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虛擬通貨平台業者 對《反洗錢防制法》修正案意見

2018年11月2日,《反洗錢防制法》修正案三讀通過,虛擬通貨將「正式納管」進入反洗錢防制體系。此法案對虛擬通貨平台業者意義重大,因為虛擬通貨平台業者正式被列為類金融機構,此法案也順應了國際趨勢。有關此法案,亞太區塊鏈發展協會近來彙整了虛擬通貨平台業者意見,希望能達成拋磚引玉的效果。

針對剛通過的《反洗錢防制法》意見

建議仿照融資性租賃防洗錢法辦理,訂立出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防制洗錢辦法。業者也擔憂過高的監理要求,會超出能承擔的成本範圍,不利新興產業發展,故仍有許多細部事項,需透由代表虛擬通貨業者的亞太區塊鏈發展協會與主管機關磋商,給予業者明確的遵循方向,並能符合主管機關和社會大眾的期待,爰指出如下四個細部事項並執行時面對的問題為例:

  1. 辨識客戶實質受益人:業者如何能辨別客戶最終所有權或控制之自然人?或人頭戶?
  2. 風險基礎方法:高、中、低風險之風險因子擬定標準為何?是否可由公會制定?
  3. 定期檢視客戶風險及確保身分資訊更新:是否有統一標準可供業者遵循?例如定期檢視之週期多久?或如果客戶不願意提供資料更新,則業者該如何處置?
  4. 疑似洗錢或資恐交易案件之申報:業者該如何辨別客戶僅係【合法的搬磚套利】、【代買客】抑或是【疑似洗錢或資恐交易案件】?
針對「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之事業」定義意見

建議可參考FATF在2018年10月19日的最新的定義和香港在2018年1 1月出台的「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台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

FATF對虛擬通貨服務提供者(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 的定義翻譯包括五大部份:

  1. 虛擬通貨和法幣的交換
  2. 不同虛擬通貨之間的交換
  3. 移轉虛擬通貨
  4. 保存、管理虛擬通貨或透過工具控制虛擬通貨
  5. 參與並提供與銷售虛擬通貨有關的金融服務。

關於香港出台的聲明,值得特別注意的是:

  1. 按照傳統的作法,把虛擬通貨業相關的交易所、經銷商和投顧公司的業務權限作了區分。
  2. 為了管理好交易所,把它納入沙盒,香港沙盒與臺灣沙盒不太一樣,但可借鑒其精神,透過與交易所近距離觀察與交流,先求了解它,再決定監理辦法。

《反洗錢防制法》修正案通過後,有些業者積極反應,例如已向集保中心申請使用「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查詢系統」,集保中心回應說,法案通過後此系統很快就可以上線供類金融虛擬通貨平台業者使用,但需要有主管機關的函,證明此業者屬於「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之事業」。看來此問題待新的行政院長上任後才能解決,因為需要決定主管機關。

反之,也有一些業者沒有危機意識,沒有充分認識到此法案與自己的關係,建議這些業者可以先了解最近國內某P2P跨國匯兌公司被起訴的原因,雖然創辦人拒絕承認犯行,強調自己只是從事「媒合金流交易」,警方仍依違反銀行法送辦,並持續擴大追查各種可能淪為洗錢管道的非法網路平台。過去銀行業為了反洗錢,投入了很多法遵成本,並繳了很多「學費」。很多虛擬通貨交易所的創辦人是年輕人,靠著熱情和技術能力創業,在面對虛擬通貨景氣寒冬的情況下,是時候該問是否準備好被接納為類金融機關的「待遇」?

最後,呼籲相關業者盡快加強法遵部門,免得被詐騙集團利用成為洗錢平台。

本會透過產學合作,也正在收集社會大眾對ICO管理辦法的意見,積極與相關主管機關溝通,冀助於相關辦法的制定。

AI和區塊鏈的發展突飛猛進,影響甚鉅,作者關心新科技的治理,目的是讓它能造福人類而非作惡,盼以通俗方式與讀者交流所見所聞。

楊國正

亞太區塊鏈發展協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