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挖掘好公司好故事 一切由真實出發

挖掘一家好公司「好故事」是財經記者首要之責。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方歆婷

猶記在學時教授叮嚀「記者,是說故事的人」,如今身處財經記者一職,挖掘一家好公司「好故事」是首要之責。什麼是好故事?就是要有好營運、好賺錢及好老闆,三個好,才能建構一個好公司。

優秀的記者藉「新聞鼻」與「好奇」踏上探勘公司之路,從小地方嗅出公司前景,早一步發掘且予以報導,讓產業隱形冠軍一一浮出檯面,不再隱形。

台股不乏「好公司」代表,包括伺服器遠端管理晶片廠信驊、晶圓測試卡板龍頭精測及不斷電系統代工龍頭旭隼等,是各自領域上獨霸一方的隱型冠軍。這些好公司在股票掛牌後,也獲法人青睞擠進台股高價排行榜,相當吸晴。

一般來說,好公司有了「好故事」,股價多半也會好,也是身為一個財經記者發掘好公司的好機會。但一個公司故事再好,都須由「真實」出發,以往的博達、訊碟等都因財報不實,最後出現下市或是經營者易主的情況。

因此,要驗證企業到底「好不好」,除了要有「說故事」的本事之外,「魔鬼藏在財報裡」,各企業的財報中除了有營收及獲利敘說著企業成長的軌跡,相關財務槓桿比重、應收帳款及海外投資等也藏著不少關鍵密碼,這些數據剛好可以佐證—「好故事」要有好獲利及好財務能力做背書。

博達在1999年12月以85.5元掛牌上市,2000年飆漲至368元高價,市值大增至250億元,但同時間應收帳款暴增,應收帳款收回天數大幅拉長,最終出現大幅虧損,無法償還公司債,最後股票於2004年下市,掛牌僅4年時間。因此,好故事要跟好財務結構做搭配,才是一個真正的好公司。

記者身負「守門員」角色,除了要有能力挖掘外,在面對市場一個個冒出來的「好故事」、「好公司」時,更要竭盡所能善盡查證之責,並緊盯著相關財報做檢測,因為一個好故事沒了「真實」作為立基,就什麼都不是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鼓勵新創公司VS.校園科展

新公司法表決權拘束契約的春宵苦短

上市櫃公司財報究竟由誰編製?誰該負責?

新聞弱智化是媒體或讀者的悲哀?

味全龍考驗頂新魏家的智慧!

記者在外奔波,見識各式人事物,對所見所聞一抒己見。

採訪線上

採訪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