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二手商品市場的生存難題

圖為二手商品店。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為二手商品店。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蔡志宏 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庭長

貴報數日前社論以「從智財法院判決論名牌商品二手市場的建立」為題,從相隔12年的智慧財產法院判決探討名牌商品的二手市場問題。社論中建議智慧產局細讀智慧財產法院判決,認知名牌商品二手市場的重要性,不要讓商標權人藉由真偽品之鑑定片面控制甚或扼殺二手真品市場,制定品牌商品二手市場運作的框架規定。如果理解無誤,社論所建議閱讀的智慧財產法院判決,應該就是個人於任職該法院期間針對105年度民商訴字第49號事件(下稱本案)所作成的判決。

個人在本案判決中確實指出同時要保障品牌商標權益與合法二手市場之困境難題,感謝貴報社論關注,並讀出當時我在面對個案的許多考量與抉擇困難。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司法院網站所提供的法學檢索系統查閱該判決全文。在此借用貴報一隅,簡要說明本案難題的形成原因及當時我在判決中所提供的暫時解決方法,希望能引起更多商標權人、二手商品市場參與者,乃至於廣大消費者的重視,期待能因此共同尋求健全市場、保障商標及消費者的多贏策略。

真偽鑑別有利益衝突

本案難題的癥結點在於:商標權人在法律上無權主宰二手商品市場,但也沒有義務扶植或便利二手市場的形成與運作。由於商標權耗盡原則及其法律規定,商標權人的真品一旦經由銷售流入市場後,商標權人並無權干涉真品所有人轉售給第三人,甚至有人專以轉售二手真品為業。

但問題是如何判斷二手業者賣的就是真品?由於真品是商標權人製造或委託授權製造,判斷真品與否當然是以商標權人指定專門從事追緝仿冒品工作的職員最有鑑別能力。但商標權人幾乎都是侵權提告的案件原告或告訴人,如果這些從事鑑定工作的職員鑑別結果是仿品,我們要怎麼知道到底真是仿品,還是為了讓商標權人勝訴或讓被告被判有罪,所以才說是仿品?就算這些被指定的職員願意公正鑑定,但又有什麼方法可以檢驗其鑑定方法是否有誤?會不會只是因為使用或保養上的差異,導致鑑定人的誤判?

防偽機制有營業秘密

原本訴訟上檢驗鑑定可信度的最好方法,莫過於讓鑑定人接受兩造質證,藉此判斷鑑定之方法與結果是否都合於科學原理,並有充分理據。然而,弔詭的是,名牌商標權人幾乎都將其商品的防偽機制或真偽鑑別方法,列為營業秘密,鑑定人從而可以合法地拒絕揭露。鑑定人也因此在面對他造或法院的質疑發問時,幾乎都只是籠統地說多項細件之觸感、光澤或色調與真品標準不同,但到底有何不同?礙於營業秘密則無法表明。即使商標權人有意僅單對法院說明,以供法院檢驗,最後也因為無法保障對造的程序基本權而作罷。如此一來,等同鑑定的可信度無法核實判斷,鑑定的公正性也有疑問,法院對於事實真偽的認定,自此陷入了難以抉擇的困境。

技術性判定勝負

然而,數學難題可以無解,但法院卻不能以無法認定事實真偽而拒絕裁判。我在本案中最後是轉以兩造技術攻防優劣而定勝負。申言之,因商標權人指定之鑑定人本身因受過完整的產品真偽鑑別訓練,且在鑑定意見說明時也表明並不會因為鑑定結果影響其薪水多寡,對造對此又沒有質疑挑戰,也沒有請求調查相關證據,所以應以有利於商標權人之鑑定結果為可採。

但判決中也特別指出:如果以後在鑑定人的獨立性及可信賴性方面,有相關證據開示請求(包括:其人員晉用陞遷之獨立性、組織上如何考核其績效、鑑定正確性之追蹤稽核以及有無提供公眾問責之適當管道等等),且其調查結果不利於商標權人,就有可能改變判決結果。或許這樣的判決切入角度恰巧落在兩造的利益平衡點,兩造並沒有上訴,案件因此在一審判決後即告確定。不過,這只是個案的暫時性平衡,並不是商標保護與二手市場生存的整體平衡,更不見得對廣大消費者有利。期盼透過本文的解釋說明,很快就有案例能夠促使多方的真正平衡,徹底一解名牌二手商品市場的生存難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