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人民幣基準利率一動不如一靜

圖/新華社

新年元旦當天,中國人民銀行即趕著宣布,自本月6日起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率(降準),降幅為0.5個百分點。人行如此積極地藉此釋放資金,給人們帶來「好戲在後頭」的弦外之音;海內外部分金融界人士因而預期,今年稍後,人行很可能進一步宣布降息,即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然而,由於大陸經濟近期有消費物價躥升等事態,所以人行今年對降息政策宜儘量予以保留;換言之,人民幣基準利率理應是「一動不如一靜」,最好避免調降。

大陸貨幣政策該如何放鬆,以應對美中貿易戰的衝擊;這問題在近兩年來一直受到人們熱烈議論。惟人民銀行始終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大原則,不跟進採取美歐日的定量寬鬆(QE)或降息等強力手段。

不過,人行仍技巧地將金融體系既有貨幣存量作了重新配置,同時促進貨幣市場利率充分反映資金供需形勢;其主要目的,是要讓實體經濟能夠以較合理成本,取得較充裕的融資。這是一種沒有寬鬆貨幣政策之名的中國特色放鬆銀根模式。

降準,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項辦法。它降低了金融機構繳交人行的存款準備金比率,使原本應該封存在人行的準備金,按降準比率改由金融機構保留,成為後者新增的放貸本錢。而藉著金融機構的信用擴張功能,這些放貸本錢可以倍數擴張為信貸額度,以更多地滿足客戶融資需求。

所以,降準雖形同人行對社會釋放資金,但實際上人行並沒有多印鈔票,可以避免貨幣供給額如以往般地飆升,同時也不影響供給側改革「去槓桿」政策持續執行,是現階段較穩妥的貨幣政策舉措。

自2018年年初美中貿易戰烽火燃起以來,人行已多梯次降準,頻率相當高。其中包括「全面降準」、「定向降準」兩種形式;前者面向所有金融機構實行,後者則適用於對小微企業、農業等承做「扶弱性」貸款較多的金融機構。此期間人行藉此釋出資金累計已有人民幣數兆元。單單今年元旦宣布的這次降準,即釋出了8千億元。

此外,近兩年來,人行不斷活化大陸貨幣市場利率形成機制,主要是推動更多金融機構加入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系統、定期呈報各該機構對其最優質客戶的貸款利率,由人行匯總成LPR數值並公布,作為整體金融業貸款利率的重要參據。同時,人行藉降準及加強其對金融機構融資支持,讓LPR有所調降,形成了沒有降息之名的降息現象。

這套貨幣政策,係以金融體系內部為運作場域。它雖已助益大陸經濟渡過美中貿易戰形勢最嚴峻階段,但並未能根本化解經濟下行壓力。去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實際年增率,很可能驚險「保6」,今年則更有掉到「5字頭」風險。

因此,當前大陸坊間對降息的預期或願望相當凸顯;亦有部分專家學者認為,人行今年很有可能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以激活全社會存款資金,及全方位降低企業及家戶貸款成本。

這確是一帖效力強大的「猛藥」,可惜,在當前大陸經濟態勢敏感微妙、難纏問題不少情況下,若貿然服用這帖藥,恐怕副作用會很大;相信人行對此將謹慎應對。

其一,降息有刺激消費物價之虞。去年大陸消費物價(CPI)一路走升,11月和12月年漲幅均高達4.5%,顯著超過官方年初預設上限3%,且未來一段時期內仍會居高不下;因此,設若人行今年宣布調降基準利率,勢必激發民間提款或申貸以購物保值,而抬升貨幣供給額,使得消費物價漲勢更難遏制。

其二,基準利率調降,房貸利率肯定相應全面走跌,難保不會讓房市炒作風死灰復燃,而衝擊官方當前相當堅持的「房子只住不炒」政策,也阻礙大陸經濟的轉型升級。

總之,今年人民幣基準利率以不降為佳;這樣也可助益人民幣匯率政策的靈活性,即基準利率穩定亦能穩住國內資金,使人民幣匯率有較大的彈性升貶空間,以有效應對美中貿易戰的反反覆覆。

而人行今年的利率政策重點,若能擺在利率市場化;可讓貸款基準利率和LPR作「有機結合」,使各公民營企業都能分別按自身條件,適用合理的貸款成本。

再者,人行有必要結合其他金融主管機關,加強監管金融機構貸款業務,以避免後者浮濫發放投機性貸款,並要求金融機構須積極照顧基層工商經營者,俾充分發揮普惠功能,協助官方今年實現全面小康目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人民幣支付系統的能與不能

100兆人民幣、1萬美元、以及3%的意義

中美協議下人民幣匯率政策須妥適安排

重新思考人民幣的外匯戰略地位

人民幣貶值是緩和貿易衝突的工具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