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銀行讓利的風險

圖為台銀櫃台大廳。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來銀行在放款業務上問題頻傳,除了上周最具話題性的「潤寅」詐貸案外,中小企業的放款利率,就已殺到不像話,現在連1.45%的利率都跑出來,這種罔顧銀行風險、資金成本的訂價,不僅扭曲了銀行該有的決策邏輯,歸根究柢,原因還是出在政院要求八大行庫對中小企業,特別是資本額在3,000萬元以下的小企業放款「衝量」有關。

潤寅詐貸案過程離奇,留下諸多疑點,但細究原因,多少仍與銀行為了把「量」作大,以致輕忽了潛在風險有關,這類問題在公股行庫之間,尤其嚴重。

八大行庫衝業務量,其來有自,而且持續多年,不論國民黨、民進黨執政都一樣,放款量的興衰,永遠是評比行庫董事長、總經理經營績效的重點,而且很奇怪的一點是,這麼多年來,比起檢視行庫承作存放款的利差,主管機關看的永遠都是「放款總量」,而不去看整個銀行的獲利結構、利差是否不合理縮水等問題。

為了衝量,讓董總能對頂頭上司有所交代,行庫之間殺起價來毫不手軟,這樣的景況不只在國內放款,還一路「複製」到海外,把好好的一片「藍海」殺成「紅海」,甚至引來海外監理機關的關切,損害台灣金融業的形象,而現在殺價競爭越演越烈,連中小企業戶都捲入其中,而且竟然能看到1.45%這種前所未見的超低利行情。

但這樣的利率符合風險訂價的邏輯嗎?一般而言,不可避免的許多中小企業戶放款風險的確較高,風險會反映在銀行訂價之上,因此以往中小企金的利率都在2.5%,甚至3%以上,但自從政院要求擴大對小企業放款,而且要按月考評「戶數」之後,問題開始變得嚴重,以前銀行不敢放款的對象現在得放之外,銀行先前評估可以放的對象,現在的訂價更是如同「清倉大拍賣」,因為大家一起搶,銀行只好把價格行情拉低,往好的一面想,這叫作銀行對小企業「讓利」,但其實是扭曲了銀行在訂價時該有的風險判斷,要知道,銀行每件授信案至少得花上1.2%以上的資金及作業成本,這種利率根本已等同在「賠本」的邊緣,只是為了交業績。

政府所訂定的各種政策性放款目標,出發點是為了扶植產業、企業發展,不能說錯,但是任何銀行業務,只要碰到「量」的管考,就會成為殺價的根源。政府若要推動政策,最好另覓良方,千萬不要叫大型行庫「衝量」,否則不見得能幫到真正該幫的企業,反而還打壞市場行情、傷害銀行經營。(曾上才)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