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保險業者本身很「保險」嗎?

金管會舉辦「壽險業負責人座談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日前發布報告指出,台灣壽險業出現保證型商品占準備金比重過高、平均保證利率偏高、負債存續年期高於資產面等三大問題,穆迪因此將台灣列為超高風險國家,甚至當IFRS17上路後,預期台灣壽險業者恐將面臨股東權益下降的風險。其實穆迪早在2015年發布的報告中,就將台灣壽險業列為低利率環境中的虧損高風險群,理由是台灣壽險業者在本土低利環境下,招攬高保證獲利保單,比起外國同業,必須採取更積極、大膽的投資策略,除了有較大比率的資金投放在海外,也存在嚴重的「以短支長」問題,投資金融資產的合約存續期,比保單平均存續期,短了5年到8年。

由於台美利率差距,壽險業資產配置嚴重扭曲,海外投資金額快速增加,2018年底已破16.3兆元,引發龐大的匯率風險與避險成本。而且,壽險業近年像停不下來的火車,在市場競爭及公司增員壓力下,不斷吸收保費,從2009~2018年的十年間,共有新契約保費11.6兆元,若加上續期保費,十年收受保費27兆元,讓壽險業資產快速成長,導致壽險業者淨值占資產比率(淨值比)驟降。依據金管會資料,去年9月底壽險業淨值比平均還有5.3%,到12月底跌到4.46%,部分公司淨值比更只有約3%。

根據柏瑞投資(PineBridge Investments)的統計,2015年美國保險業的海外投資,只占總資金的12%;至於近乎零利率、國內投資報酬不高,理論上應該最有動機投資海外的日本,比重也只有21.6%,但台灣在當年就以57%成為世界之冠!更令人憂心的是,這3年海外投資比重仍持續攀升,保險事業發展中心數據顯示,2018年11月底本土壽險業者海外投資比重,達到68.7%的歷史新高。

本土壽險業海外投資比重居全球之冠的影響是,當民眾把大量儲蓄放在保險,而壽險業者把這些資金大量用於海外投資,一旦匯率有顯著波動,容易導致業者大額虧損。甚至在台美兩地利差快速擴大時,匯率避險成本會快速提高,成為壽險業虧損的重要原因。以去年為例,去年新台幣兌美元貶值幅度為2.97%,全年壽險業者的外匯兌換利益仍有2,810億元,但壽險業者避險成本率提高至2.7%~2.8%,避險成本金額高達4,840億元,加上動用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279億元後,導致去年全年淨匯損金額高達2,309億元。

今年則情勢反轉,自從5月10日中美貿易戰重新開打,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提高關稅至25%,接著又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華為集團近70個公司的產品在美銷售,也禁止美國公司及美國技術(及零組件)含量超過25%的外國公司將零組件及產品銷售給華為集團,導致外資在台灣股市大賣華為供應鏈相關公司股票,並且加速自台灣撤出資金,導致股匯市哀鴻遍野,新台幣兌美元匯率跌破31.5元,壽險業者則心中暗自慶幸,鉅額的匯差利益讓業者躺著不做任何事也賺錢。

國內壽險業的高利差損、高保費成長、高國外投資占率,及低淨值比的「三高一低」症狀,長期以來是學界一再提出的警告。金管會關切的項目大同小異,金管會關心壽險業的三大問題,一是大量銷售儲蓄險,保費快速累積,產生資金去化問題,以致國外投資比重偏高,匯率風險增高;二是資產大幅成長,但淨值成長有限,導致淨值比偏低,2018年底僅4.46%,吸收損失能力極為有限;三是接軌IFRS17,保險業須補足準備金缺口及軟硬體建構費用高,成本壓力極大。

金管會對三大問題開出五項解決藥方,一是強化保險商品送審及銷售後管理機制,引導保險業者多銷售保障型等利率敏感度低的保單,如單純死亡險、健康險、長照、實物給付保單等,業者新契約保費未來需達到60%,回歸保險本質。二是導正壽險業者追求業績的不當銷售行為,嚴禁勸誘保戶借錢買保單。三為強化保險業資本結構,將要求淨值比低於2%要強制增資,及增訂核心資本要求。四是強化保險業匯率風險及資產負債面的管理能力,並提升保險公司資金運用效率與彈性。五即協助業者接軌IFRS17,提升保險業財務資訊透明度。

壽險業者在國內投資有利差損的問題、在海外投資有匯差損的風險,然而投保人似乎並不擔心。一旦壽險業者出事,保戶權益岌岌可危,因為負責維護保戶權益的保險安定基金,在處理國華人壽賠付880億元後,壽險部位提撥金額僅剩90億元,對保戶權益的維護是杯水車薪,未來只能靠金管會強制壽險業者改善財務結構,否則不定時炸彈可能隨時引爆。金管會的五大藥方是否能夠讓保險業藥到病除?我們雖樂觀其成,但要提醒民眾,連主管機關都要介入,顯然保險業者雖然對民眾提供保險保障,自己本身卻不是很「保險」。因此,民眾要自求多福,慎選保險公司,對於淨值偏低、常被金管會裁罰的保險公司要停、看、聽,若業者自身難保,還能提供保障嗎?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