屬洞察趨勢、慎思明辨與樂觀行動者。疫情領導學之二:智能力轉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