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打造權責相符的獨立董事責任

獨立董事辭任人數節節上升,辭職的主因為何?樂陞公開收購違約交割前後,依照金管會統計資料,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市櫃公司獨立董事辭任人數,分別為55人、71人、93人及90人,合計已超過309名獨董辭職,不可謂少。

就待遇而言,上市櫃公司獨董的年收入,低於200萬元以下共有3,429人、占獨董人數92.8%,200~1,000萬元的約有255人、占比6.9%;只有12位獨董年薪超過千萬元。

就獨董被追訴責任來看,投保中心統計,代投資人求償訴訟對象中,具獨立董事身分者有31人,尚在訴訟中的獨立董事有27人,包括樂陞證券詐欺案等12案,總求償金額(連同發行公司、董監事、會計師等人共同責任)將近60億元,金額頗鉅,雖然獨立董事均未經刑事起訴,但求償的民事官司仍在訴訟中。

以求償訴訟時程觀之,一般團體訴訟案件,如相關事實需經過刑事程序認定者,民事訴訟都暫停審理,訴訟長達7、8年尚未審理完畢者在所多有,獨立董事長期處於訴訟中讓人忐忑不安,甚至也有獨董財產慘遭查封的,其中台鳳操縱股價及內線交易案件於89年12月間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迄今近18年尚未全部判決確定即為一例。

外界擔心「卡管效應」下是否影響大學教授出任獨董的意願,實則,真正影響擔任獨立董事意願者,還是獨立董事的法律責任太沉重!少部分退休的教授、專業人士擔任獨董,不小心誤闖叢林,一輩子辛苦所得,還不夠賠付投保中心的連帶求償,由以上的統計數據,獨董的薪酬待遇和法律責任顯然不符比例。

所以,目前獨立董事的處境是「錢不多、責任重、訴訟久、賠償不得了」!

關鍵在於證券交易法第20-1條第二項規定,對於上市櫃公司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內容不得有虛偽或隱匿情事,除非公司董監事(包括獨立董事)能證明已盡相當注意,且有正當理由可合理確信其內容無虛偽或隱匿之情事者,否則須負賠償責任;換言之,上市櫃公司一旦有財報不實情事,獨立董事須負「推定過失」責任,除非能舉證自清,否則難逃投保中心的民事追償。

我們認為,證券交易法第20-1條應適度調整獨立董事的「推定過失」責任,建議調整的方向有三:

第一、合理限縮獨立董事的財報不實責任;「獨立董事」相較於「簽證會計師」每年花費數百千小時來審閱、查核會計帳冊和報表,對財報負「故意過失責任」(須舉證會計師有故意或過失才須負責),專業不足、透過有限資訊和會議來掌握公司財報的獨董卻負「推定過失」責任,顯然不對稱,獨立董事責任至多應相當於會計師,應修法將財報不實的「推定過失」責任改為「故意或重大過失」責任,始為允當。

第二、專業審查避免獨立董事遭受不合理的究責;在香港,董、監事有三道的紀律、覆核和上市上訴三個委員會的聽證程序審核獨董責任,在美國,有「商業判斷原則」(Business Judgement Rule)做為審查獨董責任的基準,即若獨董掌握充分資訊,盡注意義務、本於善意,在沒有詐欺或濫用裁量、沒有利益衝突情況下所作的商業經營判斷決定可以免除責任,較我國明確、清楚,我國應該增加專業的審查機制,在法院「事後諸葛」判斷董事財報不實責任前,應由專業的監管機構來檢視獨董的法律責任。

第三、舉證責任應歸屬由起訴人,明訂獨董的責任上限。退一步言,如果不能修訂獨董的責任條件和專業審查機制,也要合理限縮獨董的責任範圍,明確訂定獨董的民事賠償責任上限,同時將舉證責任回歸由起訴一方舉證提出,方為合理。

最後,獨立董事是上市櫃公司治理相當重要的關鍵,其責任和義務的輕重直接影響公司治理能否有效推動與落實,相信只有權責相符的獨董責任,才能吸引專業的獨董加入,有效提高獨董素質和公司治理的品質。

針對財經、金融、併購國內外時事或公司治理案件加以評論;以淺顯易懂的例子讓讀者了解理論的應用層面,釐清真正的原因並提出建議。

駱秉寬

華軒國際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