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信用違約風險的真相

北大方正集團爆發人民幣20億元債務違約事件,這只是中國龐大債務的冰山一角。圖/中新社
北大方正集團爆發人民幣20億元債務違約事件,這只是中國龐大債務的冰山一角。圖/中新社

國內有11家公營與民營銀行,參加上海國儲能源4億美元的聯貸案,上海國儲從兩個月前開始停止繳息,造成台灣金融機構總額新台幣51億元的債權面臨倒債危機,預計在明年元月就必須列帳逾期放款,台資銀行在此案有相對集中的現象,債權餘額佔該筆聯貸四成、11家台資銀行參貸,家數接近聯貸銀行家數的一半。

金管會對於中國大陸的信用風險早已高度警惕,要求銀行匯總中國相關曝險,按月通報。到今年9月底為止,台灣全體銀行對中國大陸的曝險餘額為新台幣1兆7,316億元,換算約人民幣4,000億元。相較於全體銀行29.47兆元的放款餘額,大陸曝險約佔總放款餘額的6%,或是全體銀行淨值的49%。在4,000億元人民幣之上,還要再加上保險與證券期貨業的640億元人民幣,以及香港的2,350億元人民幣,最大曝險約7,000億元人民幣。

大陸的信用風險已經是全球關注的焦點,在大陸政府嚴格管控之下,大陸國內與海外債券違約的案件有逐年增加的現象,到11月28日的統計,國內債券違約數量達到166檔,涉及金額達到1,425億元人民幣,違約案件在10月突破去年的紀錄,而目前1,425億元的違約金額也超過去年全年的人民幣1,220億元,同時是2017年違約金額的四倍多。

雖然大陸債務的違約風險持續增加,不過在主管機關緊迫盯人的管控下,台資金融機構的曝險金額只佔整體大陸海內外債務風險的極低比例,曾經爆發的違約有2014年的索力、旭光高新等,金額都不到1億美元,2015年爆發的忠旺控股金額較大,有15家台資銀行、總金額新台幣85億元,今年上海國儲能源其實也是舊案,早在去年母公司爆發違約就已經得以掌控風險了,其餘就是一些零散的案件。台資銀行受到嚴格監管,總數人民幣4,000億元的曝險,在巨量周轉的大陸國內人民幣與海外美元債務市場堪稱極為保守。

中國債務龐大的規模,可以從上周北大方正集團爆發人民幣20億元債務違約事件,看到冰山一角。作為教育部直屬的龍頭校辦企業,方正集團被視為絕對不會倒債的指標,中國國內的信用評等一直維持AAA的最高等級,卻為了20億元人民幣、而且發行期限是270天的短期債務而違約,20億元人民幣只是方正集團的財務周轉壓力的冰山一角,北大方正另一檔2020年4月到期短債,票面利息也是4.575%,價格卻跌至74.5元,如果能夠如期還本,投資人的年化收益率將達96%,不理信用評等公司AAA的評價,市場給予北大方正的早已是比垃圾債券等級還低的價格。

北大方正集團是北京大學校辦企業的龍頭,更是中國發展科技產業的先行者,從1986年創辦至今已經有33年的歷史,從創辦時期的第一筆40萬元資本金,如今已經擴展成為總資產超過3,657億元人民幣的巨獸,北大方正從中文排版軟體起家,1993年曾經囊括全中國99%的報社、90%的黑白書刊出版社與印刷廠的市占率,隨著大陸產業的主流開枝散葉,北大方正後來也擴展到證券等金融產業、以及房地產開發等。

光是北大方正一家集團企業,旗下企業的有息負債就接近人民幣2,000億元,同樣屬於教育部管轄,清華大學所屬的清華紫光集團,有息債務餘額也超過1,500億元人民幣,兩家公司其實從11月就出現債券價格重挫的違約警訊,涉及金額龐大,讓台灣金融機構的曝險部位顯得無足輕重。

我們觀察大陸企業債務違約,都有共同的病灶,也就是發債企業的負責人因為貪腐遭到雙規,或是企業背後的政治勢力正在進行重組。最近爆發呼和浩特自治區經濟開發區發行的10億元城投債違約事件,該開發區黨工委原書記李建平嚴重違紀違法,長期亦官亦商,多次海外賭博,遭到黨紀委立案調查;上海國儲能源、以及其母公司的負責人都是朱寧,在高調收購香港地標建築中環中心後遭到調查;之前忠旺控股創辦人劉忠田,涉嫌在向美國出口鋁材時逃稅18億美元,另外涉嫌大規模洗錢。北大方正、清華紫光的債務危機,也是教育部政治力量調整所產生的副作用。

時序接近年底,中國債務風險也隨之步步高升,今年金額雖然再創新高,而且連過去被視為搶手貨,左手有政府保證、右手享受企業債高息的城投債,也爆發違約,不過人民幣債務問題並未失控,仍然處於有秩序地化解剛性兌付壓力的趨勢中。

我們建議,台灣金融機構不必杯弓蛇影,過度擔憂,倒是應該把所有對大陸曝險的放款,公司負責人背後政治勢力的消長做一次徹底的清查,真正掌握「具有中國特色的債務違約」模式,確保台灣金融資產品質與收益。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銀行局證實 國銀香港聯貸案踩雷51億元

國銀驚傳踩雷51億 李長庚三點分析

北大方正爆債券違約

慘!陸企2020曝2700億債務違約潮來襲

我金融業對港 曝險部位逾兆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