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寶德…再來呢?

國發基金基於扶植太陽能產業政策,不只自己跳下去投資撐住寶德,還召集各大行庫一起進場時,行庫就成了最大苦主。圖/本報資料照片

寶德能源(寶德電化材料)上周宣告破產,聯貸銀行團的管理銀行──兆豐銀將在今日召開銀行團會議,除了民營銀行外,八大公股行庫全部入列。這也是繼慶富獵雷艦案之後,又一個公股銀行為了配合政策而遭倒帳的授信案,無奈的悲歌也再度奏起。

寶德能源聲請破產,其實行庫並不意外,因為去年第三季寶德增資不順,行庫已有心理準備,多半認為寶德走向破產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可嘆的是,今天就算各大行庫要對寶德進行清償提存,即使是參加第一案聯貸有擔保品的銀行,所能回收的債權也相當有限。

首先,寶德能源最值錢的土地,並非寶德能源所自有,而是向經濟部工業局承租的;其次,廠房及機器設備到底有多少「殘值」?公股銀行實在不敢樂觀,特別是機器設備。因為太陽能產業已從多年前的「全盛」時期,物換星移成為今日的「夕陽產業」,這些設備若脫離原來的生產用途,幾乎形同「廢鐵」,在這種情況下,即使處分擔保品,恐怕能回收的債權也微乎其微。

在股東結構上,寶德能源的主要大股東為華新麗華、日月光、潤泰、中鼎工程、中美矽晶等民股,以及國發基金、中華電信、經濟部旗下耀華玻璃等公股,換言之,其實民股也不在少數。債權人方面,除了八大公股行庫都是貸款銀行,民營銀行也不少,例如,台新就是第三大貸款銀行,而日盛銀、上海商銀、遠銀等,也都有份。

太陽能產業初始是兩岸都熱捧的產業,而寶德能源在成立之初,的確也是各界一致看好。但當太陽能產業已氾濫到殺價競爭時,寶德能源生產成本過高的問題,就成為它的生存障礙;儘管後來寶德力圖轉型,朝生產半導體的多晶矽發展,但是時不我予,在整個太陽能景氣急轉直下時,寶德也只能走上宣告破產一途。

寶德先後有二筆聯貸案,第二筆的32億元的聯貸案,是在106年度完成;而在國發基金帶頭注資之下,八大公股行庫在第二場完全沒有擔保品的「純信」聯貸案,可說全數「入圍」,例如,土銀、合庫、台企銀等三家銀行,在前一波90億聯貸案並未參與,但到了第二波籌組32億聯貸案時,這三家銀行就全部跳進去了。

國發基金基於扶植太陽能產業政策,不只自己跳下去投資撐住寶德,還召集各大行庫一起進場時,行庫就成了最大苦主。配合政策固然是公股銀行職責,但對於產業景氣的觀測,身為銀行業者,相關的嗅覺應該更為靈敏。在公股銀行先後配合國艦國造、太陽能產業的政策下,僅兩年多的光景,就先後發生了獵雷艦、寶德能源的倒帳,未來政府真的應該好好思考,並回歸對銀行授信專業的尊重,不要再下指導棋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