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境外資金回流專法》成敗重點不在稅率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本周將要審查《境外資金會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簡稱:境外資金回流專法),就行政院版、立委許毓仁、余宛如、蔡易餘等四個版本進行逐條討論,期望能夠在完成初審,排入本會期後的臨時會議程,趕在今年正式施行。

受惠於全球經濟情勢與租稅法規的結構性變化,台灣正在迎來史上最大的兩股資金返鄉潮,領先的是製造業返鄉投資,經濟部主導「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到5月23日通過審查的返鄉投資已達61家、金額3,100億元,預計創造超過3萬個就業機會。原定全年2,500億元的目標在5月提早達標,全年上看6,000億元,台灣正在迎接史上最大的製造業鮭魚返鄉潮。

另外一股台商資金返鄉潮則是財務性的資金,推動的力量則是來自全球政府聯合追稅的「共同申報準則」(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 CRS)的施行,使得台灣富有家族長期在海外避稅的資金,逐漸失去避稅誘因,《境外資金回流專法》希望創造誘因,吸引台商在海外積累多年的財務投資資金,回來挹注產業及金融市場,為台灣的經濟轉型提供助力。

根據財政部的推估,在《境外資金回流專法》實施後,低推估數值每年平均可吸引台商回台投資逾1,300多億,增加稅收約30億元,高推估值,每年新增台商回流資金逾8,900億,挹注國庫稅收上看600億。

《境外資金回流專法》草案提供的稅率相當優惠,回台進入專戶控管後,一般稅率第一年8%、第二年10%,符合投資標準的還可以減半,前提是不能夠炒房、而且必須進入專戶控管至少五年。其他三位立法委員辦本的稅率更為優惠,最低的余宛如版本優惠稅率是第一年2%、第二年2.5%,主管收稅的財政部提供的稅率優惠,可以說是誠意十足。

然而,我們卻擔心《境外資金回流專法》只做了一半的工作,光是稅率優惠並沒有辦法真正吸引海外財務性資金回流,財政部估算的每年1,300億元、或是8,900億元,都有高估的危險。因為,財務性資金的配置,除了對於租稅稅率相當敏感外,更重要的是回報率,外加風險因素評估,財政部與立法委員們費盡心力只解決了租稅的問題,「任督二脈」打通了稅率一脈,卻在資金投放(確保低風險、穩定的回報率)上未盡全功。

同樣的問題其實也存在製造業回台投資,用政策優惠吸引資金當然很重要,但是如果不解決廠房、土地、勞工等障礙,空有政策優惠也不會產生成效。吸引財務投資資金回台,同樣要了解這些資金在海外原本的用途,才能奏效。

台商滯留海外的財務資金,以兩種用途為主流:其一是以家族財富傳承為目的的繼承資產;其二是作為全球事業資金調度的控股資金。家族財富傳承大多委託在香港或新加坡的跨國資產管理機構,以每年5%至10%的回報率投放在信託類型的組合,除了稅率與回報率的考量,更重視資產安全保值。至於全球資金調度的控股公司,要扮演企業持續發展的增資供應來源,也要滿足資金水庫的收納功能,必須兼具全球調度的靈活度與安全性。

對於家族財富傳承的資金來說,《境外資金回流專法》的優惠稅率,回台後必須再加上20%的繼承稅率。更重要的是資金用途,草案規定5%營運、25%投資股市的部分,家族資金還可以投資在高股息的績優股票,風險雖然略高,還算符合投資組合的目的,但是有高達70%必須進行「實質投資」,標的限定是國內創業投資事業或私募股權基金,投在「經濟部核准投資重要政策領域產業」。

這個70%的投資在經濟部核准的新創與私募股權基金的規定,與家族財富傳承追求穩定、低風險的目的根本南轅北轍,也不符合海外控股公司資金調度的需求,不只沒有吸引力,甚至是拒絕資金回流的紅燈。另外,台灣的新創投資規模,就算年年倍數增長,也不可能吸納一年幾千億元的資金,而政府推動五+二產業需要資金規模較大,實際上也未達每年幾千億元的規模,目前的規定,要不是引資規模雷聲大雨點小,就是回來的資金躺在專戶睡五年覺,無法達到協助產業發展的初衷。

錢多,當然是好事,重點要懂得用錢,立法院本周審查《境外資金回流專法》,必須多花點心思討論資金投放標的,這點其實並不困難,因為這些錢現在都在海外投資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的帳上,是「間接投資」的資金,由金融專業機構來管理,《境外資金回流專法》只要在要求資金擁有者「直接投資」之上,增加讓本土金融機構管理的間接投資機制,引進金融專業,既符合「挹注產業及金融市場」的初衷,又可以透過嚴格監管的金融機構來達到專戶控管、避免炒作、防制洗錢的立法本意。

更重要的是,期盼多年的本土資產管理產業,將因此獲得重大的發展,這樣,才能打通吸引海外財務資金回流的任督二脈,畢盡全功。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