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產業人才流動下的營業秘密風險管控

企業在「員工離職」及「聘僱新員工」兩個時間點,應做好風險管控,方能有效降低營業秘密相關風險。圖/Pixabay
企業在「員工離職」及「聘僱新員工」兩個時間點,應做好風險管控,方能有效降低營業秘密相關風險。圖/Pixabay

文/邵瓊慧、歐陽漢菁 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律師、合夥律師

在人才流動頻繁的高科技產業,不問員工是進來或離開,都可能程度或高或低地增加企業營業秘密方面的風險。因此,「員工離職」及「聘僱新員工」乃兩個重要的風險管控節點。

日前聯電三名員工遭控竊用美光技術,不但被以違反營業秘密法重判,聯電本身更被判處一億元罰金。另,台灣LED大廠億光三名原任職於韓國首爾半導體公司之前員工,至億光求職並簽署「嚴禁侵害前僱主或任何第三人之營業秘密」條款,但該等員工離職返回韓國後,竟仍被控侵害前僱主之營業秘密,導致億光被韓國法院判處罰金5,000萬韓元。此等案例(均上訴中)震驚高科技業者,而有人人自危之感嘆,深恐因人員流動而觸法。

實則,在人才流動頻繁的高科技產業,不問員工是進來或離開,都可能程度或高或低地增加企業營業秘密方面的風險。因此,「員工離職」及「聘僱新員工」乃兩個重要的風險管控節點,其分別有哪些管控作為或應遵循原則,方能有效降低營業秘密相關風險,誠為企業尤其高科技產業必須正視的問題,而由於管控手段最終須能通過訴訟的考驗,故基於訴訟觀點的檢視乃不可或缺。因具體的細節作法,可能須隨著企業規模、所處產業、員工職務內容與層級、所知營業秘密的類型與價值等因素而調整,尚難一概而論,故以下乃自實務處理經驗所累積的若干觀察與心得。

員工離職之營業秘密風險管控

「員工離職」時,管控之首要風險即是營業秘密隨著人員移動而流至市場競爭者;就此,許多有相關風險管理意識的企業所採取之方法是於員工離職時進行離職面談。離職面談時,應對離職員工重申其應負之保密義務,並確認或要求員工承諾並未保有屬於公司的營業秘密文件或電子資料。離職面談另一重點在取得將來萬一訴訟時可能有幫助的陳述或資料;舉例言之,離職面談時宜留下書面紀錄,及/或有法務、人資、員工主管等參與以為將來可能發生的訴訟提供證詞。此外,訴訟中員工往往會抗辯其所持有的文件或電子資料並不是營業秘密,或不知道它是營業秘密,若是涉及違反競業禁止條款的員工,也可能在訴訟中抗辯其擔任之職務沒有接觸或使用營業秘密,故競爭禁止約定無效;準此,若能在離職面談時,再次與員工確認或釐清其所接觸、使用之營業秘密範圍,將有助於提高日後訴訟成功的機率及減少舉證上的難度與訴訟花費。除離職面談外,企業亦可檢視其所持有的資料,以早期發現員工是否有侵害營業秘密之行為;更重要的是,須確認離職員工無法再進入企業的電腦系統,此點雖然基本,但實務上竟仍不時可見有此疏漏者,誠值借鏡。

聘僱新員工之營業秘密風險管控

至於「聘僱新員工」時,要管控的風險則是被捲入新員工與前僱主間之營業秘密糾紛,因為若不幸捲入,企業不僅須耗費較諸一般訴訟更冗長的時間以及更昂貴的訴訟花費,萬一責任成立,刑事方面企業將依營業秘密法第13-4條科處罰金,民事方面則不僅有損害賠償責任,產品如被認為係侵害行為作成之物,亦可以被判決銷燬,後果不可小覷!固然,理論上刑事責任成立之門檻應較民事責任為高,故營業秘密法第13-4條所定「但法人之代表人或自然人對於犯罪之發生,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之認定標準,與民法第188條僱主對受僱人選任監督推定過失之舉證推翻要求程度,未必可以劃上等號;然而,許多企業以為只要在聘僱契約中,加上「不得侵害其他公司智慧財產權、營業秘密」之制式禁止約款,便足以免責,顯然已被刑事實務見解認為是一場一點也不美麗的誤會,企業對於新員工帶進前僱主智慧財產之風險,恐應採取更積極的管控措施。

不過,若「新員工侵害前僱主營業秘密,且該營業秘密出現在新僱主營業場域」一旦被證明為事實,自後見之明角度以觀,法院似易傾向認為新僱主應該可以採取更積極有效的防止行為;然而同時,基於資源有限性及實際上操作可能性,任何企業也都不可能窮盡無限資源不斷升級管控手段;因此,究竟如何之管控作為可以被認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恐應隨著管控措施實施可能性、成本與效益、新員工侵害營業秘密風險大小等因素,作更具體的探討。基此,企業與新員工的前僱主在市場上的競爭關係、新員工的職務層級、內容及所需專業知識與之前職務的重疊度與敏感度、所涉營業秘密價值、行為時企業可合理取得的營業秘密風險管控科技或工具等事實,都會影響新員工侵害前僱主營業秘密風險大小及企業的風險管控能力;可惜的是,目前似乎還沒有出現對「盡力防止」的舉證免責規定詳加分析、闡示的法院判決,往往只是在欠缺上述事實認定下去脈絡地一筆帶過。

建議企業若不幸涉入相關訴訟,可參考上述因素發掘有利的事實及建構有力的論述,法院也應就「盡力為防止行為」提出更細緻的分析與合理標準,如此不但有助於提升企業對於法律規範與標準的預見可能性,也能使企業在具現實可行性的基礎上建立與真正落實營業秘密侵害風險之管控,減少侵害犯罪行為發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