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債券是金融安定的風向旗

全球股市重挫引發金融危機陰影籠罩,中國人民銀行快速出手,全球央行可能再現新一輪大放水。圖/中新社
全球股市重挫引發金融危機陰影籠罩,中國人民銀行快速出手,全球央行可能再現新一輪大放水。圖/中新社

經歷2月下旬的全球股市重挫,金融危機的陰影再度成為全球投資人最熱門的話題,過去一個星期,標普五百指數重挫11%,道瓊跌幅12.4%,總市值蒸發3兆美元,蘋果公司是這波股災的颱風眼,股價從2月20日的325元領跌,到2月27日一度跌至257美元,深達22%的跌幅猶如小型股市崩盤,道瓊歐洲六百指數的周線也跌12%,全數都創下2008年金融海嘯至今,最大的單周跌幅。

不過,股票跌幅雖重,市場資金的流動性仍然充沛,過去7個交易日的重挫,仍然可以視為多頭市場漲多之後的快速回檔,相較於股票市場,更值得所有人關注的應該是高收益債、也就是過去被稱為垃圾債券的震盪,這個市場有高比例的中國企業債券,對於中國大陸工廠停工、全球供應鏈斷鏈、以及隨之而來的信用風暴的敏感度更高,在新冠肺炎的威脅尚未落幕之前,垃圾債券的表現,將是觀察全球經濟是否能夠險中求生、金融危機是否觸發的風向旗。

根據本報報導,過去一周機構投資人對於風險部位進行快速轉換,到2月26日截止的一周期間,投資高收益債(垃圾債券)的債券基金與ETF遭到投資人高達68億美元的贖回,其中全球規模最大的高收益債券ETF,代號 HYG的貝萊德(Blackrock)旗艦高收益ETF,就被迫承受40億美元的鉅額失血,貝萊德HYG光是在2月25日一天,就被贖回15億美元,對於ETF的操作造成史無前例的壓力。貝萊德高收益HYG在元月還有200億美元的規模,2月底剩下不到140億美元,兩個月流失三分之一的管理資產。同時,全球規模第二大的道富(State Street)高收益債券基金(代碼JNK),在2月25日當天也被提領近9億美元。

瞬間鉅額的贖回,自然會迫使基金出售持有資產,導致垃圾債券價格重挫,根據高收益債券市場指數ICE Bank of America High Yield Index,垃圾債券指數與美國公債的利差已經擴大到462個基本點(4.62個百分點),短短一周之內擴大了1個百分點。

垃圾債券所以具有更高的敏感度,原因之一是包含能源公司以及中國企業債兩大區塊,是對本次經濟衰退最為敏感、而且已經長期承受壓力、必須高度仰賴中央銀行量化寬鬆的資金輸血才能維持運轉,這兩個區塊的垃圾債券原本就處於急救邊緣,一旦新冠肺炎造成全球供應鏈瞬間停滯,發生需求突然急凍、企業資金周轉窒息的狀況,這些垃圾債券價格不只會出現遠比股票更為劇烈的震盪,更容易因此跌破違約的紅線。

在HYG、JNK遭到大量贖回的上周,美國企業有連續三天都無法在市場發行債券,出現發行機制瞬間凍結的現象,這對急需輸血度日的垃圾債券來說,無異生死挑戰。能源公司的高收益債曾經在2016年下半年出現倒閉潮,違約率一度高達25%,過去兩年雖然回跌,卻又在2019年10月之後出現大量違約的警訊,到了元月的違約率再度攀升至15%,2月之後,國際油價下挫,能源公司股票也領先市場下跌,而更為敏感的垃圾債券違約率可能再創新高。

至於亞洲投資人最關心的中國企業債券,過去三個月在中國人民銀行持續調降存款準備率、進行中期便利貸(MLF)動輒釋出數千億元人民幣的鉅額融資、連帶加上調降利息的操作下,一度因為獲得央行輸血而臉色紅潤,根據信用評等公司穆迪(Moody’s)的統計,中國房地產企業今年元月發行美元債券金額高達165億美元,比去年同期111億美元多了將近五成。其中被稱為「債比天高」的中國恒大地產,一家就發行了60億美元,利率在11.5%至12%之間、期限短於三年的高收益債。

但是,即使獲得人民銀行的強力輸血,中國企業在亞洲發行的高收益債券,交易價格也在上個星期出現趨勢逆轉的訊號,香港fundsupermarket.com編制的新興市場高收益債指數,收益率在2月25日為7.888%,但是隨後三個交易日卻急升至8.508%,雖然央行極度寬鬆貨幣,但是高收益債指數的年息卻從2018年初的5.8%、升高到去年7月的7.2%,如今跳升到8.5%,以中國企業為主的垃圾債券財務壓力不斷升高,是引爆全球金融危機最可能的引信。

2月下旬的股市重挫,很可能提前引爆全球中央銀行新一輪的大放水,中央銀行深刻了解目前面臨產業鏈、資金鏈、以及投資與消費急凍的嚴峻挑戰,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快速出手,日本、歐洲央行以及美國聯準會,也可能加快降息與量化寬鬆的時程,放大規模,不用川普總統斥責,聯準會原本就採取寧可過度放水,也不可輕視風險的保守策略。在央行放水之下,垃圾債券的危機是否可以再闖一關,將是觀察全球金融安定最關鍵的指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