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的行銷人才培育 品牌核心能力成顯學

疫情過後不論線上學習、環境改變以及客戶對電商及品牌再造的需求都提高了,但若原本的從業人員還是倚靠多年前的知識及經驗,勢必無法幫助客戶往下一階段邁進。圖/Pixabay
疫情過後不論線上學習、環境改變以及客戶對電商及品牌再造的需求都提高了,但若原本的從業人員還是倚靠多年前的知識及經驗,勢必無法幫助客戶往下一階段邁進。圖/Pixabay

文/王福闓 品牌再造學院院長

在疫情影響下,品牌主不論是因為需要外部的資源協助、專業人士的策略判斷與建議,還是在職人士希望透過學習提升競爭力,政府政策和數位環境的資訊擴散,都加速了產業的轉型。沒有更具競爭力的專業知識來服務客戶,或是持續研發能幫助品牌真正提升或再造的商業模式,都會因為大環境的變化而備受考驗。

從疫情影響至今,因為不能群聚、集會,許多單位的內部訓練、商業培訓課程,都明顯改變了策略,不是改為線上課程就是縮小規模,甚至有些公司的業績直接受疫情衝擊而終止人才培育,這樣的案例也比比皆是。也有不少管理顧問公司為了降低風險,暫停或減少實體教育訓練的服務,或是轉成錄影內容。根據初步估計,商業型的成人職業教育訓練市場,一年約有100~150億。而這十年來,台灣的行銷相關科系雖然已經超過一百個以上,但對許多公司仍然有人才不足或能力落差的問題。

以「品牌再造學院」2020年度的開課時數來看,近一千個小時並涵蓋約20門以上的品牌行銷相關課程,仍有企業希望能在明年有更多的課程開設才能夠滿足需求。當這次疫情的影響如此劇烈時,可能帶來整體性的變化,導致這整個產業可能跟著必須轉型,行銷工作者的核心能力也必須加速提升,筆者整理出四個未來持續發生的變化及影響,並給行銷工作者一些初步的建議分享。

第一,因為政府之前大量免費課程的投入,可能導致部分專業行銷課程的價格整體下滑,或是開課師資參差不齊。雖然也有不少單位轉型開設線上培訓課程,收費也較為便宜,但在實務的企畫書訓練及教材版權的問題中,數位課程適合較為操作及系統性的內容,但在策略發想及創意上仍有差異。畢竟知識經濟仍然是趨勢,更謹慎的選擇課程也是必然的結果,行銷工作者可以先從自己缺乏的能力及老師的專業度來評估。

第二,數位資訊擴散導致專業知識普及化,以往管理顧問業的講師優勢主要是倚靠「獨特知識與技術」及「領域專業知名度」,但現在許多免費的管理行銷知識,都可以透過搜尋獲得。甚至不少輔導時所使用理論因為太過基礎,對於行銷工作者要更進一步提升能力有限。根據「品牌再造學院」分析,常運用的行銷理論像是SWOT、STP或是五力分析,以及近年來常被提及的商業九宮格、藍海策略等等,都有大量的資料可以在線上閱讀,但像是針對品牌的「品牌再造十字架」模式,仍然需要實體課程的進行才能讓企業運用上更為有效。

第三,品牌本身的崩壞讓行銷人員專業能力受挑戰,不少企業主期望公司同仁能幫助品牌再造轉型,但缺乏可以運用的資源及足夠的專業知識,以及僵化的公司體系,都讓行銷工作者難以發揮。大專院校對於行銷人才的培育,尤其是針對品牌整體面向的課程仍然不夠接地氣,許多翻譯的書籍都還是多年期的外國成功案例,也少見品牌顧問的業師能在大學教育這一環被導入及給予尊重,不少行銷科系畢業生進入職場後,仍然在工作認知上有一定落差,也導致了品牌行銷人才的斷層。

第四,傳統品牌管理者及新一代的管理者對行銷工作者的內容認知不同,較年輕的接班人及新創品牌負責人不少都具備了一定的商管知識,也比較願意接受數位行銷的觀念。因此當品牌再造的需求出現時,包含企業及行銷管理、廣告公關、設計思維、數位行銷等不同面向等專業領域的人才,都不是企業內部能一下培養或導入的。甚至有的傳統行銷部門主管因為自身的權利怕受影響,而阻礙企業進步的例子也時有所聞。

疫情過後不論線上學習、環境改變以及客戶對電商及品牌再造的需求都提高了,但若原本的從業人員還是倚靠多年前的知識及經驗,勢必無法幫助客戶往下一階段邁進。在疫情影響下,品牌主不論是因為需要外部的資源協助、專業人士的策略判斷與建議,還是在職人士希望透過學習提升競爭力,政府政策和數位環境的資訊擴散,都加速了產業的轉型。沒有更具競爭力的專業知識來服務客戶,或是持續研發能幫助品牌真正提升或再造的商業模式,都會因為大環境的變化而備受考驗。畢竟對品牌主來說,管理顧問和企業講師的角色應該更有前瞻指引的能力。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