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搭配齊頭式保險 談外送員間不平等的交叉補貼

文/馬靜如、許修豪、邱佩冠 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律師、合夥律師、助理合夥律師

大陸阿里巴巴、騰訊及平安保險共同出資成立的眾安保險,其CEO曾提過,『數位時代下衍生的碎片化現象』:資訊被碎片化、時間被碎片化、甚至連情感也被碎片化。」共享經濟正是「碎片化」下的產物,中午休息時間當個計程車司機,退休人員早上運動順便送幾份早餐,「拼湊人生破碎的幾分鐘創造一天的第25小時」,所以CEO向退休人員「買時間」,使其有更長的工作時間而不必自己出門採買。「有錢出錢,有時間出時間,有力出力」,我們暫稱這種共享經濟下「以時間易時間」的交易模式為「畸零股經濟」。

因此,外送的時間價值有多高,取決於每張訂單背後的時間價值有多大。但是利潤一定搭配著風險,特別是外送員的意外風險。台北市新出爐的「臺北市外送平台業者管理自治條例」仍然維持傳統團體保險「吃大鍋飯」的概念。該條例第四條規定:「…外送平台業者應以自己之費用,以外送員為被保險人,依下列各款規定投保傷害保險…外送平台業者應提供外送服務契約存續期間內,維持前項保險契約之效力,且不得排除外送服務期間以外發生事故之理賠。…」。

這種「吃大鍋飯」的結果,美意是讓外送員人人有保障,但實際運作的結果,其實是「拿高產值的外送員福利,去補貼低產值的外送員福利,形成外送員間不公平的交叉補貼」。

任何商業模式都必須獲利才能永續,因此理論上拿來支付保費的,應是平台業者獲利的一部,而該保費成本,也應該轉嫁讓訂購者吸收。但「吃大鍋飯」的結果,會讓一個每個月只外送100分鐘的外送員,與另一個每個月外送1,000分鐘的外送員得到一樣的保障,惟就風險來說,1,000分鐘外送員的風險應該是前者的10倍,而花在1,000分鐘外送員的保費,應該是100分鐘外送員的10倍,但依上開條例運作的結果,平台業者只能為所有外送員保定額傷害團險,而且因為保單不能排除外送期間,所以外送員外送跟在家晾衣服的時間,所獲得保障是一樣的。

因此,為了讓100分鐘外送員得到不合理的高額保障,我們必須犧牲1,000分鐘外送員的權益去補貼,更不要談100分鐘外送員可能一次加入10個外送平台,得到10倍保障的道德風險有多可怕了。

一般公司團保沒有這樣的問題,是因為每個人的工作時數差異不大,而且不太可能同時有10個雇主,但「畸零股經濟」下,1,000分鐘外送時間可以分給10個平台,如果10個平台都要為這1,000分鐘負責已經不合理,更何況目前條例要求這10個平台也要為這「1,000分鐘以外」非外送時間保險,這不但是金融創新開倒車,更會造成外送員間權益不平等及道德風險的問題。如果我們可以接受旅平險只保障旅遊期間,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外送員保險只保障外送期間以及合理在途期間,讓外送期間較長的外送員真正享受到比較好的保障?另外,我們也期待保險業者能提出接近「保訂單行程」的創新保險商品。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