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陸客、授信、信保基金

「惜貸」情況出現在錢滿為患的台灣,顯得不可思議。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駿逸

陸客來台情況每況愈下。適合出遊的金秋9月,出現連五天跌破千人的難看數字,單日最低甚至僅略高於500人,在可預見的未來裡,這種情況沒有最壞,只會更壞。

上述結果雖不滿意,倒也「想當然爾」,另一個同樣在最近發生的例子,就讓人匪夷所思了。銀行業不是被淹腳目的資金搞得昏頭轉向、苦於找不到去化的管道嗎?怎還會要求客戶把授信資金回存,「惜貸」情況出現在錢滿為患的台灣,顯得不可思議,也在立法院引起軒然大波。

此兩件事,不約而同都扯上了信保基金。

針對陸客來台人數創新低,旅宿業者哀鴻遍野,交通部宣布從10月開始,透過信保基金提供業者貸款,不論裝修、付薪水乃至營運計畫都可以申請,每家業者最多可申貸金額達3,000萬元,總額度高達百億元。

至於借錢不乾脆的授信回存情況,金管會的說法是,確有其事,此類案件多和信保基金有關,回存金額約在授信規模的一到三成。也坦言實務上來看,回存三成以內還算合理,超過就不宜。

換言之,政府擔心銀行因風險太高,不肯借錢給中小企業,特別設立了協助銀行分散風險的信用保證機制,但銀行還是相當警覺,不滿足於信保基金吃下的風險部位,就透過「預扣款」進行風險分散的再補強。立委們在委員會上的驚天一呼,其實是業界行之有年的「授信潛規則」。

而這兩件事,也提醒我們對信保機制的運行,要有更進一步的思考:

首先,雖然量化寬鬆是各國貨幣政策的主流,央行們灑錢再灑錢,但面對高風險的授信客戶,不要期待銀行會有「莫忘世上苦人多」的胸懷,回存現象之所以長期存在,反映的是透過信保機制力挺中小企業這套做法,沒有想像中的偉大,甚至流於形式,它充其量只能解決一部分的問題。

第二,信保基金原是財政部的下屬單位,後來移轉給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分管,用意就是要貫徹對中小企業的支持。但此一定位,顯然有了變化,信保基金支援的對象愈來愈多元,有人對學習韓國信保基金,充分支援影視產業的作法頗有期待;更多單位期待賦予它「準紓困」的功能,各式各樣因天災人禍出現困難的產業,都需要信保挺身而出。信保機制在台灣的發展,也走到了轉型期,當政策性的功能愈來愈多時,它已具有「國家保證基金」的雛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析論暫停陸客自由行的影響效應

挺中小企業前 政府要先挺銀行

談泛公股銀行之小微企業放款

旅行+政治 太沉重

行情2好3壞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