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不容小看的深圳示範區發展方案

正當香港「反送中」抗議風波陷入持續卻又欲罷不能的態勢,日前大陸中央公布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文件。內容重點包括支持深圳在新興戰略產業發展、促進深圳與港澳金融市場互聯互通、人民幣國際化先行先試等政策牛肉,並稱將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

針對大陸中央的此一舉措,外界的解讀不免聯想到,這是大陸官方解套香港問題所拋出的一項對策。然而,如果更深一層的思考和判讀,則其中也涵蓋了大陸中央想要因勢利導,以收化危機為轉機之效。果如是,其影響層面恐將不止侷限於化解香港和中國之間的矛盾問題,而也將擴及台灣,甚至連新加坡也可能受其影響。

做這樣的判讀,既非危言聳聽,也不是杞人憂天。不妨就此一文件所涵蓋的五大重點來逐一檢視。

首先,該文件所設定的發展目標,標列預計到2025年,就要將深圳建成現代化國際化的創新城市;接著到2035年,深圳將成為大陸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而到本世紀中葉,深圳更將成為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竿城市。

檢視文件所標示的這三個時程,第一個時程距今只有6年,很快就可驗證其是否如期達標。而第二個時程其實也只有16年就要接受印證。如果以台灣的經驗來看,早年在蔣經國主政時期所推出的十大建設,基本上都能順利如期達成。但在隨後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及蔡英文主政期間,固然也有樣學樣地推出各種名目的國家級大型建設方案,但其績效不止無法與十大建設相比擬,甚至只是不斷以新瓶裝舊酒,而執行績效卻是慘不忍睹。

反觀大陸在推動國家級的建設方案時,不論上海浦東新區、深圳特區、天津濱海新區,以至目前的雄安新區,基本上都能說到做到。在此,固然無需擴大解讀兩岸績效的差異,是否與兩岸制度的優劣有關,但是藉由此一機緣,深圳在既有基礎規模上,進一步脫胎換骨,應是指日可達。

也許有人認為,深圳即使在可見的未來,轉化為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竿城市,這又與香港、台灣甚至新加坡何干?答案其實就在「新深圳示範區」的發展重點,主要將聚焦於金融開放與新興產業的發展。

在金融開放方面,重點包括階段性的先促進與港澳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金融產品互認,進而則將推進在人民幣國際化上先行先試,以及支持深圳試點深化外匯管理改革,並支持開展數位貨幣的研究與行動支付。從這個方案內容,可見中共當局的目標是逐步建構深圳成為足以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最終則是促成人民幣的國際化足以與美元分庭抗禮。

準此以觀,不止香港目前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被逐步取代,而包括新加坡,乃至於美國也將受到影響或面臨新挑戰。至於台灣,一旦深圳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落實,台灣投放在香港的鉅額資金,要何去何從,顯然也必須未雨綢繆了!

此外,在發展新興產業方面,涵蓋的領域包括5G、人工智能、生醫健康產業等,這些領域可說是眼下各國競相投入研發的重點。但客觀來看,深圳目前其實已是大陸發展人工智能產業的重鎮,而生醫健康產業的研發,中國未富先老的結構性改變,使得發展生醫健康產業有其規模經濟的優勢,其效應不容小看。

至於另外兩個重點,在人才引進方面將允許取得永久居留資格的國際人才在深圳創辦科技型企業,並擔任科研機構法人代表。其未來成效,一定程度取決於中國能否在民主法治上有所轉型,但是包括港、星、台的人才,恐將成為其磁吸效應的區塊。而承諾讓港澳民眾在深圳可享「市民待遇」,某種程度上有其反諷效果,但也等於是官方自期要讓目前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發展指標,屆時深圳不只是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竿城市,更能對港澳民眾與國際人才產生「近悅遠來」的效應。

綜而觀之,大陸中央規劃支持將深圳建設成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先行示範區,目的顯然不止在化解香港反送中運動所帶來的衝擊,而更是成為提升其國際影響力與領導力的試金石。

台灣如果短視的認為事不關己,繼續沉溺於無止無境的政黨惡鬥與社會撕裂,時間終將做出最終的裁決,到時候才驚醒反悔,恐怕已經是噬臍莫及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從去中間化到去中國化的產業發展

香港維穩是觀察全球金融穩定的風向雞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