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人口推估所傳達的警訊

台灣人口今年已經開始負成長了。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人口今年已經開始負成長了。圖/本報資料照片

少子化、人口老化十多年來已是老生常談了,不過,情況可能比我們想像的嚴重許多,日前國發會發布的2020年人口推估告訴我們人口負成長不是未來式,而是現在進行式,台灣人口今年已經開始負成長了。

十年前的人口推估告訴我們,台灣人口是會負成長,但那是在遙遠的2027年,四年前的估計還是告訴我們,別怕,那是2025年的事,兩年前的推估就有點緊張了,那時說人口負成長將在2022年出現,不料,今年剛公布的推估已確認就是今年了,從今年開始人口逐年下滑,10年後減少近40萬人,20年後更將減少140萬人。

我們雖然都知道台灣已出現少子化、老化,但我們不知道的是速度一年比一年更快,從遠在天邊的問題跑到近在眼前,從學術討論而至短兵相接,十個青壯年養一個老人的年代已過去,五個青壯年養一個老人的年代也已結束,八年後即將邁入三個養一個,二十年後兩個養一個,再來的數字就更不忍卒睹了,那可能是老人養老人的年代了。

請注意,前述這些讓人望而生畏的數字還是建立在生育率1.1~1.2的前提下,也就是假設育齡婦女平均每人生1.1~1.2個小孩,然而,如今生育率哪來這麼高,在高薪工作機會日漸減少,所得停滯,房價大漲之下,這些年結婚人數大減,出生人數大降,生育率早就降至1.0,以此看來,國發會這份推估還是樂觀了點,台灣人口的困境恐怕會更快的到來。

為緩和這份報告所帶來的憂心,國發會援引台灣去年勞參率59.17%乘上自己所推估的15歲以上民間人口,得出勞動力仍會持續成長十年,要到2031年勞動力才會下滑。然而勞參率深受年齡影響,青壯年的勞參率約有80%,老年人勞參率不到10%,隨著台灣老年人口比重日高,未來十年平均勞參率要維持在去年的水準,談何容易?

這告訴我們,台灣已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延遲了,台灣已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一個老人愈來愈多,年輕人愈來愈少的時代,不要懷疑,已沒有十年緩衝期這件事,就是現在,政府必須體認人口負成長時代來了,超高齡社會不久也快到了,沒有什麼緩衝期了。

從需求面看,少了年輕人的消費,民間消費很難擴張,食、衣、住、行、育、樂這六大需求都將受到影響。從供給面來看,工作年齡人口的逐年下滑看似嚴重,惟適逢生產自動化,人工智慧化,這部分的生產力缺口恰可由技術進步所彌補,影響較小。

由此可知,台灣人口負成長所帶來的問題,需求面更甚於供給面(生產面),生產面的人力缺口在網路、人工智慧的發展下可獲些許紓解,但民間消費下滑的處境已無法回避。值得注意的是,民間消費向來是支撐經濟成長的重要動能,以此研判日後台灣社會消費走疲,經濟蕭條,已是大勢所趨而難以扭轉,因為過去二十年所少生的小孩,已不可能讓時光倒流,重新補上。

人口負成長、少子化、高齡化這三個現象經常糾纏在一起,事實上,一切的源頭都在少子化,沒有少子化,就不會有高齡化,人口也不會負成長。試想,若我們的新生兒每年一直維持30萬人,生育率始終在2.0~3.0,老年人口雖然會增加,但其比重始終穩定,也就沒有所謂十個養一個變成三個養一個的問題,也就不會出現高齡社會、超高齡社會了。

這意思是說,少子化是一切人口問題的源頭,不解決少子化問題,一切問題皆不得解,日後註定要衍生出高齡化的問題,這個社會就會變得愈來愈老,愈來愈沒有活力,生產活動,消費能力也隨之氣息奄奄,財政也捉襟見肘,其景象與大蕭條年代無異,其可怕不言可喻。

那麼,如何解決少子化問題?十多年來不論藍綠執政,因應少子化的作法無非是給予育兒津貼、幼兒特別扣除額及幼稚園免學費,一切補助只到六歲為止,如今蔡政府也只是「0至6歲國家一起養」而已,執政者雖聲稱少子化是國安問題,但相應的政策軟弱無力,完全看不出國安層級的氣魄。

歐洲多數國家也曾歷經少子化,但他們的回應是把小孩視為國家資產,相關福利適用至18歲,十年前賦改會召開期間,經建會代表曾建議給予每位新生兒18年(0~18歲)長期賦稅抵減,並採累進優惠制,讓生育到第三個小孩的家庭享有更大的所得稅抵減幅度,惟政府憂心財政不足以因應,瞻前顧後,並未採納此一建言,以致錯失時機。

我們認為,人口負成長、老年社會已至,政府必須妥善因應,但老年化源於少子化,今天不解決少子化,來日將面對更為棘手的老年化,執政當局若不大開大闔、大破大立,仍一味拘泥於「0至6歲國家一起養」,少子化永遠無解,人口問題永遠無解,十年後台灣社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