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寧可官司纏身 也不要稅務罰單

民眾繳納綜所稅。圖/本報資料照片

鄧輝鼎/寰瀛法律事務所助理合夥律師、會計師

納稅義務人如果透過積極作為的行為、手段達到逃漏稅捐的結果,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相關稅法規定,基於行政罰法第26條第1項規定,應優先按刑事法律加以處罰,而在刑事處罰後,稅捐稽徵機關就不得再處以漏稅的行政罰。換言之,逃漏稅捐的行為將有觸犯刑事責任導致官司纏身的可能。

依稅捐稽徵法第41條規定,逃漏稅捐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萬元以下罰金,刑度並不高,依刑法第41條規定可以易科罰金,實務上刑事判決不重,能易科罰金而不用入獄服刑的機率不低,在逃漏稅額不高或情節輕微的情形,或無不當,也符合一般民眾認為刑罰比行政罰嚴重的觀念;但如果逃漏稅額較鉅(例如百萬、千萬甚或更高),因罰鍰多係按漏稅額若干倍加以裁處,金額驚人,於此情形,倘可爭取到判6個月以下之有期徒刑(易科罰金約新台幣18萬),即可以輕微的刑罰脫免高額的罰鍰,產生刑罰比行政罰還輕的不合理現象,更易使國民產生有錢就能不用坐牢的誤解與不平。今年上半年立委踢爆政府高層疑似為名醫關說案,希望透過認罪協商的方式,以輕微的罰金取代高額的行政罰鍰,就是典型案例。

修法補破網

有鑑於此,財政部為解決上述刑罰與行政罰輕重失衡情形,就稅捐稽徵法第41條逃漏稅捐罪擬具3個提高處罰規定之修正版本:《甲案》將現行規定「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萬元以下罰金」,提高為「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500萬元以下罰金」。

《乙案》同甲案,另就逃漏稅額「情節重大」者,處六個月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上1億元以下罰金。《丙案》綜合甲乙兩案,並增訂處罰對象包含消極逃漏稅捐行為及逃漏稅額情節重大者加重處罰規定。

目前修法雖未定案,姑不論處罰對象是否納入消極逃漏稅捐行為,但大幅提高法定刑似為趨勢,另「情節重大」是一個不確定概念,尚未見具體判斷準則,如何解釋,存乎一心。準此,倘納稅義務人檢視自身資料後發現有短漏稅額的情形,該如何降低不確定的法律風險就很重要了。

坦白從寬

其實稅法也有類似刑法自首減刑的規定,為激勵納稅義務人自新,稅捐稽徵法第48條之1規定,如符合下述要件,可以免除漏稅的行政處罰,涉及刑事責任者,也可以免除。

自動補報補繳免罰要件有三:一、未經檢舉或未經進行調查。二、自動補報。三、補繳所漏稅款及其利息。免罰的範圍包括:一、稅捐稽徵法第41條至第43條規定之稅捐刑罰。二、稅捐稽徵法第44條及第45條規定之秩序罰。三、各稅法所定關於逃漏稅之處罰。四、因逃漏稅而及其他刑事責任,常見如偽造文書、違反商業會計法等刑責,並「得」免除其刑。

但應留意,納稅義務人縱符合上開免罰三要件,免罰的範圍是以稅捐稽徵法及各稅法所定逃漏稅之處罰為限,至於稅捐稽徵法以外之刑事責任是否免除,則是由法官依審理結果所得的具體情況來決定。

逃漏稅捐罪提高法定刑似為趨勢,納稅義務人不可不知,倘誤觸地雷,就危機處理之相關規定亦不能偏廢而有加以瞭解之必要。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財政兩手策略與政治預算循環

誰在放縱補習班不繳營業稅?

稅收超徵是預算數不準確,宜理性面對

印花稅豈能不明不白走入歷史

擴大稅基的知易行難與終極考驗

以文字分析各業別之法律面因應之道,並為企業模擬可行且具效益之策略地圖,將法律觀點轉化為淺顯之用語,使大眾重視與關心社會議題。

寰瀛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