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還是賭博 從馬路到網路

eToro在台強力行銷下卻踢到鐵板。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佑寰 執業律師

新冠疫情來襲造成全球股市慘跌,惟台灣防疫有成,股市止跌回升,台積電股價更是迭創新高,帶動股市榮景與投資熱潮。而在匯市方面,美元走貶,新台幣上揚,許多靠出口貿易或涉外投資賺美元的高科技公司及保險公司,則面臨巨額匯損導致侵蝕獲利,而須透過遠期外匯、外匯選擇權、換匯交易等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來避險。

不過也有人趁股匯市價格波動之際,利用槓桿交易來謀求暴利。就像2008年的次級房貸金融風暴,市場上雖然輸家哀鴻遍野,卻還是有贏家反向操作獲利且被拍成電影《大賣空》。高收益的投資常伴隨高風險且容易引發爭議,如幾年前掀起大量投資糾紛的TRF(目標可回贖遠期契約),以及今年受到央行關切的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

金融投資某程度與賭博類似,畢竟同樣是面對未來收益與損失的不確定性,希望抓到金鵝卻害怕遇到黑天鵝。不過有投資專家會認為其係基於理性規劃而進行投資交易,並非投機,然而許多賭徒行家也認為其是精於計算而下注,並非亂賭。

例如「計量金融之父」愛德華‧索普是曾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的數學家,他是賭神更是股神,不僅將數學應用於賭場的21點算牌與旋轉輪盤,還開創量化投資交易模型的先河。至於凡人如你我,生在人世間,都希望能擁有如羅馬神話裡的幸運女神福爾圖娜之瞳,參透萬象人生的命運之輪。

隨著網路科技的進步以及平台經濟的興起,具有金錢遊戲性質的投資與賭博也從實體營業處所走向網路雲端。例如近來在社交平台大做廣告行銷的網路投資平台eToro,讓國人可以很方便且便宜地投資海外各種金融商品,也可以選擇照抄投資高手的交易策略而複製跟單。而賭博這個歷久不衰的人類嗜好也走上網路平台,讓民眾可透過電腦或手機隨時上網下注。在今年新冠疫情期間,警方緝獲多起網路賭博平台案件,有的是提供賭博遊戲軟體,有的則是建置硬體機房。

eToro在台強力行銷下卻踢到鐵板,金管會發布新聞稿呼籲投資人勿透過未經金管會核准之交易平台,投資外國有價證券等金融商品,並點名eToro交易平台行銷吸引國人投資外國有價證券等金融商品,惟其並非我國合法之證券期貨業者,依法不得在我國境內經營證券期貨相關業務。另外國業者如在我國非法經營證券期貨業務,涉有相關法律的刑事責任,將依法移請檢調單位偵辦。金管會並提醒投資人,如要從事外國有價證券等金融商品之投資,應透過合法之金融機構進行交易以確保權益,以免發生交易糾紛時,無法獲得保障。

或有人認為違法跨境銷售投資商品類似在非法賭場裡賭博。實體世界裡有國界區隔各國主權與執法範圍,然而網路無國界,網路平台多是以全世界為市場,用同一套商業模式在各地做生意,甚至採取管制套利的做法,規避當地法律以謀求商業利益。例如平台業者不在當地設置營業處所也不派人員到當地經營業務,或是另以其他公司名義在當地行銷,但就商業紛爭,則推說須找遠在海外的母公司負責。此外,平台業者單面擬具定型化契約,以規範其與使用者及合作廠商的關係,並約定以母公司所在國為準據法及管轄法院或仲裁地,享有遊戲規則制定權與主場優勢,造成使用者及合作廠商難以跨境追訴求償的障礙。

因此有國家與民權團體乃要求網路平台業者須落地遵法,在當地設置據點並依法納管稅,但業者卻未必會配合辦理乖乖就範,此凸顯網路平台共通存在的管制難題。而在網路平台上興起的跨國金錢遊戲,不論是投資還是賭博,固然都可看到商機蓬勃發展,但各國政府的法律是否真得能管得到,還是淪為紙上談兵鞭長莫及,在在考驗管制者的智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