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肆虐下的新台幣匯率展望

新冠肺炎疫情主導了國際股、債、匯市走勢,新台幣匯率亦難擺脫這個格局。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主導了國際股、債、匯市走勢,新台幣匯率亦難擺脫這個格局。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一個多月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擴散,造成金融市場動盪不安。除了主要股市跌聲連連外,債市亦明顯波動,外匯市場也無法置身事外。隨著疫情與主要國家財政與貨幣政策的動態發展,市場的風險偏好狀態亦在風險追逐(Risk On)及風險規避(Risk Off)間快速切換,主要貨幣相應呈現起伏變化。

以美元對主要貨幣的匯率走勢來說,當疫情尚以中國為主要流行區域時,美元指數自1月20日的97.606緩慢升至2月20日的99.865。其後,韓國、義大利和伊朗確診病例激增,疫情開始走向全球化,越來越多與中國無明顯接觸的病例增加,市場緊張情緒大幅升溫,各國股市普遍重挫,美元指數則走低至3月9日的94.895。而當日國際油價遽跌近30%,加以3月13日道瓊指數崩跌近3千點,更顯示市場對疫情可能重創全球經濟的憂心,對風險的態度明顯呈現Risk Off,也促使美元資金需求急速增加,令美元指數反向升值至3月23日的102.487,升幅達8%。

即使聯準會在3月23日宣布、被市場將解讀為「無限量QE」的措施──按所需要規模買入美國國債和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美元指數也僅是略見回落,再次證實當前美元指數主要受市場風險態度牽動,助長了強勁的美元需求,就連「無限量QE」也難攖其鋒。同一期間,亞洲各國貨幣對美元大致呈現貶值態勢,惟新台幣對美元匯率相對有撐,顯示新台幣較亞洲其他國家貨幣相對穩健。

那麼,在全球疫情未見緩解,促使美、台及其他國家央行不斷推出降息、信貸融通等寬鬆貨幣政策下,要解析新台幣後續走勢須從4個面向切入。首先,從利差因素觀察,今年3月聯準會兩次緊急降息,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0~0.25%的區間後,理應對美元造成貶值壓力。惟從過去經驗得知,聯準會降息並不必然會壓低美元指數。舉例來說,聯準會於2019年3度降息,各次降息一週後與降息一個月後的美元指數變動率,升貶表現不一,而台灣央行2015年至2016年期間三度降息的情形亦然。再從美元一年期的指標利率(以LIBOR美元12個月拆借利率為參考指標)與美元指數的走勢加以觀察,發現2018年初兩者走勢亦步亦趨,但2019年後,卻呈現反向走勢,尤以今年3月9日以後更為顯著。因此,從美、台降息後的歷史經驗及美元一年期指標利率與美元指數的相關性來看,利差因素並未影響近期美元或新台幣匯率走勢。

再從經濟基本面觀之,台灣屬於小型開放經濟體,全球經濟走勢變化對台灣經濟影響甚鉅,從2018年台灣出口占GDP比達66.75%,同年出口至美、中、日、韓、香港及歐洲主要國家金額占全年總出口額達71.27%,即可得證。因此,當這些國家經濟因疫情受創,將連帶傷害我國對其出口。同時,在各國政府紛紛祭出關閉國境政策後,自然也會對台灣觀光等產業造成打擊。由此可知,當疫情遲遲不退,出口導向的台灣經濟勢將受到衝擊,並對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帶來走貶壓力。

第三是資金面,由於疫情在全球各處蔓延,供應鏈中斷加以需求下降,使金融市場動盪不安,變現壓力增強,全球股市相應重挫,台灣也無法倖免。台灣證券交易所資料顯示,自2月20日至3月25日間,外資共賣超台股新台幣4,728億元,今年2月淨匯出金額達38.97億美元(新台幣1,167億元),終止自去年9月以來連續5個月淨匯入的現象,外資持續匯出資金將不利新台幣對美元匯率。所幸,台灣依舊保持經常帳順差且政府預算亦有盈餘,使新台幣相對抗跌,加以台股殖利率高達4.72%(以2月25日為準),與美國S&P 500殖利率僅2.44%相較,仍具吸引力,亦將為新台幣匯率帶來支撐。

第四是台灣央行政策態度,隨著全球疫情升溫,近年來從不輕啟降息的央行,於3月19日調降重貼現率1碼至1.125%,創下史上新低。而在新台幣名目有效匯率指數甚少過度偏離36個月移動平均線值下,3月23日時新台幣收盤價為30.405,已相當接近名目有效匯率指數上緣數值,代表新台幣對一籃子貨幣可能有過強之虞,央行或有調整新台幣對美元匯率走貶的考量。惟美國發布匯率操縱國報告在即,且2019年台灣對美貿易順差230億美元,經常帳順差占GDP比達10.5%,已符合美國匯率操縱國三大要件中的兩項,如何避免被美方列入匯率操縱國,也必然是央行懸掛於心之事。

要言之,新冠肺炎疫情乃是當前台灣及全球經濟表現,以及國際股、債、匯市走勢的主導者,新台幣亦難逃脫這樣的格局。從經濟基本面、資金面及央行政策態度三大面向的綜合考量亦可知,只要疫情不退,未來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將呈現走貶趨勢。值得安慰的是,台灣經濟體質相對尚佳,預料新台幣貶值幅度應不至太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