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新公司法選派檢查人規定的各自解讀

王老先生收到一盆牡丹花,前來觀賞的鄰居甲看到牡丹花缺了不少花瓣,便和王老先生說:「可惜!牡丹花象徵富貴,現在掉了花瓣,就是『富貴不全』了。」另位鄰居乙則說:「這是好兆頭,牡丹花少了花瓣,這代表『富貴無邊』呀!」

同樣的一件事,每個人身分不一樣,心思相異,各自解讀,就有不同的意義。新公司法第245條少數股東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規定也是如此。修正後不利公司經營嗎?修正後聲請要件有實質改變嗎?法院審查態度應同以前嗎?這些問題,有見仁見智的看法。

探討問題之前,先要了解公司法第245條的檢查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回到本條立法目的,股東為了監督董監有無善盡職責與制止董監狼狽為奸,必須掌握公司業務與財務狀況。雖然公司法第210條給了股東查閱權,但只能拿到基本的公司章程及簿冊,無法取得公司會計帳簿以了解業務帳務及財產情形。因此,為填補常設監督機關的可能不足,保障少數股東權益,故設有公司法第245條少數股東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規定。

當初設置公司法第245條規定的立意良善,可惜,因為聲請股東必須持股繼續1年以上、超過已發行股份總數3%以上,造成小股東幾乎用不到,反而成為市場派爭奪公司經營權的通常武器。為了盡可能保護少數股東權益,這次公司法修正就把持股期間及持股數,調降為6個月及1%,同時擴大檢查人檢查範圍及於公司內部特定文件。

這樣調降與擴大,好像就成了上市櫃公司經營者的心腹大患。據報導,調降選派檢查人的聲請要件與擴大檢查範圍,成為上市櫃公司經營者最心驚的三件事情之一,可能造成上市櫃公司面對不少股東行使這項檢查權的挑戰,或成為變相勒索公司的好用工具。

觀察近期著名的大同案,本條規定的調降與擴大,確實可能成為監督公司經營者最佳武器。據報導,市場派原想透過股東會選任檢查人,結果股東會未通過,就有媒體判斷這場經營權大戰,市場派將可能運用新公司法第245條規定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要求查大同公司特定交易文件及紀錄。

但是,能否因此將本條規定修正解讀為不利公司經營?我們必須知道,原本的聲請要件與查閱範圍過於嚴苛與狹隘,簡直是扼殺小股東聲請的權益或選派無用。所以,這次修正只是回歸正軌,讓股東更有可能監督公司經營者,促使公司經營者所作所為必須禁得起股東檢查。何況,這次修正為了避免股東聲請浮濫及濫用權利,增加了股東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時,須檢附理由、事證及說明其必要性,公司經營者可以少點擔心。

關於聲請要件與法院審查態度,在公司法第245條規定修正前,法院多認為只要少數股東符合股份總數3%以上且持有1年以上者,原則上就准其聲請選派檢查人。有論者從過去法院見解與這次修正是為了強化少數股東權益,認為修正後法院也只需要看少數股東有無符合持股期間及持股數的要件,盡可能讓符合要件的股東選派檢查人。

但也有學者認為,為避免股東濫用權利,法院應審查聲請股東有無檢附理由、事證及說明其必要性,不能只是股東猜測或毫無根據的主張,而是聲請股東必須提出事實,來說服法院公司經營者可能有不忠或違法的情況。根據筆者搜尋修正後的法院判決,目前法院均遵照修正後規定,審查聲請股東有無檢附理由、事證及說明其必要性。至於聲請股東所提出的理由及事證是否足以具體說明檢查的必要性,則見仁見智。

同樣的一條規定,由於每個人解讀各異,就有不同的意義。可以確定的是,新公司法修正了不少文件查閱權的規定,草案中董事文件查閱權規定則沒有通過,故董事查閱文件的依據與範圍,就必須看經濟部的函釋。所以,如果市場派想要取得充足且有意義的公司文件,拿下監察人席次鐵定比聲請選派檢查人更重要。

為讓更多沒法律專業人士,對財經法更了解。挑選兼具理論與實務的財經法問題,深入淺出探討問題。期望讀者在文中,不會看到錯綜複雜的法律論述,而是通俗淺白的分析。

蕭富庭

拓威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全國商業總會第10屆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