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釋憲後的年金改革之道

圖為反年改團體動員活動。圖/本報資料照片

現行的年金改革在大法官作釋字第781、782、783號解釋之後,已確定:(1)在現行公教人員所行的確定給付制之下,原法律所保證「政府負最後支付保證責任」,是可以不必負責任,也不違憲,這是因為不是任何法都永久不能改變。(2)大法官認定,退休、退養金並非「遞延給付工資」。(3)大法官認定此次年改中所涉及的「法律不溯既往」、「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例」及「人民財產權之保護」等重要原則等,「大部分合憲」。

如此一來,不但於民國106年8月9日新修正的「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大部分「合憲」,更重要的是,該法第67條中所述,日後,「公務人員退休後所領月退休金,或遺族所領之月撫卹金或遺屬年金,得由考試院會同行政院,衡酌國家整體財政狀況、人口與經濟成長率、平均餘命、退撫基金準備率與其財務投資績效及消費者物價指數調整之。」也當然不違憲,換言之,日後,公務人員退休金再繼續下調、下砍,也是國家的權利,不會有任何違憲問題。

上述大法官解釋可用「劃時代」來作比喻。原法律明文的「保證責任」,在政府財務出現可能危機時(假設用語),也可以不必履行義務,那麼,民法中,相關的保證責任民事契約,如火險、壽險保單,是否也能同樣的比照呢?若能,請一體為之、釋之;若不能,豈不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大法官於協同意見中,要求政府要對年改中的「小失誤」道歉,但大法官卻不必為其背離普通法理的決議道歉,法律系的老師又要如何再教法律呢?台灣司法信任度的國際評比向來不佳,由此次釋憲後的社會輿論來看,它已升級至2.0版,也波及到大法官矣。

在現今的情勢下,不但是公務人員退休金制度,勞保的退休問題也一樣,可用「情勢嚴峻」來形容,這是因為,在台灣人口老化的壓力下,年輕的工作人口愈來愈少,而領取退休金的老人會愈來愈多,在退休金提存準備不足的情勢下,未來當家的政府,在掌握立法院多數下,可毫無違憲的顧忌下,配合「社會階級矛盾」的策略,就可一再地踐踏這「支付保證」的法定責任。為此,退休金的改革(如同最低工資的調整般),只是個政策工具而已。

或有人寄望,我們是否可以從提升退休基金的收益率來充實基金,提升給付?就現實面來說,這是不切實際的,也會是號稱「改革者」的美麗託辭。所謂橘逾淮為枳,在美國加州公務員退休金中每33元的個人提撥,就能為他帶來67元收益的超高投資,在台灣是做不到的,這是因為,在台灣,操盤的公務員若這麼能幹,他(她)就會去民間工作拿千萬元的高薪,更不會有可能的「圖利罪」刑事責任上身。再者,若仔細看看「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第10條的規定,就可以知道,當前的法律授權不足,是不應有什麼可以期待的。此外,在美國國債長期殖利率偏低下,更不可能有高的退休金定存收益。

當前的現實是,台灣的各退休制度,在新的釋憲解釋及收益率提高無望下,是「前無去路」的,更有甚者,台灣人口快速老化的壓力日增,也形成「後有追兵」更大的困局。為此,持平而論,當前的「確定給付制」已是「確定破產制」、是「確定不給付制」,有識者,能不覺悟嗎?

筆者多年來一直主張台灣應下大決心,劍及履及把目前諸多的「確定(不)給付制」改成「確定提撥制」,筆者也一再地以「勞工個人退休金專戶制」解決勞基法的「確定(不)給付制」作例子來說明。這制度的轉型是成功,且是社會成本低並能有效保障退休者權益的好制度,應可比照為之。

此次大法官作釋字第781、782、783號解釋,已經明白地宣示,在台灣「確定給付制」可以是合法的「確定不給付制」,我們又怎能再死守這破敗的「確定不給付制」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年改釋憲只為肥貓?

年金要永續,提高投資績效是核心

用真誠且精準的經濟眼光,分享並解析當前經濟現象與問題,是自我期許,更是要求。

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