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通過《民法典》的劃時代意義

大陸《民法典》修法工作,在本次第13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正式通過,並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圖為瀋陽玖伍文化城的工作人員展示架上擺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畫面。圖/中新社
大陸《民法典》修法工作,在本次第13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正式通過,並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圖為瀋陽玖伍文化城的工作人員展示架上擺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畫面。圖/中新社

文/蔡步青 執業律師,北京大學法學博士

近年大陸法學界高度重視的《民法典》修法工作,終於在本次第13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正式通過,並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民法典》編纂採「兩步走」:第一步通過《民法總則》;第二步編纂《民法典》各分編,並將各分編草案與《民法總則》合併成為完整的《民法典》草案,分為總則編、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侵權責任編等七編及附則。

事實上,大陸自1949年以來,曾多次推動《民法典》修法工作,以整合民事關係法律,然因囿於大陸學界是否應該師承大陸法系的立法體系,或是自創具有蘇聯特色的「中華法系」,有過學術及意識型態爭論,修法工作遂無疾而終,並分別制定《民法通則》、《民法總則》、《合同法》、《擔保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婚姻法》、《繼承法》及《收養法》等單行法規。然單行法規雖不失靈活,但彼此多所矛盾或重複,且單一法規修法容易疏漏,與其他法規規定未能契合,因此往往需由最高人民法院作成司法解釋。為此,大陸法學界於數年前嘗試重啟《民法典》修法工作,並於今年5月28日通過,具有時代意義。

從《民法典》體例觀之,與台灣《民法》最大不同,在於《民法典》不將所有債之關係訂定債編,僅將合同獨立成編,且將人格權及侵權責任獨立分編,與合同、物權等編並列;此外,關於無因管理及不當得利規定列為合同編中的準合同,突破傳統大陸法系體系的理論思維。

就《民法典》內容而言,倒不失實用及與時俱進,如物權編增訂業主的建築物區分所有權、農民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建設用地使用權及宅基地使用權,並新增居住權,將居住權列為用益物權之一;合同編則新增電子合同交易訂立與履行規定;人格權編對人體基因、人體胚胎等醫學和科研活動作出一般性規定、賦予機關、企業、學校等預防、制止性騷擾的義務、明確規定隱私及個人資訊的定義及權利等;婚姻家庭編新增不如實告知重大疾病的撤銷婚姻權、賦予婚姻無過錯方的索賠權、離婚冷靜期、離婚撫養制按照最有利於未成年子女的原則,及最有利於被收養人的規定;繼承編新增繼承人寬恕制度、刪除公證遺囑效力優先規定、增加遺產管理人制度等;侵權責任編新增對自願參與危險性活動確立風險自負原則、對受侵害情況緊迫明確規定自助行為,及增訂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的無過失責任等。

大陸《民法典》正式通過,除匡正過去各單行法不易統合的缺失,也代表大陸法學對於本土民法法學理論的自信,過去師承大陸法系或自成一系的爭論可以休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