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掌握大陸金融市場開放的機會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10月16日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中簽署命令,加速放寬外資銀行准入的進度,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的業務範圍限制。李克強要求國務院所屬單位清理取消未納入外資准入負面清單的限制措施,擴大資本項目收入與支付的便利化改革試點範圍,支持外資企業自主選擇借用外債模式。

這是大陸政府對於金融市場開放的進一步重大改革,從今年7月李克強在大連舉行的第十三屆達沃斯論壇開幕演講,宣布深化金融服務業,加速開放市場的重大政策至今,大陸關於開放外資准入的政策陸續出台,可以說是自加入WTO以來,最重要、規格最高、也最具有實質意義的金融市場開放措施。

李克強的金融改革開放措施,原本應該獲得各界高度重視,如此重大的開放政策,是全球金融體系期待已久的大事,各國政府與龍頭金融機構在與大陸往來多年的各項會談中,金融市場開放都是重中之重的議題。有趣的是,李克強選擇金融開放的時機,一方面遇到中美貿易談判的煙硝戰火,另一方面遇到全球跨國龍頭金融集團集體裁員風暴,大陸的金融開放政策在逆勢中顯得彌足珍貴,也是有意在大陸長期發展的金融機構絕佳的窗口。

李克強在7月2日出席達沃斯會議,進行開幕演講時宣布,中國將深化金融等現代服務業開放舉措,將原來規定的2021年取消證券、期貨、壽險外資股比例限制提前至2020年落實,在增值電信、交通運輸等領域減少對外資准入限制,落實好徵信、信用評級、支付等領域外資機構國民待遇,擴大債券市場雙向開放。

大陸的金融市場開放原本就有既定的政策,此波追溯至2017年8月的國發39號文,當時宣布將提出金融開放時間表,接著在同年11月提出具體項目的開放時間表,並且在隔年4月的博鰲論壇,將保險業開放外資的時間表向前推進,這些都是配合《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歷次逐步修訂的進程在推動。

大規模的金融市場開放是在李克強達沃斯演講之後推展開來,重點則是7月20日,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宣布的《十一條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政策措施》。

十一條金融開放政策允許了外資信用評等公司在大陸展開信用評級業務,對銀行間的債券市場與交易所債券市場的所有種類債券,進行債券評級。大陸的債券市場規模龐大,參與機構家數眾多,而且不同的省份與城市之間存在信用差異的空間,企業債券之間的供需差異更是發展債券市場的沃土,國務院在清理歷史積累的地方債問題的同時,藉由外資的力量,引進體制化的信用評級制度,是展現政府對於信貸市場深化改革的非常重要里程碑。

此外,十一條開放措施還有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參與入股商業銀行的理財子公司、與中方合資設立外方控股的理財公司、參股養老金管理公司等財富管理相關業務的開放;將人身保險外資持股比例上限從51%升高到100%的時程提前到2020年、放寬外資保險公司准入條件、取消30年經營年限要求等保險業開放措施;也將證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2020年等。

落實十一條的開放措施,中國證監會也在10月初宣布,明年元月1日起取消期貨公司的外資持股比限制,4月1日起取消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而證券公司則自12月1日起全面放寬外資持股至100%。

四中全會召開前夕,國務院以及金融監理機構對於金融市場開放的政策逐一落實,展現市場結構改革的堅定信心,金融市場開放將成為四中全會的亮點。仔細評估從7月至今的金融開放政策,我們認為這是大陸經濟轉型、融資專業提升、金融供給側改革的具體措施,是國務院推動深化市場改革、結構化、專業化的重要里程碑,主要目的不只在吸引外資從金融服務業的管道進入中國市場,更重要的是藉此完成金融體系的轉型升級。

台灣在這次金融開放政策中可能錯失重要機會,由於政府層級的對話管道已經封閉,而且金管會對於金融機構在中國市場的曝險高度重視,甚至要求所有在大陸的分支機構,只要出現任何逾期放款即刻列帳打銷,政策方向朝向斷絕金融往來,我們認為,重視資產品質的確是金融機構每天都不能鬆懈的工作,卻不能無視重大戰略發展機會,否則台灣在下一波亞洲金融市場發展的機會中,市場地位將再次退縮,淪為死守台灣市場的地方金融體系。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應用李克強指數

大陸全面開放資本市場 台灣金融業能分杯羹嗎?

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前景

人民幣貶值是緩和貿易衝突的工具

金豬年大陸經濟今昔滄桑與啟示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