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讓金融科技牛步

文/彭禎伶

根據金管會統計,2019年金融業預計投入金融科技的經費逾219億元,金融業負責金融科技相關的人員在2018年就已有7,602人,去年一年及今年初各金融機構仍在積極招募金融科技人才,強調進用無上限。

這些數字看起來似乎很龐大,但對金融業來說真的算「零頭」,金融科技的相關員工人數占整體金融從業人員也不到5%,更重要的是,這些金融科技運用在實際業務上的進展速度,與新手機、新科技推出的速度相比,應可算是牛車比高鐵。

就像是運用電信帳單等資料,作為授信評等的輔佐數據,從2018年底通過進沙盒,2019年中實驗成功要正式上路,僅是需要銀行公會修安控基準的自律規範,到2020年初都還未正式通過,更遑論要修法的創新,恐怕一進立法院還有諸多變數,不僅時間難控,更可能被加諸許多限制,創意變創傷。

金融創新與科技創新最大的不同,是金融涉及廣大消費者的錢與權益,金融業者及新創業者在創新時,可能都涉及許多個人資料,尤其是存放款、刷卡資料、投保紀錄、投資內容或信用數據等,都是比手機號碼更敏感的數字,再加上台灣出事時消費者無限大、理盲又濫情的特色,也很難怪政府機關不得不再三確認,一是要確認基本上安全無虞,二是確認出事時金融機構要負得起責任,三是確認若不幸出事,最壞情況會是什麼。

消費者覺得很簡單的事,可能金融業者要努力很久,就好比百貨週年慶有沒有一種app可以結合你手中所有信用卡,立即跳出如何刷卡、分期可以換到最多的紅利、來店禮或現金回饋;網路上規劃假期自由行,可否從訂機票、飯店到投保旅平險等,都能自動找出性價比最佳的方案,建議使用哪家信用卡回饋最多、還送旅遊不便險等。

科技業者會跟你說,這些根本就不難,簡直是小看今日科技,但金融業者會跟你說,技術不難,要小心不違法、不違規、不被客訴、不被檢舉,超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