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貿冷、服貿熱-美中兩國人員往來不受貿易戰影響

圖/Unsplash

文/ 傅中原 商業發展研究院商業發展與策略研究所研究員

2020年1月15日美中兩國代表於白宮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美中貿易戰可算暫時告一段落。攤開協議內容洋洋灑灑列了八大章,從擴大農產品採購、強化專利保護、限制中國大陸要求美國企業以技術轉讓換取國內市場進入手段、鬆綁中國大陸金融服務市場進入條件等內容,可見美國亟需透過貿易協議策略,重新扭轉美中間貿易失衡情況。

觀光服務與商務人員移動對一國經濟亦有相當重要的貢獻,觀光客多不僅可直接帶動國內消費的成長與熱度,同時也可累積外匯存底,強化國家經濟實力。

根據服務業貿易協定(GATS)內針對服務貿易的類型提出四種模式,分別為跨境貿易、境外消費、商業據點呈現與商務人士進入等。若以2017年服務貿易統計來看,觀光服務與人員移動貿易總額的1.8兆美元約占全球服務貿易13.3%。

以目前發展趨勢來看,美中兩國貿易戰主要焦點都在貨品關稅上,那對於兩國內的觀光服務與商務人士移動、甚至是移民人口是否也產生顯著的影響或衝擊?

一、觀光:中籍赴美觀光人數微幅上升,但美籍赴中人數下降。

美籍旅客到中國大陸觀光的人數從2011年起就呈現逐年成長的趨勢,到了2017年達到高峰,有2,266千人,但到美中貿易戰開打的時點卻微幅下降,觀光人數減少至2,038千人;但中籍旅客趨勢卻呈現微幅上升,從2,116千人增加至2,458千人。

二、留學:中籍赴美留學人數大幅成長,美籍赴中留學人數逐年下降。

若從留學生人數統計來看,中籍留學生近十年來出現爆炸式成長,從2008年的81,127名成長到2018年的363,341名,增幅高達3.47倍,可見美國自由且領先的學術環境對於中國大陸的學生來說,仍相當具吸引力。

不過,美籍學生似乎未把中國大陸視為海外留學的重鎮,留學人數從2008~2018年間,每年都出現微幅下降,最近一年的人數為11,613人,兩國亦同樣呈現出迥異的現象。

三、商務簽證:中籍商務人士赴美工作逐年遞增。

從商務人士核發簽證的數量可看出兩國商業交流的密切程度,以美國目前核發的簽證類型來看,專業技術人士(H-1B)與跨國企業內部人員(L-1)兩類均屬商務人士簽證之類。

專業技術人士簽證是核發給進到美國進行預定的專業工作服務的人士所用的簽證,而跨國企業內部人員簽證是指核發給跨國企業的員工,需短期調派到美國的母公司、同公司的聯屬公司或附屬公司工作屬之。

整體來說,中國大陸商務人士從2010年開始就大幅進入美國境內,從事專業技術或高階管理的工作,人數13,679人成長至2018年的32,229人,成長率約1.35倍,其增幅也同樣相當驚人。

若區分H-1B與L-1來看,核發H-1B簽證的件數年年增加,從2010年的11,242件,成長到2018年的27,482件;反觀L-1的件數卻是維持呈現先增後減的趨勢,從較少的2,437件成長至2016年的高峰5,430件,之後卻往下掉到4,747件。

由此可知,中國大陸經濟快速崛起後,不僅在專業技術上的人才培養速度相當快,同時也發展基礎科學與研究能力,造就出大量優秀的專業人才,可往全球各國輸出,提升國家軟實力。

四、移民:兩國雙邊移民人數未呈現劇烈改變。

移民人數也是可以看出兩國人員交流的一個重要面向。美國近8年核准的移民總人數與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人數。自從2010年以來,美國核准的移民人口總數並未有顯著的增減,大約都維持在104萬~112萬人間;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數,也呈現高高低低的情況。

從較低點2010年的67,634人,逐漸上升至2011年的83,603人,之後又降至2013年的68,410人,往後年大約都維持在7~7.7萬人間,但到了2017年人數驟減至66,479人,而占比大約均在5.9~7.9%之間。

中國大陸與美國雖然目前在貨品貿易上激烈對抗,但對於兩國人員交流這部分卻未有明顯的限縮或是影響,特別是對專業人才移動亦無做出嚴格管制,意味美國國內企業對於中國大陸的專業或是高階人才仍有其需求,也讓美方不得不顧及國內工商界的聲音,尚未將這部分列為重要的談判議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