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的胡蘿蔔

五大行庫增資的問題,金管會看似給了「胡蘿蔔」,但是形同「看得到、吃不到」。圖/pixabay
五大行庫增資的問題,金管會看似給了「胡蘿蔔」,但是形同「看得到、吃不到」。圖/pixabay

文/ 曾上才

金管會去年中針對五家「大到不能倒」的「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要求它們增提4%的資本,當時包括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兆豐及合作金庫等五家銀行的經營高層,都先後向金管會提出建言:希望透過業務鬆綁、重新設算資本適足率重要參數、權重等方式,來降低增提資本的壓力。

對此,金管會在去年底提出了新的「四大誘因」:只要五大銀行增提4%的資本,就可獲得四大獎勵措施,即增設國內外分行、轉投資核准、試辦業務、申請新種業務等四大利多。

對於五大行庫增資的問題,金管會看似給了「胡蘿蔔」,但問題在於,吃到胡蘿蔔之前,銀行的增資壓力,恐怕就已大為限縮其業務競爭能力;因此這種倒果為因的作法,使得金管會的「胡蘿蔔」,形同「看得到、吃不到」,更何況這四大利多未必是這些銀行想要的。

首先是增設國內外分行:上述的五家大型銀行,不僅國內分行通路最多,而且海外分行據點的家數或分布地區都領先,因此這項利多對它們而言,不僅不具誘因,甚至海外地區如歐美等地,其金融監理政策越來越嚴,使得它們設海外分行的動作,早已開始「踩煞車」。

其次,包括轉投資核准、試辦業務及申請新種業務等三項,也有類似的問題。其中轉投資業務(包括新創投資)比較有利可圖,但上述五家金融圈領頭羊,不但已投入多年,且整個市場早已趨於「飽和」,金管會這幾項利多反似「畫蛇添足」。

金管會提出這些誘因,無非是想向外界證明,在向業者要求增資的同時,也會釋出政策優惠,但這些利多實際上不僅誘因不足,而且恐怕在增資之前,銀行就因為資本業務結構的調整,而疲於奔命:既要負擔政策任務、又要賺錢;至於公股銀行,政府增資的財源壓力更大。

唯今之計,金管會與其透過四大誘因鼓勵增資,不如先把資本適足率設算的參數和權重,依照當前的市場環境、海外國家的新監理規定,進行合理的調整,這樣的做法,反而皆大歡喜,而且也比較務實。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