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裁判與產業政策發展

德商戴姆勒(賓士汽車)公司控訴車燈廠帝寶公司侵害智財權。圖/美聯社

文/蔡志宏 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庭長

貴報社論日前以「智財法院判決下獨立汽車零件製造商的命運」為題,評述了個人於任職智慧財產法院期間所作成德商戴姆勒(賓士汽車)公司訴車燈廠帝寶公司一案之判決。

社論謬讚本判決白話易懂、論理深入,是百年司法判決難得佳作,個人實不敢當,但卻也頗感欣慰:畢竟,個人對於該案審理,確實投注了相當多的資源、心力,除開放兩造以專家意見書、具有競爭法與智財法專業之鑑定人相互攻防外,也落實了損害賠償方面之證據開示,達成了兩造對於損害(侵權銷售額)並無額外爭議的理想目標。在最後的判決理由中,除了傳統的專利侵權、專利有效性論述外,也對於智財法與競爭法之競合適用、案內專家意見書及鑑定意見,給予相當篇幅的說明及回應,並在訴訟費用負擔方面提出了開創性的見解。

當然,社論當中也對於判決給予批評、鞭策。判決本應受公評,究竟社論對於判決的批評是否有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比對判決全文與批評論點作出判斷。在此謹將判決內針對社論批評已有的回答,再次提要地轉述說明,以協助讀者更容易、也更完整地了解判決,並明瞭我在本判決中面對不同產業發展需求的抉擇。

社論評述判決的論點有三:第一,消費者都是精打細算,就算是品牌認同者,也不存在願意為汽車零件支付較高價格的消費者利益;第二,汽車零配件市場並非完全競爭,不應放任私法自治、契約自由;第三,德國汽車製造商曾向德國立法機關承諾不會妨礙競爭,此項承諾的性質為何,應由我國法院自己決定,不應拱手讓人。

判決中對於這三項論點,其實都已有回應:首先,為何會有願意支付較高零件價格的消費者?因為在零件價格及其利潤較高的情況下,可以有較低的汽車銷售價格,對於維修需求較小的消費者而言,這自然存在值得保護的正當消費者利益(判決編碼第35段)。

其次,汽車零配件市場是否完全競爭,這牽涉到所謂的主、後市場連動理論。在台灣,由於汽車銷售市場競爭激烈,其主市場的競爭約束,足以傳遞至後市場,而產生主、後市場連動現象。因此,其是否為完全競爭市場,應合併汽車銷售市場一併判斷(判決編碼第32段);最後,有關德國汽車製造商對於德國立法機關承諾的性質,我在判決中也有自己的說明判斷。

申言之,立法行為在現代民主憲政下,本來就是具有高度政治性及政策形成空間的國家高權行為,它既沒有必要與任何人進行對價交換,也不應該與任何個人或團體進行對價交換。

因此,以承諾來取代修法之事,根本不應容忍其存在,當然也不能在法院審理中主張這種承諾的法律效力(判決編碼第52段)。甚至判決中對於社論所提到承諾構成利益第三人契約的說法,也回應指出:這樣的承諾,根本沒有獲得任何對價,自不存在有任何契約拘束力(判決編碼第51段)。

透過審理中的兩造辯論,我也明瞭台灣汽車零配件產業有很強的全球競爭力,而需要受到國家產業政策支持。但在類似情形的國家,都會有所謂維修免責條款的立法,以反映市場需求,並提供法院依法遵循。相對於此,我國並沒有維修免責條款,但卻在專利法中明文規定設計專利應該加以保護。

事實上,也因為設計專利受到保護,它也會有研發、申請、生產、行銷乃至維權等產業發展,並且受到國家司法保護。因此,在面對不同產業發展需求衝突時,基於依法判決的誡命,我會選擇經國家明文立法保障的產業,應該是很容易理解的選擇。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